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佩纶的藏书,结一庐藏书的传承

来源:http://www.lxdregister.com 作者:中国历史 人气:79 发布时间:2019-11-04
摘要:好久没有写书话了。数十年前阿英初创此一文体,他是新旧书并收的。既收线装书,也买新文艺书(他所收的多为抗战前的出版物,现在通称“民国版”),细大不捐,论眼光、气魄,

好久没有写书话了。数十年前阿英初创此一文体,他是新旧书并收的。既收线装书,也买新文艺书(他所收的多为抗战前的出版物,现在通称“民国版”),细大不捐,论眼光、气魄,不愧为此道之开山祖。虽然有“学者”说“书话”一名羌无故实,讥为杜撰。但路是人走出来的,日积月累,小路成为大道,三十年来,已蔚为大国,作者蜂起,已成燎原之势,这是值得高兴的。 近来整理书籍,偶得齐召南撰《历代帝王年表》附桐乡陆氏《帝王庙谥年讳谱》一卷,共三册,道光四年小琅嬛仙馆刊于粤东。初印精美,有刊书牌记。是扬州阮福随阮元官粤东时所刻书,同刻尚有焦循集,皆罕见。书前钤有“唐栖朱氏结一庐图书记”朱文方印。我在卷尾有小跋,“庚寅春四月十一日海上收。系张佩纶家流出者。卷首有结一庐图记,可知流传踪迹也。”卷前又有两跋,其一云, “南阳路一旧肆,从张佩纶家捆载杂书满积一屋。余与郭石麒往选取数册,此《历代帝王年表》及《帝王庙讳谱》尚系阮氏原刊初印本,有唐栖朱氏结一庐图记,只馀二册。今晨石麒携示首册,已于纸堆中检出矣。又邓群碧诗词集三册,共人民币三千元,可谓廉矣。一九五零年四月十一日,黄裳记。” 又一跋记旧记中记述朱学勤及子澂收书始末,“光绪中澂没,遗书八十柜为其戚丰润张佩纶携去”,接下去说,“今按此书出张佩纶家,足为前说佐证,其书是否尽散,实不可知”。全跋写于庚寅春二月十五日,今不具录。 记得当日初见张氏书散光景,在南阳路一弄堂口,线装书堆集如山,皆张佩纶遗着《涧于集》等,新若手未触者,任人携取。其气势较今之书籍签售、出版家为宣传赠阅相去不可以道里计矣! 此外,记得石麒还于这堆废纸中检得四小册巾箱本给我,说是罕见之书,书名似是《续侠义传》,刻得颇精,狭长、黑口,不着撰人。曾草草翻过,似是仿《三侠五义》之作,实不足观。记得什么地方说起,张氏家人曾撰有章回小说,不知即是此书否,可惜一时翻检不得。 据通常所知,张氏藏书,历经三代:张佩纶、张志潜、张子静。而张爱玲则是子静的姐姐。南阳路旧宅,则是爱玲、子静姐弟自幼所居之处。广大张迷热衷于张爱玲的故居,徘徊瞻仰,低回而不能去。那么张爱玲的祖居、她的许多小说中人物原型出没之处,岂容忽视! 唐栖朱氏的结一庐藏书,为什么后来归于丰润张氏?因为张佩纶的原配夫人是朱学勤的女儿。至于由于《孽海花》的渲染而艳称于世的李鸿章以爱女下嫁张佩纶,则是张的第三次婚姻了。结一庐藏书之来归,必在此前。张佩纶不听说对板本之学有什么造诣与爱好,但这批书的珍贵他是知道的。