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飞凡的子女,我校与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联

来源:http://www.lxdregister.com 作者:中国历史 人气:182 发布时间:2019-11-06
摘要:1897年7月23日中国第一代医学病毒学家汤飞凡诞辰 汤飞凡出生湖南醴陵,毕业于湘雅医学院,是我国著名医学病毒学家。汤飞凡在1955年首次分离出沙眼衣原体,是目前第一个也是唯一一

1897年7月23日中国第一代医学病毒学家汤飞凡诞辰

汤飞凡出生湖南醴陵,毕业于湘雅医学院,是我国著名医学病毒学家。汤飞凡在1955年首次分离出沙眼衣原体,是目前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发现重要病原体的中国人,是国际公认的“衣原体之父”。汤飞凡曾两次重建中央防疫处、创建了中国最早的抗生素生产研究机构,组织建立中央生物制品检定所等,他的研究造福了中国人民,为医学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人物简历 汤飞凡,“衣原体之父”,医学微生物学家。湖南醴陵人,又名瑞昭。是曾经最有希望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人。他生产了中国自己的狂犬疫苗,白喉疫苗,牛痘疫苗,和世界首支班疹伤寒疫苗,并将沙眼发病率从将近95%降至不到10%。抗战结束后,生产出中国自己的卡介苗和丙种球蛋白。解放后,成功遏制1950年华北鼠疫大流行,研制出中国的黄热病疫苗。他领导选定的牛痘“天体毒种”和由他建立的乙醚杀灭杂菌的方法,能在简单条件下制造大量优质牛痘疫苗,为我国提前消灭天花奠定了基础。1961年,采用其研究的方法,中国成功消灭天花病毒,比世界早了16年。 1897年7月23日出生于湖南醴陵汤家坪。 1921年毕业于长沙湘雅医学院,获耶鲁大学医学博士学位。 1921—1924年在北京协和医学院细菌学系进修,后任助教。 1925—1929年在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细菌学系深造并工作。 1929—1937年任中央大学医学院副教授、教授,兼任上海雷士德医学研究所细菌学系主任。 1938—1948年任中央防疫处(中央防疫实验处前身)技正、处长。 1947年当选国际微生物学会理事。 1949—1958年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生物制品研究所所长、中国科学院生物地学部学部委员、国家菌种保藏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理事、中国微生物学会理事长、卫生部生物制品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药典委员会委员。 1950—1952年主持组建中央生物制品检定所(现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一度兼任该所所长,主持制订中国第一部生物制品规范—《生物制品制造及检定规程》。 1952年任中华医学会细菌战防御专门委员会主任委员。 1958年9月30日在北京自尽。 1970年,国际上将沙眼病毒和其他几种介于病毒和细菌之间的、对抗菌素敏感的微生物命名为衣原体,汤飞凡被称为“衣原体之父”。 1980年6月,中国眼科学会收到国际眼科防治组织的一封短函: 由于汤博士在关于沙眼病原研究和鉴定中的杰出贡献,IOAT决定向他颁发沙眼金质奖章。 希望能够得到他的通讯地址,以便发出正式邀请,参加1982年第25届国际眼科学大会。 可是IOAT不知道,他们预备推荐申报诺贝尔奖的学者,被以为最有希望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早已不在人世了。今天国际上最权威的微 生物学教科书 Bacterial infections of humans: epidemiology and control ( Alfred S. Evans, Philip S. Brachman 编著),病理学教科书 Robbins and Corton Pathologic Basis of Disease, Professional Edition, 8th ed (Kumar 等编著),任何关于衣原体的综述,都写到 Dr. Tang, 一个必须写在世界医学史上的中国人。汤飞凡的子女 光绪二十三年7月23日,湖南省醴陵县西乡汤家坪汤麓泉家里又诞生了一个男婴。其父给他取名叫汤瑞昭,他就是我外公汤飞凡。 1938年4月,外公已从英国国家医学研究所短期工作归国,来长沙组建中央防疫处,母亲就在这时出生在湘雅医院“红楼”病房里,外公为她取名叫汤梦湘(曾在郴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工作,已退休)。汤飞凡为什么自尽 1958年9月30日,汤飞凡在家中自尽,是因在“拔白旗”运动中,不堪受辱所致。 汤飞凡生于湖南醴陵,汤家与当地的另一望族何家向有通家之好,汤飞凡从小在何家开办的私塾就读,深得何家大少年的喜爱,半开玩笑地约了门娃娃亲。这位何家大少年,就是日后叱咤湘江的何键,虽然身居高位,但仍不忘对汤飞凡的承诺。1925年,汤飞凡都快30了,正准备到美国留学。何键当机立断挑选了最心爱的二女儿,刚满15岁的何琏与其成婚。何琏不仅秀外慧中,还比身高160的汤飞凡高出1个头,但她仰慕汤的才华,同意父亲的安排,对这门婚事也相当的满意。 然而,在解放后的北京,俩人同时出门时,不仅是女高男低的身高搭配非常抢眼。 大家还背地里纷纷议论着,原来汤飞凡的丈人、何琏的父亲,就是那个双手沾满了红军鲜血,杀害了杨开慧烈士的刽子手——何键。 正因为此,“拔白旗”运动首先向汤飞凡发难。 在平反昭雪恢复名誉也成为运动的1978年,却没有汤飞凡的份,因为党没有给他戴过什么帽子,既非右派,也不是什么坏分子,他是自己寻死,所以无反可平。1979年,医学界为汤飞凡平反的呼声太大,卫生部于6月为汤飞凡举行了追悼会。

