第二次满蒙独立运动结果怎样,皇姑屯事件前日

来源:http://www.lxdregister.com 作者:中国历史 人气:62 发布时间:2019-11-06
摘要:张作霖皇姑屯事件发生在1928年6月4日,这一天对于张作霖来说也只不过是平常的一天了。却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丧命在皇姑屯。历史依然很清楚的记得,在6月4日的清晨5时30分,张作霖

张作霖皇姑屯事件发生在1928年6月4日,这一天对于张作霖来说也只不过是平常的一天了。却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丧命在皇姑屯。历史依然很清楚的记得,在6月4日的清晨5时30分,张作霖乘坐的列车驶到皇姑屯车站被炸,现场一度失控,更为惨烈的是黑龙江督军吴俊升当场死亡,张作霖受重伤,尽管是沈阳急救,但是由于伤势太重,加上年纪也大了,最终还是没能挺过这一关,离爆炸事件4个小时候之后便死去。

日本内部帮派矛盾引杀机

满蒙独立运动是由日本军部设关东都督府参与策划并实施的旨在分裂中国的阴谋活动,是日本"大陆政策"的重要步骤之一,后因日本对华政策的变化,失去日本政府的支援而以失败告终。

图片 1

图片 2

1916年4月,张作霖当上了奉天督军,掌握着奉天省的军政大权。这时候,在日本统治集团的军政两界,对张作霖存在截然不同的两种看法。

第二次运动

张作霖和日本人的关系源远流长,最早始于1904年日俄战争期间。

日本人对张作霖“卸磨杀驴”?

这些看法都和当时日本极力推行的“满蒙独立运动”紧密相关。所谓“满蒙独立运动”,实际上是日本妄想把内蒙古东部和整个东北变成一个实体,成立一个独立的满蒙王国,由日本托管。

第一次失败后,满蒙独立运动继续祕密进行。1913年,福井雅太郎少将调任关东都督府参谋长后,这一运动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满蒙独立运动的中心人物川岛浪速,这时又丢掷了一个《对支管见》,向政府及各有关部门,大力宣传满蒙独立的必要。1916年2月,政友会、同志会、国民党、中正会各党派以及国民外交同盟会、对华联合会、浪人会等民间团体,召开了"对支有志大会",通过了反对袁世凯的宣言。当时日本大隈内阁在对华政策上,采取多边倒袁的方针,使中国陷于混乱,趁机分割中国领土,并进一步控制中国。同年3月,大隈首相召开内阁会议,决定对华采取如下方针:要确立帝国在华的优势,并使中国人自觉的意识到帝国的势力;为达此目的,以袁世凯退出中国当政者集团为妥,毫无疑义,任何人取代袁氏,均比袁氏更有利于帝国;为达此目的,要尽量在中国造成这种形势,而帝国随机适当对处;预设"民间人士"支援中国人的反袁活动。

这时,张作霖只是小小的新民府游击马队营管带。日俄战争爆发后,张作霖表面上遵从清政府宣布的“中立”政策,其实却暗中发展自己势力,壮大自己力量。张作霖采取了投机的两面手法。看到俄军强大,于是助俄;随着战争形势的发展,日军明显转为优势,他又倒向日本这一边,为日军效劳并从中渔利。

日本内部帮派矛盾引杀机。1916年4月,张作霖当上了奉天督军,掌握着奉天省的军政大权。这时候,在日本统治集团的军政两界,对张作霖存在截然不同的两种看法。

以日本参谋本部、日本关东都督和日本浪人川岛浪速等为首的一派认为,要实现满蒙独立,就必须依靠宗社党和内蒙古叛匪。宗社党是一个以复辟清朝为宗旨的反动组织,其头目就是清朝的肃亲王善耆,成员大多是清朝的宗室贵族、遗老腐儒。他们积极投靠日本,企图借日本之力东山再起。日本也正想利用他们,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关东都督中村觉大将根据政府的这种方针,传令驻满洲各地的领事和官宪,不在取缔日本人的反袁活动。

1904年12月,日本陆军满洲军司令部翻译黑泽兼次郎在新民府进行间谍活动时,曾住在张作霖家中。张作霖认为战争的最后结局还是俄军胜,因此对黑泽等“特别任务班”的人不抱好感。“特别任务班”是个间谍组织,于是策划干掉张作霖。幸而总司令部参谋福岛安正得知后制止说:“现在张作霖已为我军效犬马之劳,要留着他加以利用。”

