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哥亲征南宋XPJ注册,元宪宗蒙哥死因之谜

来源:http://www.lxdregister.com 作者:中国历史 人气:151 发布时间:2019-10-04
摘要:元宪宗蒙哥,以善战骁勇著名。1251年,在拔都的帮助下,蒙哥继承了大汗,结束了蒙古自贵由后三年无君的局面。上台不久,他让皇弟忽必烈总军南侵。次年蒙古将汪德臣、火鲁赤率大

元宪宗蒙哥,以善战骁勇著名。1251年,在拔都的帮助下,蒙哥继承了大汗,结束了蒙古自贵由后三年无君的局面。上台不久,他让皇弟忽必烈总军南侵。 次年蒙古将汪德臣、火鲁赤率大军再次犯蜀,进逼嘉定,间断了六年之久的战火重新燃起。1258年,蒙古在远征云南、吐蕃、西南夷成功后,意欲亡宋。蒙哥命 忽必烈进兵鄂州,塔察儿进兵荆山,兀良哈台由交州、安南附近挥师北上,蒙哥则亲率四万大军进攻西蜀。 蒙哥军渡嘉陵江至白水,进兵围长宁山,攻克了隆州、阆州。1259年二月,蒙古大军到达重庆的北边门户合州。 合州的州治在钓鱼城,四周峭壁悬崖,易守难攻,成为屏蔽重庆、支撑四川战局的主要据点。宋朝知州王坚在城内加强防御,组织百姓进行抗战。从二月至四月, 蒙古军屡次展开猛攻,而宋军凭借钓鱼城的天然良险,从容防守。虽然蒙古军有精良的大炮、弓弩,但由于钓鱼城石邑入云,蒙军炮矢不可及也,梯冲不可接 也。蒙古军虽有几次攻上城头,也被宋军击退。前后围攻五个多月,钓鱼城还在宋军手里。 六月,天气十分炎热,山中从前无此热,早禾 焦死晚禾枯,蒙古军中开始流行疫病。由于蒙古军士马匹不耐其水土,军心涣散。汪德臣单骑进逼城下说降,城上飞石抛过来,差一点击中他,以致感疾,不久死 于军中,蒙军士气十分低落,七月,蒙哥死。蒙哥死后,征蜀的蒙军陆续北撤。后人评价说:没有钓鱼城,早就没有四川了。没有四川,早就没有江南,宋朝也不 可能要到崖山之战才被灭亡。当代的一些史书由此就称钓鱼城是上帝折鞭处。 不过,这里有一个问题后人十分搞不明白,蒙哥大汗为什么会死得如此突然?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后人就开始进行研究探索。 大体上说,对蒙哥的死因有这样几种看法:中箭说,中炮石说,中炮风说,淹死说,羞愧说,染疫说。 中箭说出现得较早。1264年出版的叙利亚人阿部耳法刺底的《世界史节本》认为,蒙哥是被宋军流矢射中而死的。守城的宋军见到蒙古一个大官出现,据高射 冷箭,其中一箭射中蒙哥要害。现今保存在四川省合川市钓鱼山忠义祠内的明正德十二年的《新建二公祠堂记》碑,也说蒙哥是中飞矢死。这种说法为 许多史学家采纳,如著名史学家翦伯赞在《中国史纲要》中也赞同这种说法。 