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能成为历史的人没几个,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

来源:http://www.lxdregister.com 作者:世界历史 人气:113 发布时间:2019-10-12
摘要:原标题:历史是由人谱写的,但能成为历史的人没几个 | 塔漠缘起 尼雅遗址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西南部,在尼雅河的尾闾。气候属温带大陆性干旱性气候,年平均气温在11。2℃,夏季地

原标题:历史是由人谱写的,但能成为历史的人没几个 | 塔漠缘起

尼雅遗址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西南部,在尼雅河的尾闾。气候属温带大陆性干旱性气候,年平均气温在11。2℃,夏季地表温度可达50多度,冬季白天气温在零下5度左右,夜里可达零下30多度。通常10—4月为塔克拉玛干沙漠探险的最佳季节,在这期间不会出现沙尘暴,4—5月是塔克拉玛干沙漠的风季,每隔几天就要刮两三天的暴风,夏季沙漠干热难忍,都不适合沙漠探险。我们这次尼雅遗址探险选在元月26日进入沙漠,主要是利用了春节的长假,这个时期也是全自助徒步穿越的最佳季节,白天气温在零下5度左右,夜里气温在零下15—20度之间,白天行军不至于出汗太多,也没有寒风瑟瑟的感觉。

100年前,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的学生斯文赫定开启了众多欧洲地理学家,探险家与考古学家在亚洲和中亚腹地的地理大发现。

图片 1

Memory 01

路线的确定:

图片 2 斯文赫定的探险轨迹

 图片 3

信念在变,唯好奇心不变。

按照常规路线,100年来进入尼雅的探险队,都是沿尼雅河向北行至大麻扎(为纪念宗教战争中战死疆场的穆斯林领袖建造的陵墓),再向北行20公里抵达尼雅中心地区(以佛塔为中心,东西4—5公里,南北40公里)。在大麻扎附近有一个村落,驻有百十户维吾尔人,国家为了保护尼雅遗址,专款投资在大麻扎附近修了一个永久性的文物管理所,雇佣专人看管,据说管理程度远远超过楼兰遗址。现在每到7—8月份,来自和田地区的大批穆斯林群众到此朝圣。从315国道沿尼雅河到大麻扎有60公里左右的便道,都是在沙丘之中绕行,只有托拉机和大卡车可以通行。

斯文赫定是谁?他是李希霍芬的瑞典籍得意门生,在一百年前只身走进罗布泊完成地理测绘,并写出著名的《游移的湖》和《罗布泊探秘》。

图片 4

荒野,它本来就是无形的,数十平方公里的一成不变,只会让人越来越茫然,从怀疑荒野到怀疑生活。唯一重要的是,你跪在荒原之上,让如刀的寒风撕裂身体,让肮脏与污秽包裹身体,任凭饥饿切割五脏六腑,让剧烈的头疼折磨脆弱的心理……只有勇者能在生死之间寻找到撕裂混沌的那一线之光,也只有勇者能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考虑到上述情况,我们选择了一条极端的新路线,这条路线首先要感谢沙漠公路的开通。我们从沙漠公路468公里路标处下车,向正西方向直插尼雅遗址的中心—佛塔,全程直线距离29公里,图中要横切3个河床,翻越6个100多米高的大沙山,这条路线任何车辆都无法行驶,探险者不借助任何运输工具,背负所有的生存必备品,用5天时间全自助地在沙漠中行走了直线距离65公里。实践证明,这条极端线路是可行的,它适合于有一定野外经验的探险爱好者,不适合常规旅游者。

他从高加索山--传说中诺亚方舟之地的阿塞拜疆首都巴库出发,辗转伊朗、中亚五个斯坦国,从帕米尔高原进入中国新疆、西藏、内蒙古地区考察;他还探索了草原丝绸之路,经哈萨克草原,穿越俄国的西伯利亚,到达当时的北平。

