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加索眼中的齐白石,张大千和毕加索初次见面

来源:http://www.lxdregister.com 作者:世界历史 人气:136 发布时间:2019-11-06
摘要:毕加索眼中的齐白石 毕加索被视为世界绘画大师,在巴黎的中国艺术家中却流传着毕加索不敢去中国,因为中国有个齐白石的说法。 张大千在中国近代画坛中,最具有传奇色彩的一位

毕加索眼中的齐白石

毕加索被视为世界绘画大师,在巴黎的中国艺术家中却流传着毕加索不敢去中国,因为中国有个齐白石的说法。

张大千在中国近代画坛中,最具有传奇色彩的一位画家,他喜欢全世界游历,每个时期画风不一样,到晚年把中国画风融入西方的画风,泼墨和国画融为一体,张大千在世界的画坛上都非常具有名气,在西方被誉为“东方之笔”。在西方人的眼里,只有毕加索能与张大千比,给了极高的评价。

张迎高

说是1956年,张大千游历欧洲来到巴黎,欲拜谒毕加索。一开始有人婉言相劝,说毕加索性格孤傲古怪,他要是接待您,一好百好,假如您被拒之门外,有失身份。另一种说法是,张大千曾前后拜访毕加索三次,才最终见到毕加索。

图片 1

  谈到齐白石,对这位“中国人民杰出的艺术家”、“世界文化名人”,不少中青年也许感到不熟悉,这里只从外国画家对他的评价说起,谈谈白石老人的影响。

毕加索在私宅接待了这位来自中国的大胡子画家,并搬出五本画册。这些画册每册有三四十幅画作,竟全是毕加索本人临齐白石的作品。张大千一翻阅,有的画作几可乱真,即便看似随意的作品,也有常人难及之处。可见毕加索在中国画上倾注了心血,下了真功夫。

张大千在巴西旅居了17年之年,因常年各个国家游历,他曾在1956年有幸在巴黎见到毕加索,当时张大千57岁,而毕加索75岁。毕加索在西方艺术界是最具有创造性和影响最深远的艺术家,是现代绘画派的创始人。张大千曾请中国旅法画家赵无极和卢浮宫博物馆馆长联系毕加索,想前去拜访,但因为毕加索脾气古怪,两个人均没有把握。张大千又请了翻译亲自联系,毕加索给了他肯定的答案。

  西班牙艺术大师毕加索曾说:“我不敢去你们中国,因为中国有个齐白石。”

毕加索询问张大千对自己作品的看法。张大千直言不讳,告知他,他的画其余都好,只是对中国毛笔性能的了解和笔法掌握还略欠缺。中国毛笔的运用自有一套技术章法,叩开其门,才能登堂入室。张大千随即给毕加索讲述毛笔的运用、中国画设色的门路、墨色的调和以及中国画的意境表达手法与含义。毕加索认真听后对张大千说:我最不懂的就是你们中国人为什么要跑到巴黎来学艺术。他还补充说:如果你们东方的艺术是面包,我们只能是面包渣!

图片 2

  齐白石是我们所崇敬的大师,“是东方一位了不起的画家!”(毕加索语)。齐白石与吴昌硕、黄宾虹、潘天寿等不同,齐白石不是一位传统意义上的文人画家,其成功之处在于:他从文人画家统治了数百年的中国画领域,以一个农夫的质朴之情、以一颗率真的童子之心、运老辣生涩的文人之笔,开创出文人画坛领域前所未有的境界。这种境界,得到了传统文人阶层与广大平民百姓的交口称赞,从而确立了齐白石在画坛上的历史性地位。他的绘画充满了泥土芬香、生活气息,其作品既师造化又师古人,达到了民间艺术与传统艺术的统一,写生与写意的统一,工笔与意笔的统一,无限生机跃然纸上。

张大千和毕加索谈起艺术,毕加索认认真真地说:我认为,在这个世界上能谈艺术的,第一是你们中国人,其次是日本人,而日本的艺术又源自中国,第三是非洲黑人的艺术。对齐白石,毕加索极为敬重:齐白石先生是你们东方一位了不起的画家!齐白石先生水墨画的鱼儿没有一点色,只用一根线去画水,却使人看到了江河、闻到了水的清香。那墨竹与兰花更是我不能画的。据说张大千诚邀毕加索有时间造访中国,告诉他很多中国普通老百姓都知道他的名字。毕加索半开玩笑地说:我不敢去中国,因为中国有个齐白石。