中炮石说最早出现在明代的《重庆志》中,认为蒙哥是中炮石受伤而死。此后在一些当代的史书中采用了这种说法,认为蒙哥在先锋汪德臣死后,亲率大军攻城,为炮石所伤,回营后因伤势过重死于军中。有人推测,今钓鱼城脑顶坪,就是当年蒙哥中炮石的地方。 中炮风说也是一种重要的说法。据无名氏的《钓鱼城记》说,蒙古军当时没有什么办法强攻取胜,但又不愿弃城撤军,只好加强对钓鱼城的封锁与监视,等待时 机。有一天,蒙军在南城外筑高台,建楼桥,楼上还接了桅杆,修成一个嘹望台,想探知城中虚实,看看究竟有无水源。宋军不慌不忙,等那哨兵攀至桅杆末端,正 要抬头张望时,突然发炮袭击,把哨兵抛至百步以外,当场毙命。在一旁督战的蒙哥汗为炮风所震,也生起病来。蒙军坚持不下去了,急忙将前军南调,围攻重 庆。蒙哥感到自己急需稍事调养,行至金剑山温汤峡,便病重而死。据说蒙哥临死时有遗言:我是因此城而病,我死后如攻克此城,一定要把城中男女杀 光。蒙古军最终没有打下钓鱼城,但在撤军途中,杀害了两万多老百姓,以泄愤恨。这种说法得到了明四川巡按谢士元《游钓鱼山诗序》、民国《合川县志》的支 持,后代也有很多史书采纳这种说法。不过总体上看,这种说法与上面的中炮石说比较相近。 淹死说也是出现得较早的一种观点。1307年,小阿美尼亚海屯口授的东方史《海屯纪年》认为,蒙哥在进攻宋军时,乘坐的战船被宋军潜水者凿穿,蒙哥因此被淹死。这种说法没有其它史料的支撑,因而后人很少采用。 羞愧说最早出现在南宋末年黄震的《古今纪要逸编》中。该书认为蒙哥是因屡攻钓鱼城不克羞愤而死的。《钓鱼城记》也说,王坚为了刺激蒙古军,向城外抛扔了 两条各重三十斤的大鱼和几百个蒸面饼,附上一封信,上面写道:尔北兵可烹鲜鱼、食饼,再守十年,钓鱼城也不可能得到手。蒙哥见到后,羞愧难当,一激动 就发愤而死。 染疫说是最为流行的一种说法。这种说法认为早在钓鱼城之战刚开始阶段,蒙哥命纽璘赴涪州,切断由荆湖西上的南宋援军。纽 璘所部因不适应四川气候而首先流行疫病,士马不耐其水土,多病死,纽璘忧之。进攻合州的蒙古军也为疫所困,史天泽部军中大疫,士兵一个个病倒死 去,一度想班师退兵了。由于蒙古人从未预料会得疫疾,军中也没有准备什么防疫措施,但蒙古人知道喝一定数量的酒可以抵抗疫病,而在实际使用过程中又有一定 作用,所以蒙哥汗决定在部队中推广。《元史月举连赤海牙传》云,月举连赤海牙随蒙哥汗攻合州,奉命修曲药。酒曲做出后,分发给士兵,以疗师疾。 1307年,波斯政治家剌施特哀丁的《史集》第二卷记载,当时蒙哥也染上了疾病。他下令全军喝酒来对付疾病,自己也坚持饮酒,但不久健康状况进一步恶化, 驾崩于军中。 蒙哥死后,蒙古军无法逗留,只得全军北撤,川中的形势顿时缓和了下来,可以这么说,蒙哥之死影响了宋蒙关系的历史进程,那么对于蒙哥汗死因的各种争论也就显得十分必要了。