>

今天大多数人都已经不知道什么是沙眼,可在半个世纪前,这是一种流行极广的疾病。

1897年7月23日生于湖南醴陵县。1958年9月30日卒于北京。1914年考入湘雅医学院,1921年毕业并获得美国康涅狄克大学医学博士学位。同年到北京协和医学院细菌系进修和工作。1925年在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深造。1929年回国,先后任上海中央大学医学院教授、上海雷斯德研究院细菌学系主任。1935年到英国国家医学研究所任客座研究员。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受命到昆明重建中央防疫处并被任命为处长。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继续在北平任中央防疫实验处处长。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主持组建了我国最早的生物制品质量管理机构——中央人民政府卫生部生物制品研究所。1951年任中国菌种保藏委员会首任主任委员,1955年被选为中国科学院生物地学部委员。曾任中华医学会理事、中国微生物学会理事长和卫生部生物制品委员会主任委员。1947年,第七届国际微生物学大会上,被选为国际微生物学会常任理事。

本网讯:5月12日上午,中南大学与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联合开办“汤飞凡菁英班”的签约仪式在湘雅新校区举行。这是我校贯彻教育部、中国科学院的《科教结合协同育人行动计划》,依托中南大学的优良办学传统和优质生源以及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学科优势,发挥行业特色人才培养优势,有效整合各类资源的一大举措。

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有六分之一的人患有沙眼。在中国,沙眼发病率高达50%。在边远农村,还有“十眼九沙”的说法,最严重的会直接失明。

汤飞凡早在20世纪20年代中期已开始用物理学的方法研究病毒性状,用离心和过滤的方法研究疱疹、牛痘等病毒,给当时病毒是否为生物的观点的争论以肯定支持。他是最早研究介于病毒和细菌之间的支原体的微生物学家之一。1925年他在研究疱疹病毒的嗜神经性和疱疹脑炎和免疫反应的关系时最早观察到单纯疱疹的潜伏感染。曾研制出一系列孔径大小不同的醋酸火棉胶滤膜,用来测定葡萄球菌噬菌体和多种病毒的大小。40年代在国内首次报道了鼠疫斑疹伤寒的地方流行,出血性黄疸钩端螺旋体和伊氏锥虫。1954年重新开始搁置了30年的沙眼病原研究。1955年首次分离出沙眼衣原体,无可争辩地结束了半个多世纪关于沙眼病原的争论。他所创建的方法被广泛采用,后来许多类似的病原被分离出来,一类介于细菌与病毒之间的特殊微生物——衣原体陆续被发现,他是迄今为止发现重要病原体, 并开辟了一个研究领域的唯一的中国微生物学家。由于沙眼病原的确认,使沙眼病在全世界大为减少。1982年在巴黎召开的国际眼科学大会上,国际沙眼防治组织为表彰他的卓越贡献,追授给他金质沙眼奖章,随后,他和他的共同工作者因成功地分离了沙眼衣原体而获得我国科学发明奖。