这些看法都和当时日本极力推行的“满蒙独立运动”紧密相关。所谓“满蒙独立运动”,实际上是日本妄想把内蒙古东部和整个东北变成一个实体,成立一个独立的满蒙王国,由日本托管。

而另一方面,以日本参谋本部次长田中义一、日本外务省和日本驻奉总领事为代表的一派则认为,实现满蒙独立,应该利用张作霖,张作霖是日本的最好帮手,应该鼓动张作霖独立,日本便可兵不血刃地占领东北。日本这两派势力互不联系,在东北和蒙古各自活动。

另一方面,川岛浪速等人在大连拥立肃亲王,招募土匪,祕密组织军队。当时已组成宗社党勤王军2000多人。他们还于1915年夏,同盘踞在内蒙古大布苏诺尔附近的蒙古马队首领巴布扎布取得联络,策动巴布扎布所部与以肃亲王为中心的宗社党相结合,从事满蒙独立活动。当时参加这一活动的日本军人有青柳胜敏、木泽畅,以及刚刚退伍的工兵大尉入江种矩等人。另外还有大陆政客柴四郎、松平康国、押川方义、大竹贯一、五百木良三等。预备役海军中将上泉德弥也参与了这一阴谋活动。

福岛还派黑泽赠张作霖银币1000元,以图他专门为日军效劳,同时又密令黑泽严密监视张作霖。

以日本参谋本部、日本关东都督和日本浪人川岛浪速等为首的一派认为,要实现满蒙独立,就必须依靠宗社党和内蒙古叛匪。宗社党是一个以复辟清朝为宗旨的反动组织,其头目就是清朝的肃亲王善耆,成员大多是清朝的宗室贵族、遗老腐儒。他们积极投靠日本,企图借日本之力东山再起。日本也正想利用他们,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早在1915年夏,日本人土井、川岛等人乘袁世凯复辟帝制的机会,利用宗社党和内蒙古匪帮巴布扎布为主要力量,策划“满蒙独立运动”。计划开始付诸实施时,在中国的一些日本外交官却表示坚决反对。他们认为,依靠宗社党和内蒙古匪帮搞独立风险太大,如不成功,会使日本丢脸,不如改用张作霖来搞,更为妥当快捷。双方各执己见,相持不下。

1915年12月,袁世凯复辟遭到全国反对,陷入灭顶之灾 。日人川岛浪速之流以为时机已到,唆使善耆等宗社党分子与民族分裂主义分子巴布扎布等勾结在一起,拉起叛军,进行分裂中国的罪恶活动 。1916年7月1日,巴布扎布叛匪在日本大尉青抑胜敏的指挥下,率"勤王复国军"3000余人,由呼伦贝尔盟喀尔喀河畔出发,向洮南方向窜扰 。张作霖闻报,除令吴俊升派兵严防以免扰累外,还通电吉、黑两省也要出兵协剿 。张作霖令二十八师派出一旅,由开鲁等地堵截;通知热河都统姜桂题、黑龙江省毕桂芳督军各派精兵,由东北西北方向围剿,吴俊升由南包抄,一举全歼 。

日俄奉天战役之后,日国派井户川辰三少佐为新民屯军政署长,当地宪兵认为张作霖手下有精锐的骑兵可以利用,于是设法向儿玉参谋次长请示,并请参谋部参谋福岛安正和田中义一从中斡旋,最终张作霖获释。井户川命张作霖在表示“愿为日本军效命”的誓约上签字,他便捺下了手印。

而另一方面,以日本参谋本部次长田中义一、日本外务省和日本驻奉总领事为代表的一派则认为,实现满蒙独立,应该利用张作霖,张作霖是日本的最好帮手,应该鼓动张作霖独立,日本便可兵不血刃地占领东北。日本这两派势力互不联系,在东北和蒙古各自活动。

川岛等人因此认为张作霖是实现“满蒙独立运动”的最大障碍,决定用暗杀手段除掉他,然后乘乱杀入奉天城,使东北成为“宗社党”的天下。1916年5月,日本土井少将接到除掉张作霖的密令,马上来到奉天满铁附属地,纠集日本浪人伊达顺之助、三村预备上校等组成“满蒙决死团”,刺探消息,以便伺机行动。

