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诚夫人拒绝遗嘱加上,蒋介石决定以台湾为根

来源:http://www.lxdregister.com 作者:中国历史 人气:192 发布时间:2019-11-04
摘要:原标题: 从蒋介石父子家书管窥国民党溃败内幕 蒋介石与陈诚陈诚是是蒋介石的亲信、心腹之一,有小委员长之称,陈诚主政台湾期间,在民生、军事、经济各方面皆有政绩,对稳定中

原标题: 从蒋介石父子家书管窥国民党溃败内幕

图片 1

图片 2蒋介石与陈诚 陈诚是是蒋介石的亲信、心腹之一,有小委员长之称,陈诚主政台湾期间,在民生、军事、经济各方面皆有政绩,对稳定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在台统治作用甚大,台湾民众称呼其为陈诚伯。 陈诚是怎么死的? 1948年,蒋介石在败退大陆前夕,任命陈诚为台湾省的主席。当时,台湾可是老蒋最后的安身之所。他能把这个重任交给陈诚,可见对他的信任。 但是,正是到了台湾后,陈诚渐渐从老蒋的头号心腹,变成了老蒋眼中的障碍物。什么障碍物呢?让蒋经国接班的障碍物。 蒋介石一直想让蒋经国接班。为了这个目标,他一直在培植小蒋的势力,从党,到军,到政,一步步,按部就班。小蒋也很能干,在各处要职都布满了自己的人。 军人出身的陈诚,当然不服气,他觉得自己才是理所当然的接班人。蒋经国即使接班,也得在自己之后,接自己的班。但老蒋和小蒋显然不想让陈诚在中间插一脚。 为了阻止陈诚插一脚,蒋介石可谓费尽心机。 1954年,蒋介石在台湾连任“总统”,陈诚任“副总统”。按照当时的“宪法”,一任的时间是6年,一个人最多连任一次,也就是两任。所以,到1960年的时候,蒋介石理所应当结束任期。蒋介石一下台,根据当时陈诚的威望,是不二的继任者。 和所有人一样,陈诚也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蒋介石并没有退休的打算。为此,他不惜修改“宪法”,声称“‘戡乱救国’时期,‘总统’可以无限期连任。” 这下子,陈诚彻底死心了。因为这说明,蒋介石不仅可以再连任一任,而且可以一直连任下去,然后待蒋经国的羽翼丰满后,传位于他。 此后,陈诚虽然表面上仍然身居要职,但在人事方面处处受到蒋介石和蒋经国掣肘,郁郁寡欢,身体每况愈下。 1965年,陈诚因肝癌去世。去世前,吐血不止,愤声大喊:天下不是父子二人的。 陈诚夫人拒绝在陈诚遗嘱中加上“光复大陆” 1949年12月,蒋介石退守台湾前,派自己的心腹陈诚接任“台湾省主席”。1950年3月,蒋介石在台湾正式恢复了“总统”的职务。不久,陈诚接替阎锡山成为“国民政府”的“行政院长”。1958年,陈诚在台湾身兼“副总统”“副总裁”和“行政院长”三要职,成为国民党“二号人物”。 在晚年,看似“恩深骨肉”的蒋陈,开始出现隔阂。1963年,因为“反攻大陆”的计划,陈诚与蒋介石发生了很大的冲突。陈诚对蒋介石说,一旦反攻的号角响起,他仍会请命出征,但他不同意贸然地“反攻”。陈诚晚年与蒋氏父子的关系,外界传得扑朔迷离。有人说,蒋介石在台湾的最后一步棋,就是让他的后代统领大政。虽然陈诚尽可能提携、帮助蒋经国,但对两蒋的工作作风仍不能认同,甚至出现抵制。蒋介石对陈诚的忠心是不怀疑的,可要是影响到蒋经国的接班,那就另当别论。陈诚心知肚明,决心辞去“行政院长”之职。 1965年3月,陈诚病危,他招来长子陈履安代笔口授遗言:第一,希望同志们一心一德,在总裁领导下,完成国民革命大业。第二,不要消极,地不分东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全国”军民,共此患难。第三,党存俱存,务求内部团结,前途大有可为。 这65字遗言,思路清晰,内容完整,是他对人们提出的要求,也是对自己一生经验的总结。然而,人们不难发现,遗嘱中并未出现“反共”或者“反攻”这类词语。遗言发表前,有人想要在陈诚的遗言中加上“反共、反攻”一类的内容,陈诚夫人谭祥不同意。她找到蒋介石,蒋介石同意不修改。 1965年3月5日,陈诚因肝癌病逝。蒋介石下令全体军政机关、部队、学校、团体等下半旗志哀。公祭及殡葬之日,“国防部”下令三军为陈诚服丧。