  继历时40天成功穿越世界上最大峡谷--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后,户外运动爱好者花雕于1月9日开始沿克里雅河线路无后援徒步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据了解,此条线路具有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险,之前并未有成功的无后援穿越纪录。

坐在我身边的可爱老头,他讲了一个让我肃然起敬的故事在可可西里某一个公关活动中,当大部分人都在努力的想为这次活动赋予跨时代的“意义”时,坐在我身边一脸平淡的宗同昌,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瞬间就把我征服了。

沙漠运输:

在新疆地区,斯文赫定发现了罗布泊地区的楼兰古城,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的克里雅河和克里雅人村落,赫定带领的瑞典考古学家贝格曼发现了楼兰附近的小河墓地;紧紧追随赫定探险轨迹的英国考古学家斯坦因发现了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的尼雅遗址、喀拉墩古城、丹丹乌里克佛寺、热瓦克佛寺,以及罗布泊地区的海头古城。作为百年地理大发现的考察成果,斯文赫定写下了《亚洲腹地探险八年》,《丝绸之路》,《新疆沙漠游记》;斯坦因写出了《西域考古记》,《沙埋和田》,《沙埋契丹废墟》。

  塔克拉玛干沙漠号称“死亡之海”,是我国境内最大的沙漠,在世界上面积仅此于非洲的撒哈拉沙漠。在人类野外探险的历史上,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一直被认为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是人类向自己极限提出的最严峻挑战。在维吾尔语里,塔克拉玛干意为“进得去,出不来”,西方著名的探险家斯坦因早在100年前就将其称为“死亡之海”。

图片 5

这次尼雅探险,考虑到多方面的因素,我们没有租用任何交通工具。通常的沙漠探险都是租用庞大的驼队以及沙漠车(沙漠车只能在罗布泊、和田河、尼雅河、克里亚河等河床地带行驶,如在沙漠腹地行驶必须有推土机开道)。这条路线如果作为合法的商业性旅游路线,也可以租用骆驼运输物资,首先要将骆驼用汽车运到沙漠公路468公里处,向西穿越沙漠抵达尼雅,然后驼队向南到大麻扎,沿尼雅河到民丰。

图片 6 斯文赫定和他的考古团队

  花雕所选择的克里雅河线路沿南北方向横穿沙漠腹地,起点为达里雅布依乡,终点为沙雅乡,在沙漠腹地将进行长达20天以上的旅程。在进入沙漠后,他将失去一切人力、物力的支援,只是在驼队的协作下纵深沙海。据了解,此次活动参与人员除花雕外有驼工5名,翻译1名,另有骆驼20匹。为能顺利完成此次穿越,花雕在物资方面准备充足,包括了35桶50公升的水,300个馕、2头羊、60公斤蔬菜、3箱方便面及面粉、大米、发电机、卫星电话等。

宗同昌

骆驼虽有沙漠之舟的美称,但不象许多书上说的那样“骆驼半个多月不喝水、不吃草也能继续行走”。实际这都是没有科学根据的错误观点,我穿越了四次塔克拉玛干沙漠,也带驼队进入过罗布泊,关于骆驼究不吃不喝能维持多久的问题,我请教了许多老驼工,也目睹了一些事实。

在金融圈中摸爬滚打了几个熊市和熊市 后,我们的重走丝绸之路沙埋废墟之旅由此开始。开始之前,想再唠叨几句有意思的事。

  另,本次穿越活动得到了Kolumb(哥仑步)户外运动品牌的支持,一行人将全程装备Kolumb产品。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景触动了他,他面对着可可西里的荒原,一直在跟我讲塔克拉玛干的N39和2004年那次中日联合考察穿越。他提到了一个人,那次活动的总向导——赵子允(赵公),一个去世之后,有资格被安葬在罗布泊湖心的人。

