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版防务报告出炉,军事学说

来源:http://www.lxdregister.com 作者:世界历史 人气:145 发布时间:2019-11-08
摘要:俄新军事学说: 俄周边国家及其盟国邻国军事冲突升级为主要威胁 原标题:普京批准新版俄联邦军事学说把北约列为头号威胁 新华网莫斯科2月5日电(记者谢荣)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5日

俄新军事学说: 俄周边国家及其盟国邻国军事冲突升级为主要威胁

  原标题:普京批准新版俄联邦军事学说把北约列为头号威胁

  新华网莫斯科2月5日电 (记者谢荣)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5日批准了新军事学说,认为北约东扩和战略导弹防御系统是俄罗斯面临的主要外部军事威胁。

俄罗斯第四版新《军事学说》传递出的信息时间:2015-04-16 来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鱼 本文字数:3538字 图片 1

莫斯科消息:据媒体报道,俄联邦新版军事学说中表明,一些国家对俄罗斯周边国家及其盟国邻国的领土和其内政干涉被列为俄罗斯外部军事的头号威胁。在俄罗斯邻邦国家运用军事力量,违反联合国法规和其他国际法规的行为已经成为主要威胁。该军事学说的全文将於周五在克里姆林宫网站上发布。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26日签署批准新版俄联邦军事学说。这一俄军事力量发展的纲领性文件把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列为俄头号军事威胁,并且首次提出把高精度常规武器作为“战略威慑”手段之一。

  俄总统网站当天公布了新军事学说文本。新军事学说在列举俄面临的主要外部军事威胁时首先指出,赋予北约新的全球性职能,通过北约组织的扩大,将北约成员国的军事机器向俄罗斯边界推进,是俄罗斯面临的主要外部威胁之一。

  2014年,俄罗斯陷入一个集合了油价下跌、卢布贬值、乌克兰危机和西方制裁四大挑战的新困局之中。在这样的背景下,12月26日,普京总统签署了俄罗斯第四版新《军事学说》,为其防御性战略指导加入了几抹强势底色,被外媒视为俄积极回应当前困局的重大军事举措。站在2015年头看世界,希图通过构建“欧亚联盟”战略复兴的俄罗斯,与声称要推进第三个“抵消战略”以抵消掉其他大国增长优势的美国在防务领域隔空对话,为摇摆中的两国关系增添了新的不确定性。

俄罗斯的周边国家及其盟国邻国被作为军事武装力量的策源地,冲突进一步升级,这一点同时被新版军事学说称为实质威胁之一。同时,军事学说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破坏一些国际条约的行为、以及一些违反禁止和限制军备领域国际条约的行为同时纳入主要威胁的范围。

  分析师认为,俄新版军事学说依然是防御性军事学说。

  新军事学说还指出,建立和部署战略导弹防御系统,将破坏全球稳定及导弹与核武器领域现有力量对比的平衡,同时还会引发太空军事化和高精确制导武器系统的部署,也是俄罗斯面临的主要外部军事威胁。

  一场危机带来的重大变局《军事学说》是俄罗斯重要战略规划性文件之一,它集中阐释俄建军、备战和打仗的根本指导思想,是俄基于国际战略形势、国家安全环境、军事领域发展等条件的变化,对军事问题做出的权威回答。新近推出的第四版《军事学说》与2014年爆发的乌克兰危机存在着显性关联。

  更显强硬

  新军事学说列举的其他外部军事威胁还有:外国和国家集团在俄罗斯邻国、俄罗斯的盟国或邻近俄罗斯的水域部署军队和扩大驻军数量;对俄罗斯及其盟国提出领土要求;干涉俄罗斯内政;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导弹技术的扩散以及拥有核武器国家的数量增加;某些国家违反国际协议、不遵守以前达成限制或削减武器的国际条约;违反《联合国宪章》和其他国际法准则在俄罗斯邻近国家领土上使用武力等等。     俄罗斯的外部军事威胁还包括与俄邻近地区国家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和分裂势力扩散,出现新的国际紧张局势热点等。

  每个版本的《军事学说》都是一定历史时期的产物。1993年叶利钦政府颁布第一版《军事学说》时,俄罗斯正秉持“亲近西方”的政策,这份措辞模糊的顶层军事文件尽管提到“外部军事集团”的某些行为“有损于”俄罗斯的国家利益,但只字未提“北约”,反而表示“俄不把任何国家视为假想敌”。然而现实是无情的。1994年1月,北约首脑会议通过了美国提出的“东扩计划”,开启了冷战之后北约最大规模的地缘政治扩张。此后北约一路高歌猛进,直至将势力范围推至被俄罗斯视为“后院”的独联体国家。2010年,面对美国推出核武器升级计划、向欧洲部署导弹防御系统、在俄格冲突中支持格鲁吉亚等一系列“过分”行为,俄在其第三版《军事学说》中高频提及“北约”,指责其“存在全球扩张的强烈倾向”,并正“借助东扩,推进向俄边境部署军事基础设施”。这是俄罗斯首次将北约明确为最大安全威胁。