图片 3蒋介石 蒋介石战败后选择到台湾,至于为什么选择了台湾而不是其他地方,分析蒋最后之所以决定到台湾的原因有以下几点: 对台湾印象不错 一九四六年十月二十一日,蒋偕夫人游台湾,深觉:"台湾尚未被共党分子所渗透,可视为一片干净土,今后应积极加以建设,使之成为一模范省,则俄共虽狡计百出,必欲亡我而甘心者,其将无如我何乎?"并且提到:"巡视台湾之收获,较之巡视东北之收获尤大,得知全国民心之所向。"根据张其昀的回忆认为,早在迁台后蒋就对记者称:"只要有了台湾,共产党就无可奈何。"京沪杭警备副司令兼战地政务委员会秘书长祝绍周建议由张发奎主持海南岛军事,台湾、福建、浙江、广东及海南岛之间,以台湾为中心,军事上应有一坚强组织,万一东南军事受到挫折,以台湾为基地,配合国际形势演变,恢复国民党的基业。共产党在台湾的势力及影响力有限,台湾的政治环境较重庆及广州地区单纯,军事上又有海峡的屏障,对于缺乏海军及空军的中共而言,台湾较为安全,这些可能是蒋决定以台湾为根据的重要原因。 陶希圣、张其昀、蒋经国、陈诚等的建议 当局势危殆之际,左右有建议重视川防,但陶希圣则认为台湾地位重要:"我想从台湾复兴这是将来的希望,因为英美是海权国家,一到台湾以海洋为基地,可与太平洋对岸的美国打交道,这中间还大有可为。"对于台湾的地位,魏德迈(Albert C.Wedemeyer)与胡适有不同的意见,魏的意见:"依余之意见,台湾为反共之基地,其政策必须为谋地方人民之福利为其目的,且具有高度之行政效率可作为政府之表率。台湾有丰富之资源及动力以支持其政府,此当尽量开发并用以增进人民之福利。"胡适则与魏的看法不一,曾提到:"台湾只有七百万人口,台湾的工业又不是可以独立自给的经济基础,我们必须在大陆上撑住一个自由中国的规模,维持一个世界承认的正式政府。"张其昀从地理的角度对蒋做建议,他提到几个原因:其一,台湾海峡海阔浪高,能暂时阻止没有海军、空军的共军乘胜追击;其二,台湾作为反共复兴基地比其他地区更具优越之处,因为土地利用率高、粮食农产品可满足军民所需、台湾岛内交通便利,具工业基础,有利经济发展、军事上易于防守,扼太平洋西航道之中,与美国的远东战略防线衔接、台湾经日本五十年的统治对中央政府有一种回归感,且较少共党的组织与活动。这样的分析对蒋迁台自有其影响。 至于蒋经国,自蒋下野后,蒋经国一直长侍左右,也多次代表蒋到处处理一些问题,对台湾亦有所了解,甚至也曾建议蒋出国至加拿大,对于局势也曾向蒋做报告,在局势危急之际曾向蒋建议迁台。家书中蒋经国的建议可能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一九四八年六月二十六日经国电蒋: 我政府确已面临空前之危机,且有崩溃之可能,除设法挽回危局之外,似不可不做后退之准备,儿绝非因消极或悲观而出此言,即所谓退者亦即以退为进之意也,有广东方有北伐之成功,有四川纔有抗日之胜利,而今后万一遭受失败则非台湾似不得以立足,望大人能在无形中从速密筹有关南迁之计划与准备。 十一月二十四日,两蒋谈论党务改造,曾有"非舍弃现有基业,另选择单纯环境,缩小范围,重起炉灶,加以根本改造不为功,至现局之成败,可不以为意耳。"所谓另选单纯环境,虽没有明白指出何地,但以当时局势来判断,应该是指台湾。 从过去蒋的性格来看,蒋是一位相当有主见的人,很难确定是那一位幕僚的建议是其关键,但陈诚应具有一定的影响。陈诚的态度是接任台湾省主席之后,奉命到京,一月二十一日,陈诚的飞机抵定海上空,临时接获指示飞杭州,蒋下野回奉化途中接见陈诚、陈仪等人,短暂请示后,到南京谒李代总统宗仁及孙科院长述职;二十五日返台,返台后即在台准备澎湖二处、台北、阳明山、大溪、日月潭、高雄、四重溪等八个地方,作为蒋选择为临时驻用之所。这些处所正是蒋来台的路线及暂居之处。三月二十四日、二十五日,陈诚再度至溪口报告台湾的情形,并建议蒋驻台湾,国共和谈无结果后,中共渡江;四月二十九日,陈诚电蒋请其早日驻跸台湾: 和谈决裂后,今后剿共战事,势必长期奋斗到底,为号召国内外爱国志士,及联合国际上反共势力,钧座为自由中国之旌旗,驻节所在地点,亟宜早日确定。