签约仪式由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夏昆主持。胡岳华副校长代表中南大学与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陈新文签署了协议。

有个日本人曾声称自己发现了沙眼衣原体,一下子就成了全日本的骄傲和国宝。他在纽约的墓地是日本人出国旅行的朝圣地,他的头像也被印在了新版日元纸币上。

汤飞凡对我国生物制品事业的发展有不可磨灭的功绩。他在抗日战争期间和胜利后两次重建中国最早的生物制品机构中央防疫处,主持制定了我国第一部《生物制品制造检定规程》,创建了中国最早的抗生素生产研究机构和第一个实验生物饲养场。

图片 1

有个中国人,同样研究沙眼衣原体,却完虐日本人。

汤飞凡是一位有强烈民族自尊心,热爱祖国和人民,毕生献身科学事业的正直的科学家。他渊博的学识和丰富的实践经验使他具有深刻的洞察力和科学的预见力,因此他能大胆怀疑前人的结论,并用自己的实验否定前人的错误学说。在沙眼衣原体研究中,他为了证实病原,竟两次用自己的眼睛做实验,最具体的表现了为人类健康勇于献身的崇高品质。英国着名学者李约瑟曾称汤飞凡是“他的国家的科学公仆”,是“预防医学领域里的一名顽强的斗士”并断言:“在中国,他将永远不会被忘记。”

签约仪式上,夏昆院长首先对中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和武汉病毒研究所做了详细的介绍,胡岳华副校长、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唐宏副所长分别表达了对这次合作的高度重视,并对生科学子提出期望,期望生科学子能够不负“汤飞凡”这个招牌,努力进取,为我国科学研究,医疗卫生事业做出贡献。

他发现了日本人研究中的疏漏,甚至将沙原体病毒滴入自己的眼睛里,并坚持四十天不治疗来证实沙眼衣原体的致病性,在沙眼防治中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1958年因不堪无辜受辱非正常死亡

中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拥有全国首批生物学一级学科博士点,遗传学国家重点学科、医学遗传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是一个具有突出医学背景和遗传学特色的研究型学院,学院以实施精英教育、培养拔尖创新人才为核心目标。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面向国家人口与健康、国家安全、农业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需求,以病毒学基础研究、生物安全研究平台、病毒资源保藏、病原微生物分析生物技术等领域的优势地位,在我国病毒学基础研究、新生和重要病毒的防御、病毒学高级人才培养中发挥核心和引领作用。经双方友好协商,联合开办“汤飞凡菁英班”。此班主要培养具有扎实的微生物学、病毒学、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医学等科学基础知识,掌握生物科学研究方法,热爱生命科学研究,具有开阔的国际视野,严谨的逻辑思维能力,出众的创新意识和能力,善于解决实际问题的拔尖本科人才。

他曾用两个月时间研制九万毫升的减毒活菌苗,抑制了建国初期大肆蔓延的鼠疫。

评论:汤飞凡一个着名的科学家,我国病毒学先驱

参加仪式的还有中国科学院大学招生与学位部处长赵晓光,中国科学院武汉教育基地主任杜永成,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常务副院长何庆南,中南大学本科生院副院长邬力祥、付刚华,本科生院培养管理办主任刘铁雄,生命科学学院党委书记邓超纲等。

他领导中央防疫处研制出独立稳定的牛痘疫苗,将天花病例赶尽杀绝。

背景材料:

他成功研制出国内第一只青霉素,挽救了二战中千万条性命。

汤飞凡简介:汤飞凡,“衣原体之父”,医学微生物学家。1897年7月23日出生于湖南醴陵汤家坪。1921年毕业于长沙湘雅医学院,获耶鲁大学医学博士学位。是曾经最有希望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人。1955年他首次分离出沙眼衣原体,是世界上发现重要病原体的第一个中国人,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个中国人。他对中国的生物制品事业的发展有不可磨灭的功绩。他在抗日战争期间和抗日战争胜利后两次重建中国最早的生物制品机构——中央防疫处,并创建了中国最早的抗生素生产研究机构和第一个实验动物饲养场。他生产了中国自己的狂犬疫苗,白喉疫苗,牛痘疫苗,和世界首支班疹伤寒疫苗,并将沙眼发病率从将近95%降至不到10%。抗战结束后,生产出中国自己的卡介苗和丙种球蛋白。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主持组建了中国最早的生物制品质量管理机构——中央生物制品检定所,成功遏制1950年华北鼠疫大流行,研制出中国的黄热病疫苗。他领导选定的牛痘“天体毒种”和由他建立的乙醚杀灭杂菌的方法,能在简单条件下制造大量优质牛痘疫苗,为我国提前消灭天花奠定了基础。1961年,采用其研究的方法,中国成功消灭天花病毒,比世界早了16年。

中国自己的狂犬疫苗、白喉疫苗、牛痘疫苗,和世界首支班疹伤寒疫苗,均出自他手。

然而,他却在政治运动中不堪诬蔑凌辱上吊自尽。离世后学术成果遭人窃取,国际眼科防治组织甚至不知道该将沙眼金质奖章颁发给谁。

图片 2

人们都说,若他尚在世,科学成就绝对足以获得诺贝尔奖,后来的“非典”也不至于肆虐成灾。

图片 3

李约瑟对中央防疫处的回忆。

图片 4

“非典”时,卫生部老干部叹息:“汤飞凡若在,何至于此?”

他是中国生物制品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也是国际公认的“衣原体之父”,他就是汤飞凡。

1914年,颜福庆任校长的湖南湘雅医学学校招收首届学生。汤飞凡和其他热血青年一样,有志于学医救国,报名参加了入学考试。

图片 5

中美合办的湘雅医学院,对于英语水平有着严苛的要求。

汤飞凡的英语水平不高,他向学校申请入学后缓考英语。

“倘若之后还考不过,就自动卷铺盖走人。”

教务长爱德华·胡美被他的真诚好学所感动,破例录取了汤飞凡。

显然汤飞凡不会让教务长失望。他超乎常人地刻苦用功,一本英文词典被翻得破烂,英文和医学水平突飞猛进。

1921年,因为毕业要求严格,当年一同入学的18名同学只剩下了10人。汤飞凡就是其中之一。

他在湘雅顺利取得医学博士学位后,没有停止求学脚步。

图片 6

哈佛医学院。

毕业后,从湘雅到协和,从协和到哈佛。病毒学拓荒时代里,汤飞凡是第一个研究病毒学的中国人。但从他从不理会这些头衔,始终埋头苦思,步履匆匆。

当汤飞凡决心留在哈佛,进一步探究微生物领域时,恩师颜福庆从大洋彼岸寄来一封信,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图片 7

颜福庆。

作为中国现代医学教育先驱,颜福庆有志于摆脱“中外合办”的现状,创建中国自己的医学教育体系。百废待兴之际,颜福庆希望汤飞凡能回国帮忙。

二话没说,汤飞凡收拾行囊回到祖国,任中央大学医学院细菌系副教授。

之后九年,汤飞凡潜心学术。这段日子里他所做的研究,为各项医疗事业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然而,抗战炮火的燃起让汤飞凡做出了最为坚定决绝的选择:放弃学术,抗战救国!有人曾说,是命运扼杀了他的梦想,他却坚定地说:“这不是命运,是我个人的选择。”

图片 8

他走出实验室,参加了上海救护委员会的前线医疗救护队。在离炮火几百米的地方,汤飞凡和医疗队的同胞们一起,对伤员们进行初级的创伤治疗。

三个月来,救护站数次差点被炮火覆盖,汤非凡随医疗队辗转各地,他出生入死,几次过家门而不入。家人担心他的安危,身高仅有一米六的他倒说:“因为我目标小,炮火打不中我,所以我干这个最合适。”

图片 9

汤飞凡与李约瑟博士交谈。

就在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时,汤飞凡同时收到了两份邀请,分别是来自英国雷德氏研究所的聘请和颜福庆重建中央防疫所的请求。

