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河马却为何,小河马能驱赶得了谁

来源:http://www.lxdregister.com 作者:世界历史 人气:74 发布时间:2019-11-01
摘要:原标题:岸上大鳄鱼被小河马欺负,追赶到水里,母河马却为何“教训”起小河马? 在非洲大草原上,鳄鱼、野牛和河马虽然没有狮子那样威名,但它们也是霸王级动物,一样具备非常

原标题:岸上大鳄鱼被小河马欺负,追赶到水里,母河马却为何“教训”起小河马?

在非洲大草原上,鳄鱼、野牛和河马虽然没有狮子那样威名,但它们也是霸王级动物,一样具备非常强的危险性。近日,在南非克鲁格国家公园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画面:一头小河马很勇猛驱赶了鳄鱼,以为全世界都怕它,当它准备驱赶水牛后,很快就后悔了,被水牛吓得赶快闪躲进水里。

托孤

每年,当盛夏来临之时,非洲赞比亚大裂谷里的温度都会急剧上升,高烧不退,河滩里的水位会跟着下降得非常厉害。用不了多久,生活在这里的所有动物都会面临着一个同样的艰难挑战,那就是如何争抢到日益短缺的水,以保证自己在下一个雨季到来之时不被渴死。 对于大部分时间都要泡在水里的河马和鳄鱼来说,尤其是如此。在河水充足的时候,河马和鳄鱼相安无事,它们会各自守在自己的地盘上怡然自得,但是,现在水越来越少了,为了生存,它们之间的夺水之战在所难免。由于鳄鱼更适合在水中,因此很多时候河马们都是战败方,无功而返,无水可喝。 当一头河马夺水失败导致最终缺水而死在河滩上后,一旦夜幕降临,鳄鱼便会迅速地朝它聚集过来,打算将死掉的河马饱餐一顿。但是,聚集过来的鳄鱼必须耐着性子等上十几个小时,因为,每一头河马死掉后的第一天晚上直到第二天中午前的十几个小时里,都会有同族的其他许多河马过来给它站岗,守护在它的身边,以便不让鳄鱼、狮子等食腐动物前来啃食。 前来站岗的包括一些刚出生不久的小河马,它们由父母带着。可能是由于尚不懂事,不懂得失去族人的痛苦,这些小河马对站岗并不是太感兴趣。相反,它们会对聚集在一旁,一动也不动的鳄鱼很有兴致,它们会毫不畏惧地走过去,然后用嘴舔、用鼻子蹭、用头拱鳄鱼。 而更奇怪的是,鳄鱼居然会对小河马们的挑衅毫无反应,它们既不躲避也不还击,任由小河马们胡作非为,此时,作为河马的父母们也不前去阻止。 当第二天来临之时,阳光开始普照整个大峡谷,美美睡了一觉的小河马们又来了精神,像昨晚一样,它们又开始戏弄在一旁的鳄鱼,依旧是舔呀、蹭呀、拱呀,甚至有的还敢用脚踢。但是,这次鳄鱼们的反应却是完全的不一样,仿佛它们之间都有某种特定信号似的,导致所有的鳄鱼会在同一时刻,突然对骚扰它们的小河马们发起回击用它们牙齿上那足以在瞬间断裂所有骨头的强大咬合力,咔嚓一下,在几秒钟内,将小河马们统统毙命! 等小河马的父母们发现后,一切都已经迟了,小河马们到死都不会明白为什么昨晚上还是软柿子的鳄鱼,今天怎么一下子就能要了自己的命?小河马的父母们同样也不知道为什么。 原来,当夜晚来临,阳光退去,大峡谷的温度开始下降,鳄鱼的体温也会跟着骤降,然后进入深深的睡熟之中,之后便对外界的反应非常迟钝。但是只要等到白天一到,气温一旦上升,鳄鱼就会很快恢复过来,变得精神百倍。只不过,此时的它们故意伪装成和昨晚一样,一副痴呆迟缓的样子,以便等待小河马们靠近,然后突然发起有效的攻击,狡猾的它们太了解对手了! 鳄鱼的这一招数果然屡屡得逞,每年盛夏之时,同样的一幕都会在赞比亚大裂谷上演,小河马们不断被毙命夭折。而让人感到遗憾的是,作为小河马的父母们却并没有从中吸取惨痛的教训,它们从来没有抽出一点时间来,认真研究一下鳄鱼,摸透对手的特性和伎俩,然后给出有效的应对措施。它们稀里糊涂只知道为死去的族人站岗、防卫,却忘了要为那些活着的幼小的子女们筑起一道生命的保护网!