问题:蒙古大汗蒙哥为什么会死在钓鱼城?蒙哥亲征南宋,为何会死在合川钓鱼城?

钓鱼城之战经过:钓鱼城坐落在今重庆市合川区城东5公里的钓鱼山上,其山突兀耸立,相对高度约 300米。山下嘉陵江、渠江、涪江三江汇流,南、北、西三面环水,地势十分险要。这 里有山水之险,也有交通之便,经水路及陆上道,可通达四川各地。彭大雅任四川制置 副使期间1239—1240年),命甘闰初筑钓鱼城。

回答:

1243年,余玠采纳播州贤 士冉琎、冉璞兄弟建议,遣冉氏兄弟复筑钓鱼城,移合州治及兴元都统司于其上。钓鱼 城分内、外城,外城筑在悬崖峭壁之上,城墙系条石垒成。城内有大片田地和四季不绝 的丰富水源,周围山麓也有许多可耕田地。这一切使钓鱼城具备了长期坚守的必要地理 条件以及依恃天险、易守难攻的特点。1254年,合州守将王坚进一步完善城筑。四川边 地之民多避兵乱至此,钓鱼城成为兵精食足的坚固堡垒。

蒙哥大汗逝世于不知名的四川钓鱼城下,既有很大程度的偶然性,也有一定的必然性。

1251年,蒙哥登上大汗宝座,稳定了蒙古政局,并积极策划灭宋战争。蒙哥为成吉 思汗幼子拖雷的长子,曾与拔都等率兵远征过欧、亚许多国家,以骁勇善战着称。1252 年,蒙哥命其弟忽必烈率师平定大理,对南宋形成包围夹击之势。 1257年,蒙哥汗决定发动大规模的灭宋战争。蒙哥命忽必烈率军攻鄂州,塔察儿、李璮等攻两淮,分宋兵力; 又命兀良合台自云南出兵,经广西北上;蒙哥则自率蒙军主力攻四川。蒙哥以四川 作为战略主攻方向,意欲发挥蒙古骑兵长于陆地野战而短于水战的特点,以主力夺取四 川,然后顺江东下,与诸路会师,直捣宋都临安。

首先,蒙哥汗得以在库里台大会上成为大蒙古国的大汗,存在着一定的军事政变的因素,因此来自窝阔台大汗后裔和察合台系的反对者为数相当多,在血腥镇压诸反对派势力后,一贯以战功卓绝而著称的蒙哥汗,急于取得战场上的辉煌,来巩固自己的汗位。在相继派出的亲兄弟忽必烈和旭烈兀分别在远征大理和波斯建功后,蒙哥汗更是不可遏制的要以亲征完成灭宋大业。

1258年秋,蒙哥率军4万分三道入蜀,加上在蜀中的蒙军及从各地征调来的部队, 蒙军总数大大超过4万之数。蒙军相继占据剑门苦竹隘、长宁山城、蓬州运山城、阆州 大获城、广安大良城等,迫近合州。蒙哥汗遣宋降人晋国宝至钓鱼城招降,为宋合州守将王坚所杀。 宋开庆元年二月二日,蒙哥汗率诸军从鸡爪滩渡过渠汇,进至石子山扎 营。三日,蒙哥亲督诸军战于钓鱼城下。七日,蒙军攻一字城墙。一字城墙又叫横城墙, 其作用在于阻碍城外敌军运动,同时城内守军又可通过外城墙运动至一字城墙拒敌,与外城墙形成夹角交叉攻击点。钓鱼城的城南、城北各筑有一道一字城墙。

其次,在经过多年的对宋川中作战后,蒙古军已基本适应了巴蜀地区山高水急的地势特征,尤其是在刚刚发生的马湖江水战中,成都蒙军都元帅紐璘率领张威、石抹按只、完颜石柱等将,组成了多达200艘战舰的水军,一举突破南宋水军在马湖江上设置的防线,活捉宋军主将张实。至此,蒙古水军开始控制长江上游水面,顺流直下可直接威胁重庆。

九日,蒙军猛 攻镇西门,不克。这日,蒙古东道军史天泽率部也到达钓鱼城参战。 三月,蒙军攻东新门、奇胜门及镇西门小堡,均失利。从四月三日起,大雷雨持续 了二十天。雨停后,蒙军于西月二十二日重点进攻护国门。二十四日夜,蒙军登上外城,与守城宋军展开激战。《元史·宪宗纪》称“杀宋兵甚众”,但蒙军的攻势终被宋军打 退。五月,蒙军屡攻钓鱼城不克。蒙哥率军入蜀以来,所经沿途各山城寨堡,多因南宋守将投降而轻易得手,尚未 碰上一场真正的硬仗。因此,至钓鱼山后,蒙哥欲乘势攻拔其城,虽久屯于坚 城之下,亦不愿弃之而去。尽管蒙军的攻城器具十分精备,奈何钓鱼城地势险峻,致使其不能发挥作用。