一边是和平稳定高薪厚禄,一边是风雨飘摇食不果腹。

汤飞凡没有犹豫,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后者。

在昆明郊区的种羊防疫站。

日寇轰炸,物价飞涨,中央防疫所里设备简陋,人员稀少……

这些困难,汤飞凡心里不可能不清楚。

可是只要一想到前线的战士、后方的同胞,都在饱受着传染病的折磨而逐渐凋零死去,他就不能置之不理。

“在汤飞凡心中,有些事终归要有人去做,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和可能,哪怕是知其不可而为之。”

日寇轰炸,他就将防疫所迁到偏远的乡下;物价飞涨,他就自己养猪养鸡,种草种菜;设备简陋,人员稀少,他就发动身边所有人共同投身霉菌的寻找和疫苗的研制中。

果然,他们竟在一位技工的皮鞋中分离出一株能产生青霉素的菌种,这株菌种就是后来就被用于生产国产青霉素的原料。

你肯定没办法想象,现在闻名于世的青霉素,当时竟产自这样的环境:没有自来水,只有一台又旧又漏、每天用完后都要修理的锅炉;

用过的琼脂还要回收使用,回收的设备也只是一只破木船来放在湖里进行透析;没有商品蛋白栋供应,就从养的猪的胃里制造……

图片 10

中国防疫事业的真勇士,就是这样一步步地做着不可能的事。

国外狂犬疫苗接种后,会有万分之一到三千分之一比例的严重反应,但中央防疫处制备的狂犬疫苗投入使用后没有发生过一起意外。

对于云南一向流行的斑疹伤寒,中央防疫处于1943年制成出的中国最早的斑疹伤寒,使盟军再次免于灭顶之灾。

1945年,中央防疫处采用的针对恙虫病的防治措施,也有效控制了困扰盟军已久的“不明热”。

抗战终于结束,汤飞凡一心想要建立起全国性防疫和生物制品系统。但随后不久,内战硝烟再起,汤飞凡心灰意冷,决定接受哈佛邀请,前往美国。

临行前,他夜不能寐,几番思量后,他最后一次改变了自己人生的道路:留在国内,继续前半生未竟的事业。

他辞去了所有行政职务,专注于沙眼病原体的研究。沙眼病原究竟是细菌病原还是病毒病原?几个世纪以来学界争论不休。

这次,又是一名日本学者的论文引起了轰动,全日本都引以为荣。汤飞凡心存怀疑,严格按论文分离细菌,证明了其错误的结论。一时引起日本方面的不满,同时也将自己推向了风口浪尖。

“你行你上啊!”

汤飞凡真的自己上了。

1958年,他命助手将分离出的沙眼病毒滴入自己的眼睛,并在此后四十天内坚持不做治疗,顶着一双红肿的眼睛收集着沙眼病毒的临床医学资料。

懒姐一下子想起了以身试毒的李时珍。

就这样,他成功分离出了沙眼病原体,并因此在沙眼的预防与治疗上取得了前所未有的突破性进展。

这以后,仅以上海为例,短短数年沙眼发病率由84%下降到5.4%。如今,沙眼已基本绝迹。

他心中的中日战争,终于以中方的胜利真正圆满告终。

但在他身后,麻烦还在接踵而至。

1958年,反右运动开始。

第一天,他被批为“资产阶级学术权威插在社会主义阵地上的一面大白旗”;

第二天,他就“升级”成为“民族败类、国民党反动派的忠实走狗、美国特务、国际间谍···”;

第三天,他不堪凌辱,上吊自杀。

在他死后,论文里第一作者汤飞凡的名姓被抹去,取而代之的是从前共事过的张晓楼。颁奖典礼上出席的是他,人民画报上笑得灿烂的是他,民众心中的先进典范也是他。

再没人知道汤飞凡是谁,他就像被他研制出的疫苗消灭掉的病菌那样,瞬间消逝。

汤飞凡的家人学生不满,要求讨个说法。

过了很久,国际医学界才终于记起了这位曾为人类眼睛作出卓越贡献的科学家。1980年,国际眼科防治组织授予汤飞凡一枚沙眼金质奖章,并且打算为他申报诺贝尔奖。

可惜这时候,世上早已没了汤飞凡。

曾有首歌唱过:“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汤飞凡,受过多少苦难依旧保持一颗纯洁坚定的心,他治愈了世上无数迷茫的眼睛,不应该被我们轻易忘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网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汤飞凡的子女,我校与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联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