在非洲的一个野生动物保护区内,在岸上,一对河马母子和一头鳄鱼夹路相逢,河马母子正准备到岸上吃些植物,而鳄鱼不敢太远离水里,正准备往河里去,它们立即对峙起来,谁会首先让路?

一群鳄鱼在岸边晒太阳,鳄鱼是冷血爬行动物,每天都需要一段时间来晒太阳提高温度。这头小河马也确实是有些胆大,竟然完全无视这群鳄鱼,追着一条鳄鱼怒咬,吓得鳄鱼只能狼狈逃进水里,要不是鳄鱼还要晒太阳,还要预防母河马的攻击,鳄鱼是不会对小河马手下留情。

        一个时辰过后,半精灵村梅博家。

图片 1

图片 2

  “梆梆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正坐在客厅的梅博急忙站起身来去开门,可他还没走到玄关,一个穿水绿色精灵装的小女孩已经闯了进来。

母河马的小眼睛很“鄙视”看着大鳄鱼,在水里鳄鱼不是河马的对手,在岸上大鳄鱼就更加不是大河马的对手。鳄鱼赶快远离,大河马无视着大鳄鱼,但调皮好玩的小河马可不愿就这样放走大鳄鱼,不断上前挑衅大鳄鱼!

当驱赶完鳄鱼,小河马以为这一片区域都是它的地盘了,看见一头非洲野牛过来河边喝水,又气势汹汹冲上去挑战野牛,野牛可不畏惧小河马,野牛的脾气也是非常暴躁火爆,看见小河马不知天高地厚,追着小河马冲撞过来,小河马看见野牛体型那么大,气势那么猛,才知害怕,吓得赶快躲进水里,寻求母河马的保护。

  这小女孩是一个半精灵,名叫蕾妮,是邻居威尔九岁的女儿。她有一头柔美的金色长发,鹅蛋小脸上嵌着一双绿宝石般的大眼睛。

图片 3

图片 4

        “比莉婶婶……”蕾妮的声音有些发抖,也许是受到过度惊吓,本来雪白的脸上,蓝宝石色的毛细血管时隐时现。她惊慌得都没看清眼前是她的梅博大叔,“比莉婶婶……河……河里……怪物……好多怪物……”

要不是看在大河马的份上,看在小河马在母河马的视线内,大鳄鱼早就对这头小河马发动攻击,但有母河马在,大鳄鱼不敢放肆,只能认怂,任由小河马欺负,大鳄鱼只想尽快安全回到河里!

鳄鱼和野牛,小河马能驱赶得了谁?结果出人所料!这三者脾气都是比较暴躁的,攻击性比较强。而小河马也很容易遭到鳄鱼攻击猎杀,所以母河马仅让小河马在它看得见的范围内活动,保护它们不受到伤害!

  梅博瞬间想起午餐前多翡河的景象。他俯下身来,紧紧的抱了抱蕾妮,然后快步出了门走向河沿,并隐隐感到不安。那根“枯木”忽然带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还有那只小篮子。

图片 5

关注六维大自然 顺其自然认识大自然!

  “啊天!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梅博看到多翡河里的景象后大吃一惊,几乎站都站不稳了。

大鳄鱼迅速钻进水里逃走,而小河马还是太年轻了,也一股脑跟着跳进河里,根本就不管鳄鱼最善于就是河边偷袭,在岸上大鳄鱼被小河马欺负,在水里,大鳄鱼就会展现食肉动物的凶猛,甚至不把母河马放在眼里,展现冷血动物的本能猎食小河马!

(图片视频来源网络 侵删)

  多翡河中央漂着一根巨大的“枯木”,就是梅博先前看到的长着树瘤前突的那根。在离“枯木”远远的河面上,整整齐齐浮着十几根同样的、但个头要小一些的“枯木”(并无树瘤前突)。其实它们也很巨大,但中央那根实在太大了些,而且它们距离梅博更远,相比之下,反而觉得它们太小了。

图片 6

  如果几根木头就把梅博吓得站不稳的话,那绝对不是木头,或者梅博亦不是半精灵了。

母河马看见小河马跳进水里,却一脸惊恐,小河马不知道鳄鱼的本性,但母河马见识得多了,母河马一边赶过来,一边怒吼起小河马,好像在“教训”小河马太轻敌,更加害怕小河马被大鳄鱼偷袭!