于是公元1258年春,蒙哥大汗正式下诏,三路伐宋:第一路左翼军,由贴木格斡赤斤后裔塔察儿王为统帅,东道诸王也松格(哈撒儿次子)、察忽剌(合赤温后裔)、忽林池国王(木华黎后裔)、纳陈驸马、帖里干驸马、怯台千户、察罕那颜、及张柔部汉军等随征,号称三十万,实则五万余人,以荆襄地区为攻取目标。第二路右翼军,由蒙哥大汗亲任统帅,窝阔台系宗王也可—合丹、秃塔黑、察合台系宗王忽失海、阿必失合、纳邻—合丹、拖雷系宗王穆哥、阿速带等随征,其它各路应诏而来的部队,还包括:甘肃蒙军八里赤万户、君不花驸马部、探马赤军脱欢部、拔都儿部、阿答赤部、乞台不花部、维吾尔亦都护马木剌的斤部、四川利州蒙军汪德臣、赵阿哥潘、李忽兰吉部、成都蒙军紐璘、刘黑马部、汉军史天泽、董俊、严实各部等,号称六十万,(波斯拉施特语),实则七万余人。第三路则以云南兀良合台本部军组成,进攻广西、湖南,以袭扰宋军后方。

钓鱼城守军在主将王坚及副将张珏的协力指挥下,击退了蒙军一次又 一次的进攻。千户董文蔚奉蒙哥汗之命,率所部邓州汉兵攻城,董文蔚激励将士,挟云梯,冒飞石,履崎岖以登,直抵其城与宋军苦战,但因所部伤亡惨重,被迫退军。其侄董士元请代叔父董文蔚攻城,率所部锐卒登城,与宋军力战良久,终因后援不继,亦被迫撤还。 钓鱼城久攻不下,蒙哥汗命诸将“议进取之计”。术速忽里认为,顿兵坚城之下是不利的,不如留少量军队困扰之,而以主力沿长江水陆东下,与忽必烈等军会师,一举灭掉南宋。 然而骄横自负的众将领却主张强攻坚城,反以术速忽里之言为迂。蒙哥汗未采纳术速忽里的建议,决意继续攻城。然而,面对钓鱼坚城,素以机动灵活,凶猛剽悍着称的 蒙古骑兵却不能施其能。 六月,蒙古骁将汪德臣率兵乘夜攻上外城马军寨,王坚率兵拒战。 天将亮时,下起雨来,蒙军攻城云梯又被折断,被迫撤退。蒙军攻城5个月而不能下, 汪德臣遂单骑至钓鱼城下,欲招降城中守军,几乎为城中射出的飞石击中,汪德臣因而患疾,不久死于缙云山寺庙中。

以如此强大军力被后盾的蒙哥大军,不想入蜀作战一开始就颇不顺利,在苦竹隘就屡攻不克,甚至在放出此前被俘的宋将张实以作游说投降的使者后,还遭到了张实反戈一击,反倒去鼓励守将杨立的坚守之志。当最终苦竹隘因断粮被攻陷后,恼羞成怒的蒙哥下令肢解张实、杨立,屠灭全城军民。

蒙哥闻知死讯,扼腕叹息,如失左右手。汪德臣之死, 给蒙哥精神上以很大打击,钓鱼城久攻不下,使蒙哥不胜其忿。 蒙军大举攻蜀后,南宋对四川采取了大规模的救援行动,但增援钓鱼城的宋军为蒙军所阻,始终未能进抵钓鱼城下。尽管如此,被围攻达数月之久的钓鱼城依然物资充裕,守军斗志昂扬。一日,南宋守军将重15公斤的鲜鱼两尾及蒸面饼百余张抛给城外蒙军,并投书蒙军,称即使再守10年,蒙军也无法攻下钓鱼城。相形之下,城外蒙军的境况就很糟了。蒙军久屯于坚城之下,又值酷暑季节,蒙古人本来畏暑恶湿,加以水土不服, 导致军中暑热、疟疠、霍乱等疾病流行,情况相当严重。据《元史》记载,蒙哥汗于六月也患上了病,而拉施特《史集》更明确说是得了痢疫。另《马可波罗游记》和明万历 《合州志》等书则称蒙哥汗是负了伤。无论如何,蒙哥不能再坚持攻城了。七月,蒙 军自钓鱼城撤退,行至金剑山温汤峡,蒙哥汗逝世。据《元史》本传及元人文集中的碑传、行状等所载,不少随蒙哥汗出征的将领战死于钓鱼城下,由此可以想见钓鱼城之战之酷烈及蒙军损失之严重。