1916年1月下旬,肃亲王之子宪奎王,在青柳的陪同下,前往巴布扎布驻地,联络共通举事。3月,木泽、入江也赶到大连,接着川岛便在大连设定了举事的大本营。

日俄战争是张作霖与日本侵略者相互勾结的开始,张作霖不惜在日军面前立字画押,表示效忠。但那时的张作霖只是一个小营官,日本人对他并不重视,日张的关系并未十分亲密,张作霖不过是日本在东三省一个小小的砝码而已。

早在1915年夏,日本人土井、川岛等人乘袁世凯复辟帝制的机会,利用宗社党和内蒙古匪帮巴布扎布为主要力量,策划“满蒙独立运动”。计划开始付诸实施时,在中国的一些日本外交官却表示坚决反对。他们认为,依靠宗社党和内蒙古匪帮搞独立风险太大,如不成功,会使日本丢脸,不如改用张作霖来搞,更为妥当快捷。双方各执己见,相持不下。

第一次投弹不识庐山真面目

与此同时,参谋本部方面,参谋次长田中义一和刚从关东都督府参谋长调任参谋本部第二部长的福田雅太郎,直接担任幕后指挥。他们把土井市之进大佐、小矶国昭少佐等四人派往中国东北。土井为此次举事的总指挥,他的任务是指挥川岛等人的满蒙独立运动,至少要牵制北方势力,以帮助南方势力的继续发展,如有大概,则使满蒙派与南方派互相呼应,逼近北京;并对于起事所需的资金筹措级武器的购买和运送,多多给以方便;同时指导其军事行动。土井经由朝鲜祕密赴中国东北,把川岛等人划归自个指挥之下,并由大仓喜八郎借给肃亲王100万日元的资金,拨给五千支步枪和八门野炮。土井、川岛等人预定于4月15日举事。

1912年1月26日,张作霖亲自拜访了日本驻奉天总领事落合谦太郎。

川岛等人因此认为张作霖是实现“满蒙独立运动”的最大障碍,决定用暗杀手段除掉他,然后乘乱杀入奉天城,使东北成为“宗社党”的天下。1916年5月,日本土井少将接到除掉张作霖的密令,马上来到奉天满铁附属地,纠集日本浪人伊达顺之助、三村预备上校等组成“满蒙决死团”,刺探消息,以便伺机行动。kk历史网推荐:

1916年5月27日,机会来了。这一天,日本天皇之弟闲院宫载仁亲王从俄国返回日本经过奉天,张作霖要到奉天车站去迎送。他特率部下汤玉麟等乘5辆豪华俄式马车,在骑兵卫队的护卫下,大张旗鼓地赶往车站。

但是,当时日本政府对满蒙的政策又起了分歧。驻中国公使伊集院、驻奉天总领事矢田以及石井外相、田中参谋次长等人,以为川岛的计划是在日本军宪威力掩护之下,试图掀起不成体统之掠夺性小暴动,是没有成功希望的。假如是对于中国军队那样有实力的势力进行内部策反,在此基础上发起有把握的暴动,则另当别论。因而他们以为利用张作霖进行满蒙独立运动,比土井、川岛的计划更为有利。4月10日,田中参谋次长电令关东都督府西川参谋次长要求他和奉天矢田总领事密商,对张作霖进行工作。4月19日,张作霖驱逐了段芝贵,成为代理奉天将军和奉天巡阅使,实现了他多年称霸东北的野心。这时,日本加紧策动独立活动,通过袁金铠、于冲汉以及张的日本顾问菊池武夫中佐等人进行祕密联络,甚至连独立宣言都拟定好了。这一阴谋计划的主要内容是:要求张作霖宣布长城以北的满蒙地区脱离中国,成立在宣统皇帝统治下的独立国家;把宣统皇帝由北京迁到奉天;满蒙独立后和日本签署一项特殊盟约。