  半精灵梅博确定,这些漂浮的“枯木”,其实是一群体型巨大的鳄鱼!别看它们露在水面的面积非常小,百分之八十的身体可都藏在水下呢。而中央的那根更大的,绝对称得上是鳄鱼王!这个庞然大物,仅仅露出水面的部分就有八米多,梅博算了一下,这条鳄鱼王最少十五米长!

图片 7

  就在他惊魂未定的当儿,那只靠在鳄鱼王嘴巴顶端的巨大瘤子上的白色小篮子里,露出一张可爱的婴儿小脸儿!

母河马游到小河马的身旁,近距离保护小河马,避免小河马受伤,有母河马在旁,大鳄鱼再冷血,都不敢过来偷袭,毕竟河马的獠牙长达几十厘米,足以咬穿鳄鱼的盔甲!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装着婴儿的篮子为何会到了鳄鱼的背上?鳄鱼又为何一反常态,游到多翡河的下游来呢?

图片 8

  其实这些问题很简单,至少鳄鱼王海柔尔觉得是。

母河马为保护小河马,这个时候会变得极具攻击性,性情变得非常凶恶,仅让小河马在看得见的范围内活动,保护小河马不受到伤害,母河马也不会纵容小河马太顽皮,有时会用巨大的身躯来阻挡它出去玩,有时干脆用大嘴巴来“教训”它!

  事情还要从前天下午说起。

(图片来源网络 侵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那天下午,鳄鱼王海柔尔悄悄的,而不失威严的游出它的“寝宫”一珍珠湖。这个湖是由多翡河中游的一条支流汇成的。海柔尔决定来一次私访,体察多翡河的“民情”。这一带水域都是它的领地,它的子民囊括了鳄鱼、巨鲟、电鳗、电鲶和巨鲤等大型鱼类。而其它较小的鱼类,都被它的子民称为“被食者”。当然,鳄鱼王是不屑吃这些在它眼里如同沙粒般渺小的鱼类的。它的三餐,是贸然闯入领地的大型动物,甚至是体型都比它稍大一点的未成年恶龙。

责任编辑:

  可是海柔尔的身体太明显了,游出“宫殿”十几步,便被手下发现,这一队鳄鱼“御林军”不敢惊动鳄鱼王,远远的跟在鳄鱼王身后加以保护。

  鳄鱼王悠闲地游到多翡河的主流上去,它忽然发现在它的鼻子上,就是嘴巴前端的瘤状前突那里,有个白色小篮子。这个小篮子在它眼中,就好比石榴籽一样渺小。它并没有引起鳄鱼王的注意。

  海柔尔继续在多翡河的中游慢悠悠的游弋着。与其说游,不如说在顺着河水漂流。河里发现这个庞然大物的鱼类都远远的躲开了,保括它的臣民。它们都知道,这位君王可是喜怒无常。何况怒的时候要比喜的时候多得多。

  鳄鱼王发现靠河岸的水里有一只幼小的河马。这使它突然心血来潮,准备把小河马当做晚餐前的点心。因为,一直有一群脾气暴躁憨直的河马生活在它的领地里,但却一直不服从它的统治。

  鳄鱼王决定给这群河马一个教训。它悄悄的找准方向,深度下潜,只把鼻子和小片背脊露出水面,然后向那只小河马悄悄游了过去。

  小河马仍然在靠近岸边的河里愉快地戏水,丝毫没注意到,那个在身边的,像爆炸前倒数最后十秒钟的核弹一样,巨大无比的危险。

  距离小河马还有十步、七步、二步……鳄鱼王缓缓抬起上颚,做着迅速扑过去前三秒的准备动作。三秒、两秒、一秒,鳄鱼王仿佛已经感觉到嫩滑的小河马肉在口中融化的那种美妙。

  说时愈迟,那时愈快。就在鳄鱼王已经暴露的大嘴巴朝小河马咬过去的瞬间,时间仿佛静止了,鳄鱼王绝对无法相信的事情却发生了。它清楚的看到了鼻子上那个“半个白石榴籽”的里面,有一个婴儿在冲自己微笑。而且这个婴儿眼睛里的瞳仁本来是黑色的,忽然一下子变成了银色,然后发出一道发出柔和的银色光芒。

  鳄鱼王也不相信,自己的眼力竟然变得这么好。在它眼中,能看到那个比“半个石榴籽”还小些的婴儿,已属不易,何况是婴儿的瞳仁?