关于马公岛情势,职业以实施勘查,深觉该地交通通讯,颇为不便。职认为台湾,既为吾人革命复兴最后根据地,殊无其他顾虑之必要。拟恳早日驾临台北,长期驻跸,则指挥各方,皆多便利。或于穗沪渝等处,设置行辕,必要时,巡行指挥。 其后一再催蒋早日飞台,五月十一日,陈电蒋:"职意钧座应即飞台,又钧座行动似不必秘密,以示自由。"五月十五日再电:"读李之谈话,深感领袖受辱,干部之耻也。彼辈只知利害与力量,绝不能以理喻与情动。乞钧座径飞台北,一切不必顾虑。"五月十七日,蒋即飞抵马公。陈诚接任后,面对不断移入的人口,其间夹杂着散兵游勇以及潜伏的中共分子,或将破坏台湾的安定,必须积极有所作为,阻止可能由对岸进入台湾的不利因素。先由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公布"台湾省入境军公人员及旅客暂行办法",同时公布〈入台军公人员及旅客注意〉事项,各项出入境管理措施纷纷出笼,如《戒严时期加强管制航运旅客入境及检验办法》,此办法引起大陆籍民意代表的反弹,对此蒋并没有表示意见,虽然蒋、陈之间或存在一些紧张关系,但正如薛化元教授曾针对陈诚主政台湾的问题谈到:"陈诚担任台湾省主席期间虽不到一年,但是,无论是解决当时台湾内部的政治、社会、经济问题,或是消除台湾内部可能挑战国民政府统治力量,都有相当的成效,对于政府迁台以后统治体制的巩固,以及其后台湾发展的基调,都有相当关键的影响。"陈诚此时建议蒋来台,推断具有某种程度的影响。 李宗仁的再三逼其出国 李宗仁对蒋介石在国内操控政局有如芒刺在背,加以外间好事者乘隙造谣,致隔阂日益加深,早在上海和平代表团赴北平前,即请黄启汉转达意见"蒋介石留在国内,有碍和谈,促其出国"。三月八日,南京《救国报》以"蒋不出国则救国无望"等标题攻讦蒋;虽然雷震等极力地排解蒋李之间的纷争,甚至还认为应为蒋当今的处境考虑,南京政府对蒋之批评过分穿凿,而至于误会,颇多尖刻之语,有失恕道,王世杰认为逼蒋出国无益局势,且不能使东南、西南之将领接受命令。 逼蒋出国的声浪未减反增,四月一日,和谈代表张治中、刘斐、黄绍竑、章士钊、李蒸等飞抵北平,张治中在行前建议蒋出国,并分析其利弊,出国之利:一、可避免成为攻讦目标;二、卸去和战失败之责任;三、使一般将领减少依赖心理;四、可增长见闻;五、可转移人民的观感,恢复人民的怀念。出国之害:安全问题、军事顿失中心、党难免涣散。在北平谈判触礁,张仍电请蒋"及时痛下决心,毅然放下一切暂时出国"。面对此局势,蒋的态度与逼其下野者不同,一再表示:"他们逼我下野是可以,要我亡命就不可以。"李宗仁则一再逼其表态。蒋经国曾记到: 三十八年四月间,父亲在上海支撑危局,谁知李宗仁竟写了一封信来,要求父亲离开上海;父亲离开上海的时候,并没有说出要到的目的地,座舰到达舟山,也没登岸,祇是到附近的许多小岛上去视察,前后在海上漂泊了十天,真是乾坤万里,沧海茫茫,处着这样逆境、绝境,无论谁都要心灰意冷,走投无路的,而父亲却泰然处之,在日记上写道:"只要前进,不变其方向,即使无路处,亦可新辟道路,达到目的。" 父亲正当此风雨飘摇的形势下,准备力挽危局的时候,李宗仁突然从桂林来了一封信,那时,他不但滞留桂林,不到广州处理公务,而且还要写信来向父亲谈条件,他要索取已经运到台湾的库存的黄金,并且要父亲不要再问国事,建议最好早日出国。在这内外夹攻的环境中,父亲的内心沉痛,是不难想象的,因此用坚决的态度,给李宗仁复信,大意是说,"你要求我出国,这是办不到的,因为我不是军阀,至于要求我不管政事,这是可以答应的,明天起我就可以不管。" 从这段中可以看出李的要挟的确有影响,因为蒋在回信给李的第二天即离开上海,转到定海及附近的群岛观察,而后即经马公到台湾。总之,环境的变化、时局的判断、安全的考虑、幕僚的建议,加上北平和谈失败之后李宗仁要挟的信函,应是蒋迁台的原因。