1912年12月,日本关东都督福岛中将路过奉天,张作霖又趁机前往拜访。他向福岛流露出对奉天将军张锡鸾的不满,表示愿按日本的指示行事。不久,他又访问满铁公的长佐藤安之助中佐,说:“本省和贵国的关系最为密切,作为省人民的代表,我和冯德麟与日本代表福岛都督,来决定本省大事,我相信是不困难的。”张作霖的言行,赤裸裸地表现了他要称霸奉天的欲望以及他对日本人的投靠。

东北王张作霖是谁给埋的 张作霖墓在哪里

送走“贵宾”后,张作霖在归途中路过小西边门,突然遭到炸弹袭击。炸弹是从一层楼的窗口里投掷出来的。但是,暗杀者没有见过张作霖,看见汤玉麟煊赫的气派,就把炸弹投向了他。刹那间,小西门大街硝烟弥漫,乱作一团。但由于刺客惊慌失措,投弹不准,汤玉麟等人只受了轻伤,在后边护卫的卫队士兵被炸死了五六人。

另一方面,以中村关东都督为首的土井、小矶、川岛等拥立宗社党肃亲王一派,则反对上述拉拢张作霖的计划,甚至做出炸死张作霖的决定。川岛等人以为张作霖是实现"满蒙独立运动"的最大障碍,决定用暗杀手段除掉他,然后乘乱杀入奉天城,使东北成为"宗社党"的天下 。1916年5月,日本土井少将接到除掉张作霖的密令,马上来到奉天满铁附属地,纠集日本浪人伊达顺之助、三村预备上校等组成"满蒙决死团" 。1916年5月27日,日本关东都督中村觉大将访问奉天,张作霖率其部下汤玉麟等人乘五辆俄式马车赴车站迎接,在返回途中,日本预备役少尉三村丰向一辆马车投掷炸弹,将车炸毁,但张作霖却坐在另一辆马车上,幸免于难。张作霖赶回了将军署,在门口架起了机关枪,卫队也被紧急召集起来,处于戒备状态 。这壹次暗杀事件给了张作霖一个重要教训,使他懂得,不可以不对日本加以防备 。川岛等人的工作继续进行,预定在六月中旬,从奉天开始,在庄河、复州、辽西、本溪湖等地举事。但在6月6日,袁世凯暴死,由黎元洪出任总统,段祺瑞任国务总理。这时,日本不得不停止反袁活动,转而采取援助段祺瑞的方针,以便控制中国。因而,满蒙独立活动也被迫终止。

1915年10月,张作霖假借参观日本在朝鲜召开所谓“始政纪念博览会”的机会,前往汉城,会见朝鲜总督寺内正毅,向寺内表述中日亲善,表述满洲和日本的关系,表白自己的亲日态度。这次朝鲜之行给寺内留下了深刻印象,引起了日本统治集团的极大重视。

张作霖到底是谁炸死的?揭秘张作霖皇姑屯事件真相

第二次投弹仅炸飞了张作霖的帽子

评价

但是,日本侵略集团内部对于在东北是否支持张作霖还存在分歧,因此,没有把他作为主要的惟一的支持对象,当时,不少日本人主张继续利用宗社党搞“满蒙独立运动”,使东北脱离中国而“独立”。

坐在后边马车上的张作霖头脑很灵敏。情知有变,立即跳下马车,蹿上马背,以极快的速度同卫兵互换上衣,然后在四周马队的保护下,从小西边门背胡同,穿过大西边门绕道奔回将军署。

满蒙独立运动是日本帝国主义继"二十一条"后策划的一个阴谋。原来,日本对"二十一条"要求中的五号的保留,感到非常不称心,便立即着手策划新的阴谋,以图挽回局势。因而计划使东北和内蒙古同中国内地分离,并建立傀儡政权,成为日本控制下的殖民地。这就是后来制造伪"满洲国"的原始方案。为此,以参谋本部为主体,在海军和外务省首脑分子的协助下,一面制造中国内乱,援助反袁运动;一方面则拉拢蒙古王公和巴布扎布及拥立肃亲王的满蒙独立运动。但这一系列的阴谋计划,均因中国人民革命运动的迅速发展以及日本内部侵华的步骤不一和时机尚早而未能得逞。

袁世凯称帝后,日本人趁机在中国东北发动了“第二次满蒙独立运动”。日本参谋本部、日本关东都督及日本浪人川岛浪速等积极支持宗社党,并策化与宗社党密切勾结的蒙匪巴布札布业实行他们的“满蒙独立计划”。但日本参谋本部次长田中义一、日本外务省、日本驻奉总领事却竭力主张利用张作霖。两派之间各自活动,互相争斗。