到了儿子志潜手中,当然也知道珍重保藏,但他是个生活放荡的浪子,几乎荡尽了家财,但却没有打这批藏书的主意。解放之初就毅然将家藏大量张佩纶的遗集一齐处理掉了,但却严守秘密,绝不少露结一庐藏书的风声,可能就是张志潜的决策。一直到一九五二年,或因家用拮据,才不得已拿出四部宋板书托来青阁书肆销售。四部书的搭配也是经过考虑的。一部精品《花间集》,三部不起眼的《周礼疏》、《周易本义》和怪书《六甲天元气运钤》。这四部宋刻后来都为孙伯绳所得。 孙君也是位藏书家,常在来青阁中碰到。但彼此并未产生收书中常有的矛盾。原因是买书的路子不同。孙君本来是收字画的,曾由商务印书馆印过一册《虚静斋藏画》,没有什么重要的藏品,倒是用珂罗版精印的。此后就改为收藏鼻烟壶,又不久又改为藏书了。他买书有一个原则:不收钞校本,因为不易断定真伪;买明刻本不收竹纸印本,必求白棉纸初印本,只求漂亮,不论珍稀或常见;还有一条,书买回后,必细数全书叶数,凡遇缺番,必退回。此外,他的疑心特重,惟恐上当。那本宋刻建本《尚书图》就因为纸墨晶莹,极初印而见疑,退回来青阁,后为我所得,带到北京,为郑西谛所见,强行留下,送到古籍展览会上去的。 他得到《花间集》后,十分得意。立意重新装裱,事为徐森玉丈所知,苦苦劝他千万不能毁弃原装,事乃得已。他又取《花间集》一叶,照相制成锌版,印成笺纸,分赠朋友,我曾应邀到他愚园路寓鉴赏原书,确是非凡精品,印象至今不忘。后来他又将所收线装书扫数卖给北京图书馆,又写成一册《虚静斋藏书目》刻板油印,订成小册。一九六六年春夏之际,在电车上偶然相遇,说要送一本藏书目给我,不久寄来。此后即不再知消息。他有些房产,是“吃瓦片”为生的。 赵斐云南下访书,写过一篇文章《古刻名钞待访记》,特别指出有些可能存世、但久不知踪迹的着名版本书。其中就有结一庐旧藏数种。果然,一九五八年上海古籍书店又从张家买得一大批古书,后归上海图书馆。最后的大轴戏理所必然地要由文化大革命来完成。保存在张家的结一庐劫余被抄家者扫数取去。到“文革”结束,落实政策之际,张子静又将抄去之书全部捐献给“上图”,但赵斐云所重视的元刻《乐章集》似乎并不在内,仍在“待访”之中。 近读王安忆《张爱玲之于我》,知道张子静就住在她家附近一幢楼房的一间小屋里,是一名退休教师。这位张爱玲的弟弟“是一个潦倒的人,孤单、寂寞,没有朋友,经济也拮据”。他给人补习英文,对比姊姊的火红,他是太凄凉了。当然,过了十年他得过上海市人民政府颁发的奖状和奖金,因为他捐献了结一庐藏书劫余的几十种宋元本、百来种明刻本……远较常熟翁氏书的质量为高,而后者则是国家花了少嫌过分的重金买来的。 当然,“结一庐”的藏书不只是那些宋元古刻,其中自然也有清刻本,但都非凡品。我也曾买到过几种。好像他家的书也不只藏在上海,流落到杭州的也有。我就在清和坊的旧肆中买到过一些。如嘉庆中翁方纲校刻的《博西斋三种》,是最初印本,有翁方纲的藏印,有叶志诜的借读题记,应该说是够格的藏家的藏书。 回想前尘,已是六十年前事。是“书话”也是“老话”了。