1991年10月带日本京都大学探险队沿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喀拉米兰河考察时,进入沙漠第四天后,骆驼开始烦躁不安,晚上驼工将每个骆驼的腿都捆绑起来,牵鼻子的绳也拴牢,即使这样,夜里两峰身强力壮的骆驼还是逃跑了。驼工告诉我们,骆驼冬天5—6天不喝水就不行,出于本能它*灵敏的嗅觉,向水的方向跑了。在夏天沙漠中温度高达50多度,骆驼3天不喝水就不行。

一百年前,在欧洲学者间流传的瑞典人来自帕米尔-青藏高原地区的小道消息中,有众多北欧瑞典考古学家前仆后继地来到新疆西藏地区考古探险。而与此同时非常巧合的是,塔克拉玛干沙漠和小河墓地出土的4000年前的干尸呈现出鲜明的欧罗巴印欧人种特征,尤其更加接近北欧人种。那小道消息是否另有隐情呢?

  链接:

注:日本NHK电视台组织探险队于2004年1月23日从新疆麦盖提县以东80公里处出发,以骑骆驼和徒步的方式,沿北纬39度线由西向东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在73天的行程里,全程直线距离846公里,迂回距离达1500公里左右,成为人类探险史上的又一壮举。探险队共有29人,其中日方队员14人,中方队员5人,驼工10人。

1993年5月我随中日友好楼兰探险团,从米兰进入楼兰,当时买了100峰骆驼,日本人骑骆驼,我们坐沙漠车打前站。驼队从米兰出发,两天后到喀拉敦风火台,从此进入罗布泊,三天后骆驼开始体力下降,体力弱的骆驼开始陆续死亡,沙漠车开始往返米兰为骆驼拉水,即使这样,15天后返回到米兰时,70多峰骆驼都葬身于罗布泊。

更有意思的是,在纳粹德国派出去西藏寻找血统纯正雅利安人的秘密活动中,赫定作为其支持者,曾几次从新疆翻越昆仑山,深入藏北羌塘地区考察。

  塔克拉玛干探险史

图片 7

这里我要重审一点,没有一个人或一只队伍,凭借自己的力量纵穿或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90年代以来的中日、中英纵穿塔克拉玛干沙漠都是在大量的人力、物力的支援下完成的,即使这样纵穿塔克拉玛干沙漠也只能沿着沙漠的南沿50—100公里内的线路穿越,可以说是沿着沙漠的边缘穿越而已,因为探险队要依托沙漠南沿的312国道上支援队的支援,支援队的驼队最多也只进入沙漠100公里运送给养。我们这次尼雅遗址探险,也只是有限度地穿越沙漠,这基本上也到达了极限,全自助穿越沙漠,再长的距离也是不现实的。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1876年,俄国探险家普热瓦尔斯基在塔里木河下游的阿克塔马第一次发现新疆虎。

资料图:左一为“沙漠王”赵子允

装备和食品: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们的行程从库尔勒开始,至喀什结束,刚好是将斯文赫定的西域考察路线反过来走。

  1895年,斯文·赫定沿39°线穿越塔克拉玛干四分之一后因缺水而失败。

他说了很多赵公如何伟大的丰功伟绩,我只记住了一个老人,拖着老迈的身体,陪着一个心里燃着火焰的中年人走进茫茫大漠,他们两个都穿着破骆驼绒裤。他们有两条骆驼,也许是整个队伍最轻松的两条骆驼——这两个人代表着中国人,携带的东西却塞不满骆驼的背囊。这支中日联合探险队里,他们看上去像两个脚夫。从叙述中我感觉赵公此行的目的并不是沙漠,而是冲着宗老头来的,有人创造奇迹,有人创造创造奇迹的人,赵公应该属于后者。他陪着他在沙漠松软的沙山上跋涉,每天都偷偷的在宗老头的兜里塞上一瓶自己省下来的水——我想赵公很清楚自己不可能在60岁的时候征服塔克拉玛干,他只是尽最大的努力陪着走下去,至于分别是早晚的事情。他们相差十多岁,做着同样的事情,天气炎热的中午从骆驼绒裤的破洞里抽掉骆驼绒,夜晚冷的时候在塞回去。听上去挺苦,但我猜那个时刻两个人是心照不宣的,是默契的,且是快乐的。