[摘要]蒋经国那一封沉痛的告白,想必触动了蒋介石的灵魂深处。

本文摘自《蒋介石父子1949危机档案》,王丰着,九州出版社,2010.9

蒋介石恐怕连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人生的最后二十六个寒暑,会在台湾这个蕞尔小岛度过。从一九四九年十二月起,他一步都不曾离开过台、澎、金、马的范围,直到一九七五年四月五日,在台北士林官邸咽下最后一口气。

蒋介石恐怕连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人生的最后二十六个寒暑,会在台湾这个蕞尔小岛度过。从一九四九年十二月起,他一步都不曾离开过台、澎、金、马的范围,直到一九七五年四月五日,在台北士林官邸咽下最后一口气。

蒋介石风光了半辈子,从北伐初期的黄埔军官学校校长、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政院长、国民政府主席,一路做到行宪后中华民国第一任总统。在大陆当权的二十三年间,纵使神州大地遍处烽火,但是,他几乎等于是当代中国一呼百诺的皇帝。人们会说,他之所以会从大陆败退台湾,这完全是天命,天命不可违。蒋介石败退台湾,或许正应验了天命,然而,他会选择台湾作为败退与安身之所,确实是一个神来之笔的抉择。

蒋介石风光了半辈子,从北伐初期的黄埔军官学校校长、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政院长、国民政府主席,一路做到行宪后中华民国第一任总统。在大陆当权的二十三年间,纵使神州大地遍处烽火,但是,他几乎等于是当代中国一呼百诺的皇帝。人们会说,他之所以会从大陆败退台湾,这完全是天命,天命不可违。蒋介石败退台湾,或许正应验了天命,然而,他会选择台湾作为败退与安身之所,确实是一个神来之笔的抉择。

蒋介石为什么会择定台湾岛,作为他与共产党斗法的“复兴基地”?人们可以想出这样那样各种理由及说法,但我们在蒋介石父子的往来函电中找到了答案。于是,顺着蒋介石与蒋经国父子的函电、信件一路追踪下去,许多原本莫衷一是的疑惑,在堆积如山的函牍当中,发现了真正的原因;许多原本暧昧难明的问题,在这里寻找到了解答。

蒋介石为什么会择定台湾岛,作为他与共产党斗法的“复兴基地”?人们可以想出这样那样各种理由及说法,但我们在蒋介石父子的往来函电中找到了答案。于是,顺着蒋介石与蒋经国父子的函电、信件一路追踪下去,许多原本莫衷一是的疑惑,在堆积如山的函牍当中,发现了真正的原因;许多原本暧昧难明的问题,在这里寻找到了解答。

是的,蒋介石为什么会选择台湾作为负隅顽抗的“复兴基地”?答案就在蒋经国呈给蒋介石的一封家书里边。蒋经国于一九四八年六月二十六日发出的那封信,是这样写的:

是的,蒋介石为什么会选择台湾作为负隅顽抗的“复兴基地”?答案就在蒋经国呈给蒋介石的一封家书里边。蒋经国于一九四八年六月二十六日发出的那封信,是这样写的:

父亲大人膝下:

父亲大人膝下:

敬禀者,最近二星期以来,儿曾与沪杭等地之负责官员,深谈国事,并私访民间,接近商民、工人,以至乞丐、难民,在各方面所得之感想殊深,经过日夜之考虑,儿不得不忍痛直呈?大人者,即多数人之心,皆惶惶然而不知如何是好。我政府确已面临空前之危机,且有崩溃之可能,除设法挽回危局之外,似不可不作后退之准备。儿决非因消极或悲观而出此言,即所谓退者,亦即以退为进之意也。有广东,方有北伐之成功;有四川,才有抗日之胜利。而今后万一遭受失败,则非台湾似不得以立足。望?大人能在无形中从速密筹有关南迁之计划与准备。儿对此考虑或有过分之处,但以目前局势之演变而论,军事与经济并非无崩溃之可能,实不可不作必要之防备也。为儿者心有所思,不敢不直呈于?大人之前也。