  但此时婴儿在鳄鱼王眼里的显眼程度,已经和珍珠湖没有差别了。这时候,从婴儿瞳仁里发出的银色光芒,射进鳄鱼王的眼睛里。

  鳄鱼王脑袋里“呲咔”一声轻响。然后它惊怒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在急剧的缩小!糟糕,这是什么情况?!

  鳄鱼王庞大的身体很快就小了一半,而且还在不断缩小,好像永远不会停止。

  它很想张大那长满八十八颗牙齿,每一颗牙齿都像一把死神镰刀的巨嘴发出一声咆哮,还想用力甩出身后的巨尾。这一咆哮声若在平时,就是恶龙听到也会胆战心惊;这一巨尾之力则会使多翡河的河水逆流。

  但结果它只发出很小的叫声,这叫声听起来就像刚孵化出来的的幼鳄初次鸣叫。

  鳄鱼王极为绝望的发现,它的身体已经和眼前小河马的脚掌差不多大小了。小河马听到它的叫声,拔脚就冲它踩过来。经过大惊大怒、情绪波动太大的鳄鱼王海柔尔早已经不起任何风吹草动了。那只河马的脚还未踩实,它就晕过去。

  “海柔尔,我可怜的小宝贝,快醒一醒……”一个异常熟悉的声音温柔的说。

  海柔尔感觉被一大盆凉水当头淋下,它苏醒了。

  “这是哪儿?”

  睁开眼的海柔尔发觉自己正趴在一条河流的岸边,眼前是一只巨大的鳄鱼脚。它循着脚抬头看去,一只与变化前的海柔尔差不多大的母鳄正望着它,眼神中透出母性的温柔和亲切。

  “妈妈!”海柔尔发现自己声音变得如儿时般稚嫩,而身边的场景是那么遥远却又那么熟悉。最后,它得出一个连它自己也非常吃惊的结论:它回到了自己的童年!

  “是的,一定是在做梦。”海柔尔想。

  “刚才饿晕了吧?”巨鳄轻轻地对它说:“刚孵化出来都是这种情况。没关系的,马上就有一大群高鼻羚从这里横渡。你只需在这河里埋伏好,等它们一过来,你就找一只落单的,将它的喉咙咬断,先畅饮鲜血,呵呵,那滋味儿多美妙!然后你就可以大餐一顿,如果一只你嫌不够,那就再咬断另一只的脖子……放心吧,只要你勇敢的扑上去,整群高鼻羚都会是你的。”

  “但是……海柔尔忽然说:“我有妈妈,它们就没有吗?它们的妈妈找不到它们怎么办?”

  这句话由海柔尔口中说出来,却连说话者本人也大吃一惊,觉得大不可思议。它怀疑这句话是不是自己所说。以前在多翡河中上游称霸的鳄鱼王海柔尔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那时候,一口气吃掉半群高鼻羚对于它来说小菜一碟。就算刚饱食完,只要它想找点乐子,也可以命令手下把剩下的高鼻羚围在一起,而自己会将这群可怜的植食动物戏弄一通,然后全部咬死。在那时,连恶龙都敢招惹的它,有着绝对的战力和残暴的性情。

  而如今的海柔尔发现,不仅自己的身体变回了婴儿时的模样,而且连自己的性格也同步变回到婴儿时。最最重要的是,它已经很自然的认为,咬死一只无辜的生命都是很残忍的事情,更不必说把这只动物吃掉啦!

  如果这时有位朋友听到这对鳄鱼母子的谈话,也许会提前得出“人之初性本善”的结论吧,但也更能打击另一位认为“人之初性本恶”的仁兄。

  “傻孩子,你天生就是吃它们的。何况,你不去吃它们,你会饿死的。”

  “我宁愿跟它们一起吃草!小草被吃掉上面的叶子和茎,还会重新发出来。但是高鼻羚的颈部被咬断,还指望能长出一根完好如初的脖子吗!”小海柔尔说得斩钉截铁。它被自己的坚定语气吓了一跳。

  “你说的对,但你不吃它们,你怎么能长成我这般巨大强悍的身体?又哪会有实力变成连恶龙都忌惮三分、称霸一方的鳄鱼王呢?你将来就是多翡河的王者,这河里的所有生物,都会供奉于你,它们都是你的奴仆。”