由于这次尼雅探险是全自助形式,行装本着尽量从简的原则,即使这样,每个队员负重都在30公斤左右。

图片 8 前往尼雅遗址的路上,塔克拉玛干沙漠

  1896年,斯文·赫定沿克里雅河向北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考察。

图片 9

个人装备:睡袋、防潮垫、羽绒服

100多年前的1890年,赫定翻越帕米尔高原,在喀什认识了英国驻喀什噶尔总领事马继业和首次发现了印欧语系中从未出现过的吐火罗语手稿的英国军官荣赫鹏,获得了后者的鼎力支持,以麦盖提县为出发点,横向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途径和田和库尔勒附近的罗布人村落阿不旦,直达罗布泊地区的楼兰,确立观点罗布泊是一个‘游移的湖’。

  1898年,斯坦因穿越塔克拉玛干失败。

赵子允与宗老。Photo via 铁马

集体装备:E25帐篷三顶,三人旅游帐一顶。由于塔克拉玛干沙漠冬季无风,短期探险也可以不带帐篷,沙漠里枯死的树木很多,可以自制“火炕”(先在地面上挖个槽子,在上点火,然后用沙子掩埋,人睡在上面,犹如睡在火炕上一般,及时在零下30度,被窝里也是很热的,当地驼工在沙漠里露营都采取此方法),我们在沙漠里也做了尝试,由于沙子垫的太薄,热得一夜起来了好几次垫沙子。注意,“热炕”上一定要垫防潮垫,不然将地下的潮气吸上来,睡在上面是很难受的,这次探险睡在“热炕”上的队员起来后发现,防潮垫下的沙子都湿了。

图片 10 重走赫定之旅线路图

  1901年、1906年、1913年和1931年,斯坦因曾4次到塔克拉玛干地区进行地理、考古和探险活动,足迹遍布尼雅、安迪尔、楼兰和罗布泊。

宗老头说行程过了三分之一后赵公双腿就肿的不行了,他把自己绑在骆驼背上,宗老头牵着,继续在沙山上跋涉,可能作为队友的日本人把他们忘了,或者对他们的行为根本不理解,日本人骑着骆驼,中国人为什么走着呢?这原因跟长江漂流那不可理解的“一寸江河一寸漂”简直如出一辙。我觉得这是中国人血液里上溯汉唐意志的基因记忆,现代人觉得很蠢,但我期望我拥有这样的顽固意志。

本次活动中使用了5部键伍150兆对讲机。在塔克拉玛干一望无际的沙丘中,对讲机通不了多远,由于沙子对电磁波的吸收作用,几乎看不到对方时,对讲机就无法通讯。为了确保安全抵达尼雅,带了5部GPS导航议,在寻找尼雅遗址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在全自助沙漠探险中,个人无需带保温壶,全队带一个烧水壶就可以了,途中休息可以就地取材烧水。为了点火方便,我们还带了一只瓦斯点火枪。

现在的库尔勒,是汉朝西域三十六国之焉耆国所在;不远处是库车,即三十六国之龟兹国。就是在库车和库尔勒地区,1890年,英国军官荣赫鹏发现了一批神秘手稿,以一种西方从未知晓的印欧语系语言写出,被当时的语言学家破解为神秘的吐火罗语,随后再次精准命其名为吐火罗A之焉耆语,吐火罗B之龟兹语等。从这批手稿,斯文赫定确立了其毕生的中亚探险目标;在赫定之后,更多欧洲探险家加入中亚探险考古热潮。

  1905年,在斯坦因首次到达尼雅之后的第5年,美国学者享廷顿在美国地理学会的资助下进入新疆,曾在塔里木南缘地区进行考察。根据其收集的去卢文木牍等物,可以推测他到过尼雅、安迪尔。