之后,蒙哥大军以汪德臣部为先锋,沿嘉陵江南下,一路连克多城。另以宗王穆哥为主将、辅以史天泽、史枢父子,扫荡渠江沿线,也是所向披靡。到了1258年底,蒙哥与穆哥准备分进合击川东重镇重庆,却不想在路上的合州钓鱼城被阻挡住了前进的步伐。

钓鱼城四面险要,三面临江,且经过了多位南宋将帅们的先后修葺,早已成为宋军在川东防线上的重镇。此时,钓鱼城守将统将是王坚,其曾是宋军名将孟珙的部下,与金军、蒙军有过多年作战的经验,早在蒙哥大军伐蜀的消息传来之时,王坚就已经开始做好了守城物质和粮食的储备,此时的钓鱼城可谓众志成城,决心与入侵者做殊死搏斗。

公元1259年春,蒙哥大汗集合众将欢度新年并商议军情,会上探马赤军将领札剌亦儿部的脱欢,认为川东初春的气候与军不利,建议主力暂且北撤,留下少量军队袭扰宋军防线。但立刻遭到八里赤万户、紐璘等大多数将领的痛斥,认为强弱悬殊,此番进军必取重庆后,东出荆襄与左翼军会师。这时,又传来了奉蒙哥汗之命,前往钓鱼城劝降的降将晋国宝,已被王坚下令斩杀,蒙哥汗大怒,晓喻诸将,必以武力征服钓鱼城,于是,一场惨烈的攻城战就此展开。

按照蒙古军的部署,穆哥、史天泽、曳剌秃鲁雄等陆续攻取渠江沿线各城镇、堡寨;降将杨大渊攻陷合州旧城;而以紐璘督率水军袭扰重庆、忠州、夔门等钓鱼城下游诸城,并在房州击溃了湖广宋军的水军王登部。这一切都是为了彻底切断钓鱼城可能的外援的出现。

2月,进攻钓鱼城的战斗正式展开,蒙古水军将领李忽兰吉、怯里马哥以战船200艘攻打钓鱼山下宋军沿江船只和外堡,取得大胜。其后,即以八里赤、汪德臣等蒙汉军精锐,直接攻打钓鱼城之镇西门和护国门,但由于守军凭险坚守,连续数日苦战,蒙军失利而退。三月,蒙军诸将对钓鱼城进行全线围攻,但还是一无所获。四月,由于出现连续二十多天的大雷雨,只好暂停攻城。四月二十二日,雨停后,蒙哥汗亲自督促探马赤军强攻护国门,被宋军击退。二十四日夜,蒙军董文蔚率“邓州选兵”,绕道攀爬悬崖,一度攻上城头,但随后遭到宋军敢死队反扑,竟被打垮、败还。五月,屡攻不克的蒙军士气开始不振,反观钓鱼城的宋军却是越战越勇,王坚甚至几次组织精兵夜袭,给围城蒙汉军以巨大的心理压力。这时,钓鱼城军民英勇抗敌的事迹,已传到临安,宋理宗颁诏公开嘉奖王坚的功绩为“在蜀列城之冠”,并催促在襄阳囤集重兵的吕文德择机入援钓鱼城。

五月下旬,吕文德率舟师万艘大举援蜀,以曹世雄、刘整为先锋,在涪州水战中,击溃紐璘部将火尼赤、阿八赤军,顺利进入重庆城。但在随后沿嘉陵江而上增援钓鱼城的行动中,宋军水军曹世雄等部,被蒙军李忽兰吉部水军阻挡,激战正酣时,蒙哥汗与史天泽部夹江助阵,宋军遭到两岸蒙军雨点般的箭矢攻击,终致大败而溃。此役后,吕文德遂固守重庆,不再试图救援钓鱼城。

进入六月,暑气渐起,蒙军中多有病倒者,前锋大将汪德臣连续派人对宋军进行招降,但毫无结果。汪德臣激愤之下,竟然单骑进逼城下,大喊:“王坚,我来活汝一城军民,宜早降啊!” 不想城上飞石击来,汪德臣重伤而还。蒙哥汗一向很器重汪德臣,急遣良医诊治、并护送去缙云寺养伤,但当月二十一日,汪德臣还是伤重不治。蒙哥汗闻讯,“抚髀叹惋,如失左右手”。