敬禀者,最近二星期以来,儿曾与沪杭等地之负责官员,深谈国事,并私访民间,接近商民、工人,以至乞丐、难民,在各方面所得之感想殊深,经过日夜之考虑,儿不得不忍痛直呈 大人者,即多数人之心,皆惶惶然而不知如何是好。我政府确已面临空前之危机,且有崩溃之可能,除设法挽回危局之外,似不可不作后退之准备。儿决非因消极或悲观而出此言,即所谓退者,亦即以退为进之意也。有广东,方有北伐之成功;有四川,才有抗日之胜利。而今后万一遭受失败,则非台湾似不得以立足。望 大人能在无形中从速密筹有关南迁之计划与准备。儿对此考虑或有过分之处,但以目前局势之演变而论,军事与经济并非无崩溃之可能,实不可不作必要之防备也。为儿者心有所思,不敢不直呈于 大人之前也。 蒋经国这封沉痛告白,想必触动了蒋介石内心深处。这封信必定是蒋介石展开秘密南迁计划的一大催化剂。蒋经国劝告他的父亲“从速密筹有关南迁之计划与准备”,蒋介石心知肚明国民政府之大势已去,深知以国民政府当时的客观条件,打不过共产党。国共内战国民党军队在各个战场接连失利,恶性通货膨胀及金融乱局危如累卵,一如蒋经国所言,“军事与经济并非无崩溃之可能”。

蒋经国这封沉痛告白,想必触动了蒋介石内心深处。这封信必定是蒋介石展开秘密南迁计划的一大催化剂。蒋经国劝告他的父亲“从速密筹有关南迁之计划与准备”,蒋介石心知肚明国民政府之大势已去,深知以国民政府当时的客观条件,打不过共产党。国共内战国民党军队在各个战场接连失利,恶性通货膨胀及金融乱局危如累卵,一如蒋经国所言,“军事与经济并非无崩溃之可能”。

正因这封信触动了蒋介石的灵魂深处,蒋介石从各个方面预为布置,台湾,成为两蒋父子亟思东山再起之地。从蒋经国早岁归国以来和父亲之间长年通信及往来函电当中,我们可以观察蒋氏父子之间的深厚感情,父子亲情与爱国情怀交织其间,家事与国事盘根错节,相互纠缠之下,一个故事脉络,就像是一条时光大河,从浙江、江西、四川、南京、上海、广东、台湾,一路蜿蜒而下,原本看似各自独立的书信、函电,原来也可以编缀成一首生命组曲。

正因这封信触动了蒋介石的灵魂深处,蒋介石从各个方面预为布置,台湾,成为两蒋父子亟思东山再起之地。从蒋经国早岁归国以来和父亲之间长年通信及往来函电当中,我们可以观察蒋氏父子之间的深厚感情,父子亲情与爱国情怀交织其间,家事与国事盘根错节,相互纠缠之下,一个故事脉络,就像是一条时光大河,从浙江、江西、四川、南京、上海、广东、台湾,一路蜿蜒而下,原本看似各自独立的书信、函电,原来也可以编缀成一首生命组曲。

笔者父母均来自祖国大陆,他们生长于中国最艰难的忧患岁月,对领导国人外御国侮、浴血抗战的蒋介石父子,都有一份特殊的感情。影响所及,耳濡目染,笔者亦对两蒋感怀不已,这种感情,至今不灭。无奈,历史工作者必须秉笔直书,基于职责,吾人必须面对历史,尊重事实,如有造次,情非得已。个人学术修为有限,书中谬误在所难免,尚请各界方家斧正,为盼。本书引述之蒋氏父子函电档案,多系源自“国史馆”藏存之大溪档案,谨此致谢。

笔者父母均来自祖国大陆,他们生长于中国最艰难的忧患岁月,对领导国人外御国侮、浴血抗战的蒋介石父子,都有一份特殊的感情。影响所及,耳濡目染,笔者亦对两蒋感怀不已,这种感情,至今不灭。无奈,历史工作者必须秉笔直书,基于职责,吾人必须面对历史,尊重事实,如有造次,情非得已。个人学术修为有限,书中谬误在所难免,尚请各界方家斧正,为盼。本书引述之蒋氏父子函电档案,多系源自“国史馆”藏存之大溪档案,谨此致谢。(原标题:从蒋介石父子家书管窥国民党溃败内幕)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网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陈诚夫人拒绝遗嘱加上,蒋介石决定以台湾为根

关键词:

上一篇:温暖人心的文人收藏,他与金庸忘年交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