我想描绘一下这个画面:

食品:按5天计划,每人带了20瓶600毫升的矿泉水,3个400克的馕,和100多元副食品。在这次探险中,馕作为主食还是很不错的,在火上烤热后,又酥又软很可口。方便面太费水,又占空间,不宜全自助形式的沙漠探险。

英国军官荣赫鹏发现的神秘手稿

  1911年12月,日本僧侣橘瑞超也曾沿尼雅河北行,对尼雅和安迪尔遗址进行考古挖掘,但没有留下可据考察的文字资料。

炎炎烈日的无尽沙海里,一个中年人牵着骆驼,在沙脊刀锋上缓慢的行进,骆驼背上趴伏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他用一条包袱绳把自己捆在骆驼的双峰之间,身体随着骆驼的步伐起伏。缺水,他可能一时昏厥一时清醒。清醒的时候,这个老人会和牵着骆驼走在前面的人有一搭无一搭地聊着眼前的这个他研究了二十年的沙漠。

图片 11

从库尔勒到小河墓地。历史拉回到3800年前,不,也许是4000年前。

  1934年,瑞典医生赫墨尔到塔克拉玛干东缘的罗布人中做人种调查。

图片 12

小河墓地位于从塔克拉玛干沙漠延伸至罗布泊地区的转换地带,茫茫沙丘的最深处。与去楼兰的道路形成鲜明的对比:小河的自然地理环境如同斯坦因写下的‘沙埋废墟’,而楼兰更暗示我们一个从沧海变旱田的末日情景。

  1991年,中美联合沿沙漠南沿穿越成功。

资料图:当年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时的宗老。

图片 13 前往小河墓地的路上

  1993年,日本大学生探险队从瓦石峡出发,企图东西纵向穿越塔克拉玛干,创造一项人类的壮举,但历时60天后从安迪尔河退了出来,穿越失败。

他们提到了斯文赫定和这个外国人那次失败的塔克拉玛干探险,那次人畜尽亡的惨败。他说这是老天给中国人留下的机会——就像长江。他也提到了自己之前失败的尝试,也提到了日本人的勃勃雄心。他相信宗老头一定能走出去,能创造真正的奇迹,这是老天爷专门为他保留的一份无上荣耀。

作为维族人和罗布人口中相传那个‘埋葬了一千口棺材的地方’,小河墓地有个极其特别的地理位置,茫茫沙丘的背面,一块高于周围沙包的高岗上,一座小土丘孤零零的夹在北边的孔雀河与南边的塔里木河之间,‘小河’是塔里木盆地唯一一条南北流淌的河流,以至于考古学家认为它是一条人工临时开凿的运河;附近没有曾经流水的干涸水底,也没有干死千年的胡杨树根。小河墓地的男棺立桨,女棺立柱,与欧亚草原丝绸之路上的印欧游牧文明的鹿石与石人有逻辑上的高度关联度。古代西域地区的吐火罗人大概率是最早一批原始印欧人,早在4000年前。

  1993年,中英探险队从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西边进入沙漠,沿着沙漠的南缘穿越成功。

图片 14

赫定发现的小河附近的楼兰古城,在2000年前的汉朝已有众多文字记载。但距离小河只有100公里直线距离的楼兰的历史远比2000年更早,与小河墓地接近,有孔雀河下游铁板河出土的‘楼兰美女’的碳十四证明,在3800年前。

  2003年1月23日~4月5日,中日探险队沿塔克拉玛干沙漠最长轴线39°线,穿越成功。

摄于今年6月21日,宗老从拍卖会上拍得珍贵的斯文赫定西北科考活动照片12张。Photo via 宗同昌

那‘楼兰美女’与楼兰古城之间相差的那1500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花雕的户外经历

图片 15

图片 16 前往楼兰古城路上的华丽陷车

  2004年6月 泸沽湖至亚丁八天徒步;