汪德臣战死后,蒙军上下相顾夺气,已无斗志。王坚则趁势主动出击,但由于李忽兰吉、刘黑马等蒙军水陆将领们的严防,也没有取得多少战果。到了七月,川东酷暑,蒙军诸将皆有归意,但忌惮蒙哥汗的情绪,无人敢提。军中疫情开始暴起,出现了类似霍乱的传染病,随军医生也控制不住,蒙哥汗烦躁下,竟下令以酒治疫,战斗力进一步衰落。相反,钓鱼城里却粮草丰足、水源充沛,为羞辱蒙军,王坚还发炮、投掷出鲜鱼、面饼等至城外,扬言再守十年也无问题。

蒙军既无力攻城,碍于面子,蒙哥汗又始终拒绝退兵,只好加强围困。某日,蒙军筑造高台,想窥测城中虚实,被宋军炮弹击中崩塌,在现场观战的蒙哥汗“被炮风所震,因成疾”,终于下令撤离钓鱼城下。这里的“被炮风所震”是不是指被炮火击伤? 已无法确定。而拉施特《史集》里说,蒙哥汗自进入六月就已经生病,且日渐严重。退军后蒙哥仍拒绝班师,意欲绕过钓鱼城直接攻打重庆,但其时病已严重,在路过金剑山温汤峡时,蒙哥汗驾崩。

XPJ注册 1
XPJ注册 2

回答:

钓鱼城,位于现在的重庆市,它的地势极其特别,古人有言:“蜀口形胜之地莫若钓鱼山,请徙诸此,若任得其人,积粟以守之,贤于十万师远矣,巴蜀不足守也。” 从这段话中,我们可以给钓鱼城定个义,它是一座易守难攻的城池,只要城内有充足的粮食,一般是打不下的。的确,蒙古铁骑在此碰了壁,甚至他们的大汗也死在了钓鱼城。

XPJ注册 3

1258年,蒙古大军兵分三路攻打南宋,这三路分别是蒙哥、忽必烈和大将兀良合台,蒙古主要是攻打四川地区,在蒙哥的领导下,四川北部大部分地区都被蒙古军队征服,不过蒙哥在钓鱼城遭遇了他的坎,因钓鱼城的地势特殊,加之宋朝军队的支援,蒙古军队难以攻克钓鱼城,而这个时候,蒙哥死在了钓鱼城。

关于蒙哥的死因,历史上有多种说法,主要分疾病致死说、箭伤或砲伤致死说、战死说三类,不过蒙哥“中砲而死”的说法更为靠谱,因为刘克庄(南宋末期的诗人)写的《蜀捷》里面借用了金国大将萧达览挥师进军澶州,被宋军以弩击中身亡事件,以此来指代蒙哥在攻打钓鱼城的战役中被击中而亡,而且据当时蒙哥身边的耶律铸的亲眼所见作的《述实录•四十韵》记载,基本上可以推断蒙哥是在钓鱼城外指挥作战时,不小心被宋军发射的武器击中,由此重伤而亡,这就跟努尔哈赤一样,也是被武器射中受伤而死。


历史百家争鸣团队成员:小木

回答:

元宪宗蒙哥大汗;1258年,亲率御林军,征伐南宋四川合川州钓鱼城,一年有余,南宋守将王坚领17万兵士守城,元兵累累攻城无着,蒙哥亲临前沿巡视,不料城中射出飞失,正中蒙哥面额,伤势严重,传令返营,遍寻奇医无着,旬日医救无效身亡,此一说也,另说:蒙哥乘船,元兵不习水性,被宋兵凿穿船底溺水而亡,又另说蒙哥多次攻城被守城合州知州王坚挫败钓鱼城下,败辱之至,此时宋军使者送来书信丶大饼鲤鱼,蒙哥见状,忧愤至极,于1259年8月11日死于军中。等等五种说法。总之蒙哥死在攻打钓鱼城战事。

回答:

蒙哥征伐南宋,兵锋阻于钓鱼城,多次被钓鱼城守将王坚击败,蒙哥气急败坏,亲自上阵,被炮火所伤而死。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网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蒙哥亲征南宋XPJ注册,元宪宗蒙哥死因之谜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