当张作霖乘马飞驰经过奉天图书馆时,突然从图书馆门洞里跑出来一个人,手拿炸弹向张作霖扔去。由于张作霖飞马疾驰,炸弹在张作霖的身后爆炸,气浪只炸飞了张作霖的帽子,人倒是安然无恙。那个刺客被炸弹的弹片击中要害,在大街上滚了几下,就死了。

由于当时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势力仍非常薄弱以及在华列强利益互有牵制, 日本政府一直希望通过暗中操纵第三方力量来达到控制满蒙等地区的目的。一方面既不得罪西方列强又不树敌于中国民众, 另一方面能够坐收渔利, 在东北地区实行殖民统治, 获得更多利益。只是运气不佳, 总是功败垂成。自此后, 日本政府重新拟定了对华政策, 不 再急功冒进, 而是循序渐进, 积累力量。

支持宗社党的一派在川岛浪速指挥下于1916年3、4月间,纠合宗社党,拥护肃亲王,叫嚣“讨袁复清”,企图在东北组织傀儡政府,复辟清王朝。因而,对于积极参加袁世凯称帝活动的“机会主义者”张作霖深为不满,决定用“非常手段”杀他,然后乘乱杀入奉天城,使满洲成为宗社党的天下。

张作霖赶回了将军署,他的那匹马已经通身是汗,后腿正淌着血,马肚子也受了伤。门卫知道出大事了,赶紧在门口架起了机关枪,卫队也被紧急召集起来,整个将军署如临大敌,处于戒备状态。

1916年5月中旬,日本土井少将在奉天满铁附属地内,召集人员密商干掉张作霖的计划,决定由伊达顺之助、三村预备少尉等组成的“满蒙决死团”执行这一任务。

日本人来慰问了

5月27日,日本关东都督中村雄次郎到奉天“访问”,张作霖率部下汤玉麟等乘5辆俄式马车赴车站迎接。会见中村后,归途经过小西边门里时,日本派出的刺客陆军少尉三村丰等由一楼窗口投出炸弹。但因刺客紧张,只炸伤了汤玉麟和一些随从卫士。张作霖急中生智,飞身上马,弃车狂奔,并在马背上与卫士互换上衣直奔军署。

略受轻伤的汤玉麟也骑快马赶到了将军署,立刻问:“七爷回来没?受伤没有?”卫队长赶忙回答:“刚回来,没有受伤。”汤玉麟这才放下心来。很快,卫兵进来报告:“日本铁道守备队队长和日本驻奉总领事来慰问。”慰问是假,探听是真,日本人想来看看这次炸张的效果。

张作霖对日本人说:“哼,有人打我张作霖的主意,没那么容易!”日本人见张作霖神色自若,不禁暗自称奇。

别查了,不再追究

这次炸张事件,是日本帝国主义者第一次对张的谋害(12年后,在皇姑屯又搞了第二次炸车事件,张作霖被炸死)。这次谋杀事件发生后,日本人造谣说,暗杀行动是宗社党干的。事实上,将军署的密探们早就已经查清,暗杀是日本人所为。刺客没炸死张作霖,自己倒被炸死了,检验那个刺客的尸体,密探们发现虽然他穿戴的是中国老百姓的服装,但他的脚形明显是常穿木屐的,可以确定是日本人。

由于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而且又在日本人的势力圈内,张作霖对这次暗杀事件采取了故作不知、未予追究的态度,忍气吞声地对部下说:“别查了,拉倒吧!”张作霖明白,既然不可能向日本人兴师问罪,那么追究下去,只能是自取其辱。为了尽快平息这起突发事件,张作霖还故意在一个公开场合当众说:“算了吧,单从脚形判断凶手,证据不足!”算是把这一事件敷衍了过去。

这次暗杀事件给了张作霖一个重要教训,使他懂得,不能不对日本加以防备,当日本人的傀儡是很危险的。在以后的十多年里,张作霖既利用日本人达到自己的目的,也对日本保持一定的警惕性,并在可能的范围内抵制日本的无理要求。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网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次满蒙独立运动结果怎样,皇姑屯事件前日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