唐栖朱氏结一庐,是近代重要的藏书大家,但多少年来消息寂然,不知下落,以致赵万里撰《古刻名钞待访录》中据《结一庐书目》举出重要藏品提醒人们加以注意,留意访求。解放初期张佩纶的遗着大批出现于上海南阳路上,作为废纸处理,其中却杂有结一庐旧藏书,可以断定是为结一庐藏书归张佩纶后的最初显现迹象。除道光中阮刻《历代帝王年表》外,尚有《续侠义传》十六回,仅存两部。是近代精刻巾箱本,十行,二十三字。前有《侠义传评》。不着撰人。此外尚有一绿格抄本,内容全同。因写一篇书话,《张佩纶的藏书》,少加论列。因张爱玲是张佩纶的遗裔,又曾见报刊记载,张氏父女曾有小说撰作故事,因牵连说及张家。 我对“张学”极少涉猎,其实全属“门外”。所有知识仅有小说《孽海花》中李鸿章将爱女下嫁败军之将、灰头土脸的张佩纶故事。现在看来,张佩纶以快婿因缘所得结一庐藏书,理所当然地应由长子志潜掌管才是,次子志沂比志潜要小十多岁,也无能力理董这批古书。但作为张家遗产,爱玲姊弟应有继承份额。所以才有关于这批藏书析产的官司,结果官司打败,书全归张志潜所有,因此可以断定,解放之初即毅然处理先人遗着的决策人,因张志潜已先卒,应是志潜的儿子张子美。此时结一庐书也在他的手里。此后两次出售结一庐的宋板书的也是张子美。张爱玲、子静姐弟是否参与决策,看情况是很少可能了。但她们是知道这批书的重要的,也知道宋板书值钱,并关心这批书的讼事的输赢,也不能说此案与他们毫无关系。 检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版第五辑《历史文献》有王世伟《朱氏结一庐藏书入藏上海图书馆记》一文,记结一庐书归宿事甚详。可惜未记此前收购一批结一庐宋本书的经过。但以内部有关人士记事,其为详确之第一手资料,是应予重视的。略云: “朱氏结一庐书后几经流传,由朱学勤之外曾孙张子美保存。张子美曾在上海市黄浦区牯岭站房管所工作,文化大革命中,张家被查抄,其世藏古籍也交由当时的上海市文物图书清理小组保存,后又暂时移送至上海图书馆善本书库保管。一九七九年,国家开始落实政策,文化大革命中被查抄的结一庐藏书也成为落实政策的范围。经上海图书馆和上海博物馆有关人员与张氏多次商谈,张子美表示,朱氏世藏古籍可以最低价格人民币三拾伍万元出售,或捐赠给上海图书馆,发给奖金二十万元。一九八〇年二月十六日,上海图书馆向上海市文化局提交了《关于接受张子美捐献图书的请示报告》。上海市政府十分重视,迅即批准了上海图书馆的报告,并出巨资二十万元对张子美的善举予以重奖。这样,由张子美外曾祖父朱学勤留传下来的结一庐世藏古籍,较为完整地正式入藏上海图书馆。这是中国近代藏书历史上的一件大事。” 王世伟文还详细记录了这批书的总数,其中有宋刻本的详目。“计有宋刻本二十四种,五百三十一册;元刻本三十八种三百七十四册;明刻本一百七十八种一千四百四十一册;明抄本十一种八十四册……以上总计四百五十种,三千二百七十四册。” 这批书中的宋刻本是: 《说苑》二十卷、《杜荀鹤文集》三卷、《古灵先生文集》二十五卷末一卷年谱一卷、《古灵先生文集》二十五卷、《名臣碑传琬琰之集》、《皇朝编年备要》三十卷、《钜宋广韵》五卷、《西汉会要》七十卷、《东汉会要》四十卷、《才调集》十卷、《通鉴纪事本末》四十二卷、《礼记》二十卷、《淮海集》四十卷后集六卷长短句三卷、《赵清献文集》、《古史》六十卷、《京本点校附重言重意互注周礼》、《晦菴先生朱文公文集》一百卷、《西山真文忠公读书记》、《翻译名义集》七卷、《吕氏家塾读诗记》三十二卷、《晋书》一百三十卷、《史记集解索引》一百三十卷。 可惜其他抄校、明刻未加着录,不知尚有何种名品,即此宋刻一目亦可见其典重,尚望他日能辑为全本《结一庐书目》以与读者相见。 王世伟文又曾说及朱氏书与常熟翁氏书的因缘。翁氏五代藏书之美富,冀淑英先生《古籍善本十五讲》说之甚详。翁叔平藏书戊戌得罪南归时,匆匆并未携以归里,大半留在京津一带。后由后裔翁之熹先后捐入北京图书馆,其实流入市肆者也时有所见,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在上海萃古斋书肆就见过宋本一种,书名失记,似是三苏文粹之类,白麻纸宋印,有翁叔平双行朱文长印。后归张葱玉。我买到的有《时令事宜》一卷、《时日选择》一卷,清初内府五色精抄开花纸本,订一册,八行、二十字,白口,双边。有“常熟翁同和藏书”印。下卷前有目录,题“时事选择用事宜忌”。 尤可重者为一明刊王注苏诗,后印,颇不耐观,而为翁叔平以朱笔小字批点并过录严思庵评,每卷尾皆有长跋,卷前叔平手跋多处,皆戊戌被放归里时作,感慨时事,遥望燕京,袖魂飞越,皆旧臣心事也。 五十年代偶过天津,亦曾于旧肆得明人蓝格写本韦庄《浣花集》,又旧抄《七颂堂识小录》,翁方纲手批藏富,多及兰亭旧本事。旧藏零散,仅存簿记,因补说结一庐故事,牵连及之,转眼已五十年前事矣。 二〇一〇年四月十四日。 《夏承焘日记》云: “嘉仪来久谈,谓其祖佩纶,尝着续七侠五义一书,已刊,而颇无意味。”按陆颢撰《看图识字》,中有“风中人物·张嘉仪”篇,考定张嘉仪为胡兰成逃亡温州时假名,且伪称为丰润人,张佩纶之后。自是因张爱玲而伪言家世,其说及续七侠五义,当从张爱玲谈话中得之。然则巾箱本《续侠义传》当即胡兰成所说的小说无疑。 四月二十八日又记。