  新版军事学说的文本长29页,延续2010年版的大部分内容,维持防御性的基调。普京当天召集俄联邦安全委员会会议,新版军事学说在会上获一致通过。

  新军事学说认为俄国内的主要军事威胁有武力改变国家宪法体制,颠覆国家主权,破坏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等。

  乌克兰被布热津斯基称为“地缘政治支轴国”,是俄罗斯屏蔽北约东扩的最后屏障,也是当前俄美地缘政治博弈的战略前沿。近年来,北约东扩节节胜利,乌克兰随之全面倒向西方,放弃了不结盟政策,积极准备加入北约,这一变化迫使俄罗斯重新评估国家安全与发展面临的新现实。2014年,乌克兰危机的演进无疑恶化了本已不睦的俄与西方关系。透过这场危机,志在构建“欧亚联盟”的普京强力反击,暂时止住了北约东扩的步伐,与大力推进“亚太再平衡”的奥巴马直面相向,宣告了后冷战时代的终结,也预示着新的国际政治格局在摇摆中更加趋向多极。从某种程度上讲,第四版《军事学说》的推出正是受到了乌克兰危机的触发,反映了俄罗斯对西方孤立和削弱俄努力的强烈不满。当前,乌克兰危机的影响仍在持续发酵,俄与西方围绕乌克兰问题的博弈也已进入胶着期:谈判桌上,俄、德、法、乌四国首脑今年2月才就长期政治解决乌克兰危机的综合性措施及乌东部停火问题达成新《明斯克协议》;但在谈判桌下,乌东部冲突仍未真正停止,对抗双方仍在相互指责,英美还在考虑向乌克兰提供包括致命性武器在内的各类军事援助。作为回应,俄罗斯2月18日再次向英国南部领空附近的“利益攸关区”派出了图-95战略轰炸机。未来,催生新版《军事学说》的乌克兰危机必将受到该学说颁布政策的影响,俄在危机处置中采取的国家姿态和军事动作,也将以该学说的内容作为基本遵循。

  这份军事指导性文件列举俄罗斯面临的重大安全威胁和俄方可能的应对措施。其中,俄面临的主要威胁包括北约积聚军事潜力、违反国际法行使所谓“全球性职能”,在俄罗斯边境附近扩建军事基础设施,美国在欧洲中部建立导弹防御体系。

  新军事学说保留在本国及盟国受到核武器和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进攻时使用核武器还击的权利。新军事学说同时强调,在俄罗斯受到常规武器的侵略,国家生存受到威胁的时候,俄罗斯同样保留使用核武器进行还击的权利。

  借新《军事学说》向西方“亮剑”与前三版相比,新版《军事学说》有三个值得关注的方面。

  新学说强调,在俄罗斯邻国领土上部署外国军事力量可能用于施加“政治和军事压力”,形成冲突发生和升级的策源地;一些国家干涉俄罗斯周边国家及俄罗斯盟国的邻国内政,违反《联合国宪章》和其他国际法准则,都对俄罗斯构成了实质威胁。

  新军事学说规定,为维护俄罗斯和俄罗斯公民的利益,为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俄罗斯有权在境外使用本国武装力量。

  一是再次圈定北约为头号军事对手,将“颜色革命”视为重要威胁形式。总体看,俄新版《军事学说》仍具防御属性,强调俄只有在穷尽非武力手段之后才会动用武力,原军力运用原则及核武器使用程序均无变化,但在威胁判断等固件上,这一版《军事学说》开宗明义,将北约列在俄面临的14种主要外部军事威胁之首,谴责其全球扩张是违反国际法的行为,对北约成员国的军事设施抵近俄罗斯边界表达了强烈不满。应该说,这一论断是2010版《军事学说》基本安全判断的延续,所不同的是,新版多处提到“邻国”和“接壤地区”,如:向俄邻国派遣军人向俄施压、干涉俄邻国内政、在俄邻国使用武力、在俄邻国颠覆合法政权及建立威胁俄利益的政治制度等内容,凸显出对“颜色革命”的高度敏感。“颜色革命”是21世纪初集中爆发在前苏联和中东地区的新型政治革命形式,是国家间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竞争的集中体现。近年来,受北约东扩与“颜色革命”交织互动的不断挤压,特别是在2014年乌克兰危机的强烈刺激下,俄日益认识到:现有国际安全框架难以保障所有国家的平等安全,强权政治仍是国际关系中的主要语言,价值观和发展模式已成为全球竞争新焦点,美等西方国家正在综合运用各种手段损害俄的国家利益,以达到在地缘政治上瓦解俄罗斯的目的,如:军事上,企图使用武力改变俄宪法制度,破坏俄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非军事上,支持“仇俄势力”通过信息渠道影响俄年轻人,以摧毁俄历史文化传统的延续,特别是爱国精神的传承。这些判断,无疑成了俄调整并出台新《军事学说》以适应外部军事威胁的重要动机。正是基于这种判断,俄罗斯果断介入乌克兰问题,并在危机爆发后向俄乌两国边境地区部署了两万多名陆军兵力和600多架军用飞机,强化了克里米亚地区的兵力部署,这些动作已成为俄加强对周边地区管控和介入力度的重要信号。