  “我不要和恶龙打架,我也不会去统治别的动物,我不需要它们的供奉,也不需要它们来侍候我。如果非要和它们打交道,我只想开开心心的和它们做朋友。”

  小海柔尔话音刚落,周围突然异常明亮,它不得不闭起眼睛。

  等海柔尔睁开眼睛,身边哪有它母后那庞大的身躯?它眼前只有一只正在发抖的小河马。更精确的说,这只受到过度惊吓的河马距离它的嘴巴非常近,一动不动就像砧板上待切的肉。

  鳄鱼王惊喜的发现,它那充满力量的庞大身躯,又回来了,也回到原先的场景中。刚才它似乎打了个盹儿,做了一场怪梦,梦见孩提往事。而这场梦从发生到结束只在瞬间。因为如果做梦用的时间长一点儿的话,小河马早就逃之夭夭了。

  恢复原状的海柔尔气势汹汹,它要寻找到对它施了催眠的小婴儿,必须让那个小混蛋知道,触犯鳄鱼王王者威严的后果只有一个。

  其实不必寻找,小婴儿此刻仍好好的呆在海柔尔的瘤状鼻子上,他还在保持着原先那个表情,对着海柔尔微笑。

  海柔尔此刻极为得意,一切都掌控在它手中。它已经在心里盘算好了,先轻轻甩动嘴巴,把这个古怪的小婴儿甩到河马那里,然后眼一闭嘴一张将他们两个全部当晚餐吃掉。事先闭上眼睛是为了防止再受到那个可恨的瞳光的迷惑。

  虽然海柔尔要把他们当做正餐,可是与平时相比,量还是着实少了点。

  可海柔尔还没有行动,它的心里突然闪电般的出现一个问题:

  “小河马和小婴儿没有妈妈吗?我如果把他们吃了,他们的妈妈找不到他们怎么办?”

  海柔尔内心犹豫了,它想起刚才在梦中与母亲的谈话。它认为自己说的是对的。它不能吃掉小婴儿和小河马。他们本来是好好的、自由自在的生活着的。

  海柔尔最后决定,放过小河马,并将小婴儿送到他妈妈那里去。在这一刻,就像一名残暴的嗜血王者破茧化蝶般变成了慈悲的食斋僧侣那样,凶残的鳄鱼王完全蜕变了。

  鳄鱼王从小婴儿的外貌来判断,他应该不是森林里行踪飘忽的精灵的后代,有可能是下游半精灵村落里遗失的孩子。

  鳄鱼王决定将小婴儿护送至半精灵居住的地方,它匆匆往多翡河下游游去。它的手下也远远的继续跟随着鳄鱼王。

  时间接近凌晨,只见多翡河中一根巨大“枯木”飞快的向下游冲去。如果是眼力好的精灵或半精灵,还可以看到枯木前端有一个白色婴儿篮。以鳄鱼王的速度,第二天下午就会到达威戈瑞尔,就是那个半精灵栖息的村落。

  在这段时间里,多翡河里的一个鱼群集体发疯了。这是在鳄鱼王旅程中发生的一个小插曲。

  这群鱼类本是鳄鱼王领地里一群“打家劫舍”、无恶不作的“水匪”,它们是一群凶猛的食人鱼。它们的数量不多,却条条凶悍无比。

  这群“水匪”由食人鱼领袖率领着,准备趁着夜色的掩护,袭击一群高鼻羚。那群高鼻羚正打算横渡多翡河。它们把横渡地点选在了一个水流湍急,河面却非常窄的地方。

  食人鱼早早埋伏在这个渡口上游附近的水下,打算等羚群渡过一半的时候就动手。它们口咬水草,就像衔枚的古代战士,不出一丁点儿动静。不过口咬水草的主要作用是防止被湍急的河水冲走。

  高鼻羚群在河边徘徊着,它们也知道河中有危险。几只大胆的强壮公羚先下水探路。

  食人鱼群静静的等待时机。但这时鱼群后却方骚乱起来。鳄鱼王来了!整个食人鱼群感受到一股冰冷而强大的王者威压,都战栗起来。食人鱼领袖倒吸了一大口河水,它下令:都分散隐蔽,让鳄鱼王过去。

  它们虽然不服鳄鱼王的统治,也绝不敢跟一餐能吃半群高鼻羚的怪物面对面挑战!那个大家伙一餐比它们整个鱼群吃的多得多。这是实力的绝对差距。

  鳄鱼王出现了。它仍伪装成一截枯木,利用河水的流向漂浮过来。它没有吃晚饭,所以要节省体力。

  食人鱼群都看见鳄鱼王鼻子上的人类婴儿。它们惊呆了:人类婴儿竟然好好的,没有被凶残的鳄鱼王吃掉!