宗老在拍卖会上拍到的斯文赫定在西北考察时留下的历史资料图片。Photo via 宗同昌

从楼兰到尼雅,途径若羌县,罗布泊地区出土的所有有价值的文物都放在了若羌博物馆,包括‘楼兰美女’。紧靠罗布泊,若羌肩负着巡防罗布泊无人区之重任,属南疆重镇。‘若羌’何意?旁边的昆仑山背面即为古羌人居所,‘羌’为牧羊之人。史记禹出西羌,夏朝之先人与西域塔里木盆地的关系逃不掉的。

  2004年10月 四川四姑娘二峰5276米登顶;

只要就这么一直向西!

尼雅遗址已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中,是汉代西域三十六国之精绝国。可在精绝国之前的历史呢?楼兰的印欧名字为Kroraina,尼雅为Kustana。中亚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贵霜王国是Kushan。有意思?

  2005年2月 云南哈巴雪山5396米登顶;

至于怎么吃苦受罪,宗老头并没有多说,在他的回忆中快乐的东西更多。他着重说到了叶尔羌河的分别,我想那个时刻,行程已经过了四分之三,赵公觉得这个年轻人已经无限接近成功了,他也已经到达极限了。分别的决定对于这个人来说是种释然,对于宗老头来说是个最难接受的但必须接受的现实。眼前这个老人无比憔悴。

图片 17 房屋仍在的尼雅遗址

  2005年2月 云南大理点苍山4000米登顶(冬季单人夜行);

宗老是这样说的:

尼雅身处尼雅河流域,不远处是更加神秘的克里雅河尾闾。尼雅河是来自喀喇昆仑山的雪水,属季节河,主河道基本已断流。

  2005年5月 西藏唐拉昂曲峰6330米登顶;

撤出的人要爬上一条木头筏子,被对岸的人拉过叶尔羌河不宽的水面,对岸有一条沙漠公路,直通外面。我把他扶上筏子,他没说什么壮志凌云的话,就趴在筏子上安慰了我几句。我们该分别了,我走上沙丘,背对着河,他趴在筏子上被拉向河心,他一定是趴在筏子上望向我这边的,我不敢回头,我接受不了那个时刻。剩下来的日子我要自己面对,我的支柱走了,我内心开始弥漫起恐惧和孤独……

有意思的是,如果自东向西的观察从罗布泊盐碱地到塔克拉玛干沙漠,除了塔里木河,其余从天山或喀喇昆仑山流出的河流自东向西逐渐断流,先是罗布泊这个巨大的湖泊急速消失,只剩下今日的喀拉库顺湖,其次是基本断流的车尔臣河,然后是几乎断流的尼雅河,和一半断流的克里雅河,和田河虽然也是季节河但丰水季的流量基本保持不变,和田河身后往西的玉龙喀什河,喀拉喀什河,叶尔羌河,喀什噶尔河等均完整保留至今。

  2005年7月 新疆慕士塔格峰7546米登顶;

不知道为什么,宗老头平静地坐在副驾上讲到这一刻的时候,我莫名的想哭。他没用什么华丽的词汇,就像平铺直述般的淡淡的说到这里,我就想哭。这种生死般的离别我不能不动容。

图片 18 塔克拉玛干沙漠河流水系

  2005年10月 四川雀儿山6168米登顶;

图片 19

尼雅遗址最大价值来自东汉的汉墓。著名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护腕织锦出自尼雅汉墓。尼雅居民是什么人呢?我宁愿相信是雅利安人,尼雅有太多的健陀罗文化,尼雅也离健陀罗的中心区罽宾和白沙瓦足够近。

  2006年5月 西藏宁金抗沙西山脊线路登至5915米;

已经逝去的赵子允,曾经为西北考察事业做出杰出的贡献。Photo via 宗同昌

图片 20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

  2006年5月 西藏宁金抗沙东山脊线路登至6374米;