  俄罗斯一直关切美国正在研发的“全球即时打击”系统。这种非核武器以高精准度著称,从美国发射后,能在1小时内击中位于全球任何其他地区的目标。新学说把“全球即时打击”系统和北约的导弹防御体系列为破坏战略稳定的因素。

  新军事学说指出,俄罗斯将把对联盟国家成员的军事侵略,以及任何使用武力打击联盟国家成员的行为视为对整个联盟国家的侵略行径予以还击。俄罗斯还将对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国家的军事侵略视为对所有成员国的侵略,将根据条约规定的相应义务采取对应措施。

  二是首提“非核遏制”概念,凸显对高精度武器发展的重视。战略核力量一直是俄罗斯手上的一张军事王牌,但庞大的核武库并没能有效遏制像俄格冲突和车臣战争这样的外部和内部武装冲突。海湾战争以后,特别是近年来国际军事斗争的新现实也迫使俄罗斯认识到,信息化战争具有“信息主导、网络中心、体系作战”的特点规律,作战空间日益向陆海空天网五维空间拓展,高精度武器、无人作战系统、机器人技术等高新技术装备的价值和作用日益凸显。美军大力发展非核高精度战略武器,发展“全球打击”构想,甚至加大太空军事化步伐,存在打破俄依托核遏制构建的战略平衡,使其战略遏制体系面临失效的严重危险。为此,俄一方面继续强化核威慑在其站略遏制体系中的重要作用,进一步强化战略核力量发展,2014年,除升级改造旧有的SS-18等导弹、图-160等轰炸机等外,还接收了38枚新的洲际弹道导弹,列装了一艘“北风之神”核动力潜艇,进行了多种新武器实验,大大提升了新装比例。研发中的“巴尔古津”、全导式多弹头SS-26、“圆锤”海基洲际弹道导弹等,都是俄瞄准与美实现中远期战略平衡的重要手段。另一方面,俄更加重视发展现代化常规武器,将“非核遏制”视为国家战略遏制体系的重要充实手段,与美展开一场名副其实的新军备竞赛。2014年,俄罗斯在高速攻击、防高超音速打击技术方面取得重要突破,还加紧了空基激光武器的研发,常规武器更新速度也明显加快,俄军的武器现代化水平整体提升:陆军大量升级、列装坦克、装甲车辆,空军也对数百架飞机和直升机进行了现代化改造,海军列装了10艘水面舰艇和5艘潜艇;空天防御兵的装备性能也有了大幅提升。

  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俄罗斯和西方关系跌至冷战以来最低点。克里米亚3月并入俄罗斯后,北约与俄罗斯关系趋于紧张。以往版本的俄军事学说中,北约就是俄主要或头号外部威胁,但乌克兰危机促使俄罗斯在这方面更显强硬。

  俄罗斯在1993年和2000年分别出台过军事学说。新军事学说保留了第二版中仍具有现实意义的内容,对当今世界面临的新军事威胁作了阐述,同时包含使用核武器及军事规划和军事装备等内容。

  三是致力竞逐全球公域,开辟北极战略方向。全球公域是国际上对不属于任何国家的公空、公海、太空和赛博空间的统称。近年来,全球公域作为全球供应链循环系统的重要枢纽,战略地位日益凸显。有数据表明,目前海洋年均承载全球货运量的90%;航空业每年承运30亿人次和全球9%的贵重货物。大家已清楚知道,通信、导航、气象、探测、侦察等都离不开太空;赛博空间已成为信息社会存在和发展的重要依托。主要国家纷纷进军全球公域,使这一领域成为当前全球竞争的一个新热点。美国将其视为“美与对手作战的主要领域”以及“美军全球力量投送的重要赋能工具”,全面进军全球公域。俄罗斯也紧紧抓住北冰洋这一抓手,积极参与全球公域竞争,力图通过开辟北极战略方向,牵制美国和西方,缓解北约东扩带来的战略压力。传统上,俄将北冰洋视为欧洲和大西洋的自然延伸,是事关俄国家核心利益和“自然资源战略基地”。新版《军事学说》首次明确将扞卫俄在北极地区的国家利益作为军事力量平时的主要任务,将北极作为俄罗斯第五大战略方向。