张大千和毕加索

  1956年6月张大千曾去拜访毕加索,三次而不得接见。张大千是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画家,最后还是见到了毕加索,毕加索不说二话,搬出一捆画来,张大千一幅一幅仔细欣赏,发现没有一幅是毕加索自已的真品,全是临齐白石的画。看完后,毕加索对他说:“齐白石真是你们东方了不起的一位画家!……中国画师神奇呀!齐先生水墨画的鱼儿没有上色,却使人看到长河与游鱼。那墨竹与兰花更是我不能画的。”他还对张大千说,“谈到艺术,第一是你们的艺术,你们中国的艺术……”“我最不懂的,就是你们中国人为什么要跑到巴黎来学艺术?”西方一位大画师,这样评价齐白石,由此可见齐白石的价值。

齐白石的绘画是中国近代绘画风格流变的主要代表,他突破中国民间画、文人画、宫廷画之间的森严壁垒,以一个农夫的质朴之情、一颗率真的童子之心,运老辣生涩之笔,开创出中国画坛前所未有的境界,得到社会各个阶层的崇敬与称赞。齐白石的绘画精神既师自然又师古人,写生与写意统一、工笔与意笔并蓄、传统与现代融汇,笔法炉火纯青,意境质朴无暇,是近代少有的大手笔,在世界画坛上具有历史性地位。

两个人见面后,毕加索用了他最高的礼仪来见张大千,他以往夏季从不着上衣,穿上了衬衣,又穿上皮鞋。两个世界级大师,虽然画风不同,创作思维不一致,但是相似的绘画经历,对艺术抱着相同的观点,让两个人的友谊得到升华。

  齐白石把生活中感兴趣的和较熟悉的一切事物统统都搬进了他的画面上。他的选材突破了单纯的民间画、学院画之间的森严界限,历史上从未有过任何画家具有他这种罕见的表现现实世界的热情,他把平凡普通的事物作为画材从而使自己的画达到了空前的丰富。

在巴黎,我有时和中法艺术家聊天,他们对中国传统艺术的评价经常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法国很多画家认为,中国画博大精深,精妙深邃自成体系,有很多想学却学不到的东西,由于离自己的生活太远,他们想了解和学习中国画,必须要从全面了解中国文化开始,多表示有时间一定会学中国画。不少华人艺术家认为,中国传统绘画本身已经过时了,是一种僵死的艺术,与现代人生活脱钩,跟不上时代发展,被时代淘汰了。研习中国传统绘画是浪费时间。

图片 3

来源:湖南日报

这样的情形在国内画家中也为数不少。我总想,作为中国艺术家,却对中国的民族艺术妄自菲薄,这得有多大的胆量和能耐!以毕加索的天才,他起码对中国艺术与中国画家抱有一份敬意。退一步讲,毕加索虽然在艺术上开拓进取、标新立异,颠覆了西方传统绘画意识,是西方画家中对传统最彻底的叛逆者,但毕加索对传统绘画是心存敬畏的。在向传统发起冲击之时,他在传统绘画上的造诣已然堪称一代大家了。毕加索曾说:我在年轻的时候画的画就已经和拉斐尔一样好了。我在巴黎,曾经留心过毕加索青少年时期的作品展,其素描功力、色彩运用、意识感觉绝不比那时的传统绘画大师逊色。

毕加索

要是能活到现在,毕加索也许会说:我不敢去中国,因为中国都不承认齐白石了!

毕加索很崇拜中国的齐白石,花了很多精力去学习中国古老的国画技术,画的很用心,但是因为不太了解中国国画的笔韵,只是象形而没有意境。齐白石是非常不待见张大千的,因为张大千年轻时,画了很多仿画,卖给别人以求谋生。但是张大千并没有放在心上,在毕加索前面,指出了毕加索对中国国画的缺陷,也对齐白石进行了高度的评价。毕加索说:齐白石先的画水中的鱼,没有用一点色,也没有画水。却使人看到江河,嗅到了水的清香,真是了不起的奇迹。

图片 4

齐白石

两个人临别,毕加索送了张大千称赞不己的《西班牙牧神像》给张大千,这副画当时拿回去,很多私底找张大千用几十万的美金要买下,但张大千始终视如珍宝,一直挂在家中客厅。

图片 5

之后不久,张大千为毕加索画了一幅《墨竹》送给他;世人都知道张大千最擅长的是荷花,但是为何不画荷而画竹呢?原因有三:一是毕加索曾在张大千前面感叹,“我没有去过中国,我很想付出......我可能永远都不能画中国的墨竹兰花了”。二是竹子是岁寒四君之一,它代表张大千和毕加索是君子之交。三是,墨竹最能体现中国画的用笔特点,从中可以窥见中国画的奥妙和意境。

图片 6

两位中西画坛巨子的见面,当时的巴黎和新闻界称:艺术界的高峰会议”并对他们的友谊加以渲染。当人们在热议时,而两位当事人,已经深醉于自己的绘画世界里去了。任世间有多喧哗,我犹在我的画里翱翔!!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网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毕加索眼中的齐白石,张大千和毕加索初次见面

关键词:

上一篇:中国外交信使的惊险旅程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