中国人就是这样,一代代的传承,除了知识,还有灵魂。将你送到尽可能接近成功的地方,哪怕自己粉身碎骨。这可能就是中华文明不断的脉络。后来赵公去世了,宗老头背着他的墓碑进入罗布泊腹地,将他的墓碑立在罗布泊的湖心,这是一种信念的誓言吧。

从尼雅到麦盖提。麦盖提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西北边缘绿洲地区,是刀郎木卡姆的故乡,也是斯文赫定多次新疆探险的起点。

  2006年6月 云南哈巴雪山,全国首个家庭登山队领队,全体队员5396米登顶;

图片 21

历史的意义不言自明。

  2007年4月 徒步横穿世界上最大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

赵公在罗布泊中心的墓碑,常有后来者来此祭拜。

图片 22 尼雅佛塔的星空

信念在变,唯好奇心不变。

刀郎木卡姆是十二木卡姆的源头和根基,在麦盖提可以看到刀郎木卡姆的众多老艺人传承表演。极具声乐特色的刀郎木卡姆也许是老艺人们保持年轻的秘诀。不信你去听听。

宗老爷子成功的在之前短暂的时间里,在我心里埋下了塔克拉玛干沙漠的种子,我想接近这片死海先感受一下,想在有生之年要走塔克拉玛干。

图片 23 麦盖提县的刀郎木卡姆老艺人

队伍里充满了年青人,车队电台的功率很大,年轻人的对话从来没有停息过。我几乎插不上话,我的幽默过于老气,我对改装车辆技术一窍不通,我感觉他们需要激情,需要快乐和惊喜,并不需要有人在耳边喋喋不休的唠叨那些老掉牙的理想和情怀——对了,我想起他们在对讲机里经常说起的一句话,他们需要的东西就在这句话里:牛X,就是干!

从麦盖提到喀什。我想到了《重返喀什噶尔》,by瑞典知名的东方学家贡纳尔·阿尔弗雷德·雅林(1907-2002)。喀什噶尔在100年前是全亚洲地区最神秘且炙手可热的城市;100年后,喀什的维族老年人们仍然穿着熨烫整齐的三件套在喀什百年老茶馆喝茶聊天。

年轻人会追求短暂的极限,在舒适与遭罪之间自由的切换。他们对于每一个事情都充满好奇,以至于我可以卖弄一些有限的知识,前提是要讲的他们能够理解,而不是用一大堆晦涩难懂的专业术语讲天书。

走入喀什老城的古旧饭馆,也许你会有时光穿越100年,亦或地理穿越到小亚细亚某城的感觉,至少我有了。

车队在罗布泊北缘的戈壁里飞驰,穿过一个个峡谷盆地,在风化的山丘与碎石遍布的宽谷间穿梭。他们的沉迷让我也无比的兴奋,鬼知道兴奋何来。也许是在谷底里零下二十来度的低温中来一次烧烤,有点忆苦思甜的意思;也许是午夜见双子座那场突如其来的流星雨;也许是困在城里的人们,无比渴望的寂寞。管他呢,总之我看他们无比快乐。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两者缺一不可,否则难获真知。100年多前赫定与其追随者斯坦因行万里路后写下万卷书,今日我们身背他们的书重走他们的路,未来也许会继续探索他们的路。

图片 24

让我告诉你,这真是个很有意思的事。

这种快乐源自对身边一切的好奇,有人捡了一车斗的石头。在我看来,这些石头都太过普通,没什么收藏意义,但这也许就是快乐最根本的源质。回到人本质上来看,能跟这些小伙子一起是件特别开心的事情。事情一下子简单了,所有的地名真的变回一个简单的地名,不必费心为这些名字增加什么晦涩的现实意义。

想详细了解我们此次重走斯文赫定发现之旅的线路和趣事儿?请见本号后续文章《新疆丝绸之路沙埋废墟之旅---行程路书参考》。

牛X,就是干!”我喜欢这句话,信念必然随时代转变,唯好奇心恒古不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网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但能成为历史的人没几个,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