  就俄新版军事学说,北约发言人瓦娜·伦杰斯库回应,这一军事联盟“不对俄罗斯或其他国家构成威胁”,北约采取的措施出于防御目的,旨在维护成员国安全,适当且遵循国际法。

  2014年12月,俄以北方舰队为基础新组建的北方联合战略司令部正式运转,将相关军区位于北极内的陆军和空军部队纳入麾下,统一指挥该方向所有作战力量。俄还斥巨资在该地区建设机场、海军基地、航空兵靶场、雷达阵地等设施,不断加强北极地区军事部署,同时积极在北极地区开展海军陆战队与摩步旅侦察和联合军演。由此可见,俄罗斯在北极频频动作,无疑是其应对西方战略挤压、向国际竞争新领域预置作战力量、彰显军事存在的有力举措。

  “非核”威慑

  新版《军事学说》所透露的以上三点重要信息,反映了俄罗斯武装力量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建设运用的重点。透过这个学说,我们看到的是俄在向西方“亮剑”,以军事手段强力反击西方的战略挤压,宣告其推动国家战略复兴的意志和决心。普京在2014年的《国情咨文》中强硬指出:“任何国家都无法取得对俄罗斯的军事优势”,“我们有足够的力量、意志和勇气来保护我们的自由”,“哪怕一些国家政府试图在我们周边打造一个新的铁幕”。

  新版军事学说保留了俄罗斯核武器的使用条件,同时首次提出把高精度常规武器作为“战略威慑”手段。

  新版《军事学说》的示强与这一表态高度一致,符合俄罗斯的民族心理需要和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政治外交风格。没有意外,只是证明。

  根据这一军事指导方针,如果敌对方首先对俄罗斯或其盟友使用核武器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或运用常规武器侵犯俄罗斯以至“威胁俄罗斯的生存”,俄方可以运用核武器予以回击。

  同时,新学说提出,俄方可以运用高精度常规武器实施“战略威慑”,不过没有明确说明使用这类武器的时机和方式。高精度常规武器包括地对地导弹、空中或水下发射的巡航导弹、制导炸弹、炮弹。

  俄罗斯军事分析师亚历山大·科诺瓦洛夫告诉美联社记者,以常规武器实施“战略威慑”的说法比较模糊,可能指向俄罗斯正在研发的某些新型武器。

  他说,俄方研发的一些武器系统可能会让北约发动“出其不意先发制人”袭击的计划失效,因为这种做法将招致俄方的猛烈报复。同时,这些武器系统将让俄罗斯在不使用核武器的前提下令敌方屈服。

  防御为主

  军事分析师认为,尽管把北约列为头号威胁,俄新版军事学说依然没有改变俄罗斯防御为主的军事思想内核。根据新学说,只有化解冲突的“全部非暴力选项”失效,采取军事行动才正当合理。

  同时,新学说提出,爆发“针对俄罗斯的大规模战争”可能性已经降低,而领土争端、干涉他国内政,在太空使用战略武器等破坏稳定的风险正在增加。

  新版军事学说呼吁俄方积极参与独立国家联合体、上海合作组织等地区组织活动,保持同欧洲联盟和北约的平等对话,强化与金砖国家组织的协作,推动在亚太地区建立新安全模式,确保俄罗斯的太空防御能力以及在北极地区的国家利益。

  三次更新

  这是俄罗斯自普京2000年首次执政以来第三次更新俄联邦军事学说。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1993年11月首次出台军事学说,以指导应对冷战后战略环境变化。俄罗斯当时乐观地认为,俄外部没有假想敌。然而,随着美国主导的北约不断东扩、尤其是科索沃战争的爆发,俄罗斯认识到,原有军事学说已经不符合俄罗斯所处战略地位,依据这一学说建设的军事体系已经不能保证国家军事安全。

  2000年2月,俄联邦安全会议在时任代总统普京主持下大幅更新军事学说,从军事政治、军事战略和军事经济三部分基本理论全面阐述新世纪维护俄国家安全的主要构想,重新提出美国主导的北约是俄最大外部威胁,重新强调发展核威慑力量。

  2010年,俄罗斯再次更新军事学说,认为北约东扩、美国建立和部署战略导弹防御体系是俄罗斯面临的主要外部军事威胁。(新华社特稿)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网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俄版防务报告出炉,军事学说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