复旦大学图书馆馆藏线装古籍珍本荟萃,共有40万册,传统经史子集四部典籍,大致齐备。其中善本书7000余种,近6万册,内有宋元明刻本1000余种,抄本、稿本近2000种,清刻孤本、稀见本、精本、批校本3000余种。诗经类图书、清人文集、弹词唱本、古钱币书和方志收藏较系统。

回顾百年,馆藏古籍收藏始于建馆之初,在每一个重要的历史阶段,或收到有识之士的慷慨捐赠,或经历费心搜讨、苦心保护,如此煌煌积累,是历代学人及复旦图书馆人的心血结晶。

1922年,时任校董聂云台先生捐赠《四部丛刊》一部,计2100册。使复旦师生得以拥有当时影印古籍中质量最佳、所收品种最为丰富的丛书。1926年,明万历刻本《重刊并音连声韵学集成》入藏,成为本馆首部善本。在抗日战争的艰难时期,复旦大夏校区仍注意文献积累,征集到当地各县县志数十种。

1949年至1952年高校院系合并期间,同济大学所藏原乌程庞氏百柜楼古籍、陈群泽存书库沪库古籍等,随该校文、法学院并入本校而归入本馆;中国国际图书馆、沪江大学图书馆、震旦大学图书馆之丁福保、李国松等旧藏古籍亦经调拨入馆。1953年至1957年,经本校王欣夫先生介绍,本馆分四次向吴兴刘承干购得其沪寓藏书之大部,属于刘氏原在南浔嘉业堂藏书之精华。1956年夏,金山高燮将其毕生所藏《诗经》类图书700余种让售本馆。至此,本馆古籍藏量达30万册,正式设立善本书库。

1973年,本校王欣夫先生蛾术轩箧存书4100余册入藏本馆。1975年,本馆购得谭正璧原藏弹词唱本一批。1977年,本校刘大杰先生家属向本馆捐赠其生前藏书;1979年,陈望道校长家属向本馆捐赠其生前全部藏书,两位的收藏中均有部分线装古籍。1986年,本校赵景深先生家属向本馆捐赠其生前全部藏书,其中线装古籍有约2000种,较多戏曲、曲艺及明清小说,不少稀见之本。1986年至1989年间,本馆以复本同北京中国书店进行三次图书交换,增加900余种2000余册。其后至今,本馆仍通过各种渠道,力求为古籍收藏增加品种。

百年回眸,当我们于复旦大学图书馆古籍宝库中徜徉吟咏之时,亦应记取及感恩上述学人的数代积累,以及复旦图书馆人在收藏、保护与服务读者领域所做的种种努力。

岁月浮沉,书香永续。在此,我们将选取复旦大学图书馆古籍善本收藏中主要来源之庞元澄、王同愈、丁福保、李国松、高燮、刘承干、王欣夫、赵景深等特色旧藏,分别介绍,讲述复旦古籍书与人的故事,以飧读者。

图片 1

刘承干(1881-1963),字贞一,号翰怡、求恕居士,晚号“嘉业老人”,浙江吴兴人。长于版本目录,富藏书,亦抄书、刻书,以广流传。善经营,为人慷慨。当时着名的藏书家卢氏抱经楼、莫氏影山草堂、朱氏结一庐、丁氏持静斋、缪氏东仓书库散出之书,多为刘氏所收。藏书六十余万卷,曾于南浔镇居所小莲庄内,置“嘉业堂”藏书楼贮书。1911年,刘氏举家定居上海,日常所购善本分贮嘉业堂及沪寓。抗日战争爆发后,刘氏将嘉业堂藏书中的精华迁至上海。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始,刘氏开始出售部分古籍善本。1953年至1957年间,经复旦大学教授王欣夫先生介绍,刘氏向复旦大学分三批出售其所藏元明清刻本及精抄本。刘氏嘉业堂藏书遂成为复旦大学图书馆古籍藏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丰富了复旦馆明清文献收藏。

复旦大学图书馆刘承干嘉业堂旧藏选录:

001-资治通鉴二百九十四卷 宋司马光撰 元胡三省音注

元刻本(清乾隆三十一年吴城跋) 200册

图片 2

002-清太祖高皇帝实录十卷 清觉罗勒德洪等修纂

民国初吴兴刘氏嘉业堂抄本 2册

图片 3

003-四库全书提要稿二十五卷 清翁方纲撰

民国间吴兴刘氏嘉业堂抄稿本 12册

图片 4

004-0641南行偶笔九卷博学汇书十二卷 明来集之撰

清康熙间倘湖小筑刻本 13册

图片 5

005-集千家注分类杜工部诗二十五卷文集二卷 唐杜甫撰 宋徐居仁编次 宋黄鹤补注

元建安余氏勤有堂刻叶氏广勤书堂印本 24册

图片 6

006-朱文公校昌黎先生文集四十卷外集十卷遗文一卷传一卷 唐韩愈撰 唐李汉编 宋朱熹考异 宋王伯大音释

明正统十三年书林王宗玉刻本 10册

图片 7

007-匏翁家藏集七十七卷补遗一卷 明吴宽撰

明正德三年吴奭刻本 24册

图片 8

008-震泽先生集三十六卷 明王鏊撰

明嘉靖间刻本 16册

图片 9

009-崔东洲集二十卷东洲续集十一卷 明崔桐撰

明嘉靖二十九年曹金刻、三十四年周希哲续刻本 10册

图片 10

010-一老庵文抄不分卷 清徐柯撰

清嘉庆十六年陈鳣抄本 1册

{"type":2,"value":"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网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张佩纶的藏书,结一庐藏书的传承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