  鳄鱼王看见了食人鱼群,也看到高鼻羚群在此处渡河。它决定帮助高鼻羚。

  虽然鳄鱼王在水中会被食人鱼发现,但高鼻羚从岸上看它的话,那绝对是一根毫无危险的巨大“枯木”!

  几只高鼻羚被漂过来的“枯木”吓了一跳,连忙窜回岸上。而此时这根“枯木”竟然在激流中横了起来,成为一根“独木桥”。

  羚群试探了一番,确认“独木桥”毫无危险后,一只只都跳上去,快跑到河对岸。有许多高鼻羚在过桥时,还惊奇的回头看了“树瘤”上的小婴儿一眼。

  小婴儿不知什么时候就睡着了,面孔依然带着微笑。鳄鱼王海柔尔也奇怪,经过的羚群竟然没把他吵醒,而且他很久米水未进,小脸上也没有不舒服的表情。

  鳄鱼王帮助羚群渡河——若非这个事实明摆在眼前,食人鱼群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它们觉得有两种可能,或者是鳄鱼王发疯了,或者疯掉的是它们自己。它们了解过去鳄鱼王的残暴血腥,所以更相信后者。

  于是眼睁睁看着本来即将到嘴的美餐离去的食人鱼们集体疯掉了,包括在羚群过桥时还在得意的发表“鳄鱼王伪装成独木桥是一种一举吃掉整个羚群的高级战术”看法的食人鱼领袖。

  河里有一条巨鳗目睹了此事件全过程。事后它总结了食人鱼发疯的原因,虽然这亦是一种猜测:食人鱼见到即将到嘴的食物,大喜;鳄鱼王捕食活动被鳄鱼王搅黄,大悲;见到鳄鱼王情愿当桥让众羚踩过,大惊;见到羚群安然离去,大失。食人鱼经受不起如此剧烈的心理波折,因此发疯。

  远远跟在鳄鱼王后面的众鳄,也清楚看到了它们大王的所作所为。它们中的少数也显得非常吃惊,但多数却觉得心安理得。其中一只较为聪明的鳄鱼认为:这是大王瓦解食人鱼军团心理防线的一条妙计,并且取得了奇效。

  刚刚享受了“高级踩背按摩”的海柔尔变得更活跃和有力,它全速向前游去。第二天下午它就抵达了威戈瑞尔南部,而且刚进村口便被半精灵蕾妮发现了。

  海柔尔发现了从屋中奔出的半精灵梅博,它从水中慢慢爬到岸上,庞大身躯映入梅博的眼帘。

  虽然梅博没见过传说中的恶龙,但可以肯定,这头大家伙比起成年恶龙小不了多少。

  海柔尔朝着梅博爬过来。蕾妮在远处大喊:“快跑!”梅博这才想起逃命,但突然感觉四肢绵软乏力,一下子瘫坐在地。

  鳄鱼王看了眼前的梅博一眼,仿佛在思考将婴儿交给这个半精灵是否妥当。它似乎从他清澈的眼神中找到了答案,或者从他的眼睛里一下望见善良的心地。它判断这个半精灵是可靠的,就缓缓倾斜下巨大的嘴,让盛放着小婴儿的白色小篮子滑到地面,然后倒退了一步。它看了小婴儿最后一眼,此时的小婴儿正在熟睡。他的一只小手忽然抬起来,有规律的蜷动了几下,像人类临别时的再见手势。婴儿的小嘴角月牙般弯动,带着笑意,亦像是在感谢鳄鱼王的护送。

  鳄鱼王海柔尔如释重负,缓缓倒退入河中。直至河水覆没它的整个身躯,只有那个嘴巴前端的、突起的瘤状鼻子还留在水面上。这个高突的鼻子像鲨鱼的背鳍那样锐利的划过河面,又如同威武的旗舰帅旗,率领所有“枯木”迅速远去。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网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母河马却为何,小河马能驱赶得了谁

关键词:

上一篇:25张随机拍摄的老照片,历史老照片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