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看电视的我们也变了

来源:http://www.lxdregister.com 作者:世界历史 人气:130 发布时间:2019-09-15
摘要:nbsp;nbsp;nbsp;高希希:这个跟我中学时代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在中学时期我父亲不许我看其他的书,就让我看《三国》,现在有了这种契机,我想干脆就重新给它立个意,把我原来没

 ; ; ; 记者:据说接《三国》的时候压力很大,资金都没有落实,演员更没有落实,为什么要接这么艰巨的任务?

长达95集,号称中国史上最贵电视剧的《三国》已经在安徽、江苏、重庆、天津四大卫视播出三天,虽然只是“小荷才露尖尖角”,但观众对于新《三国》的关注和期待,已经让各种各样的争论喧嚣于网络。

翻拍是件苦差事,翻拍历史剧更是吃力不讨好,但电视荧屏上还是翻拍得浪潮汹涌,口味被养刁了的观众攻击力也随之水涨船高。新《三国》开播不到一个星期,网络讨论已经换了好几拨主题,针对几个主要的质疑点,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高希希。他非常豁达地表示:“我早就知道新《三国》拍出来绝对不会平静。作品我们已经很努力做出来了,现在的这些评价,我们能做的就是去面对。我本来就是在做一个好看的故事,而不是拍一部历史剧。而这次的貂蝉,我着重刻画的是她的心灵美。”

正如高希希预料的,《三国》开播之后,他每天都收到一大堆的“板砖”。网友和评论界似乎完全无视高希希的辩白:我拍的是《三国》,既不是《三国志》,也不是《三国演义》。导演和原着错位了,观众和电视剧也错位了。

 ; ; ; 高希希:这个跟我中学时代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在中学时期我父亲不许我看其他的书,就让我看《三国》,现在有了这种契机,我想干脆就重新给它立个意,把我原来没圆过的梦重新圆一下,按我中学时的梦想把《三国》拍出来,这是一个追梦的过程,这个机会人生不会有第二次。

作为第一部亮相的翻拍的四大名着,《三国》挨板砖肯定无法避免。当然这不能说明新《三国》不好,而是近20年过去了,电视变了,重复过往比在创新中雷人更可怕,或者说赚得到钱的电视就是好电视;我们也变了,对电视的感官享受要求更高,有点历史常识的人还喜欢挑点硬伤,通过拍板砖或撒点鲜花来实现自己的话语权。

篡改历史?

前年,吴宇森导演了《英雄本色》版《赤壁》:周郎一怒为红颜,赤壁血战救志玲。上映之后,票房和板砖同样水涨船高。不夸张地说,“三国”是最有群众基础的。连原来默默无闻的易中天教授,也因为搭上了三国的战车,终究修炼成了“学者中的战斗机”。

 ; ; ; 记者:你重构《三国》的出发点是什么?你刚开始拍时易中天就说过你注定失败。

被《百家讲坛》泡大的观众 眼毒嘴狠地“开战”

“我们在拍一个好看的故事”

新版《三国》这次遭遇板砖热浪,是因为经典老版的存在,从感情上来说,熟悉老版和《三国演义》的读者,很难接受新版《三国》对“演义”的大规模外科手术。比如说,典韦是三国曹魏一方与许褚并立的猛将,典韦之死,是“三国”中极有英雄气概的一出好戏,现在,却在荀的一句话中带过了。贾诩被很多三国粉丝认为是三国时代第一谋士,新版看到官渡之战,贾诩消失得无影无踪。少了贾诩这样奇诡的谋士,新《三国》确实失色不少。至于演员方面,何润东版吕布个人认识是失败的,帅固然是够了,甚至帅得有些腼腆,却少了点吕布的鲁莽与愚蠢。

 ; ; ; 高希希:我们必须要客观地用自己的历史同情心去面对所要塑造的三国人物。于是,对原着中尊刘贬曹的观点、对诸葛亮政治见解的一些质疑以及在那个男性为主导的时代,属于从属地位的女性,如貂蝉、大小乔等人情感上的重新刻画也成了我的突破口。翻拍是件左右不讨好的事情。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部自己的《三国》,若拘泥于原着,大家会说你没有创新;若大胆创作,人们又说你不忠实于原着。也难怪《三国》的剧本最初像块烫手山芋一样,在一群知名导演手中转了一圈,始终没人敢接。易中天现在可以看看,我相信他会改变自己的看法。

“曹操刺董”成重头,“桃园结义”一闪过,对原着大刀阔斧地删减,以及形象正面的曹操,不够美却有脑的貂蝉,都让新《三国》一开篇就炸开了锅。

新《三国》播出第一集,就有隐藏于民间的历史达人在网上发出了“找茬帖”,指出剧中各路英雄好汉脱口而出的一些历史名词在三国时代尚未出现,并讽其为“穿越”。

平心而论,老版《三国演义》在很多地方拍得确实不如人意,很多战争场面,成了三五人走过场,人员不够,就靠插旗帜以壮声势。老版三国,现在最受好评的,不过是一条,符合原着精神。无论演员外形、故事设定,甚至于对话,都是依据《三国演义》而来。老版和观众的最大默契,就是不错位。观众明确知道,他们在看的是《三国演义》的电视版。

 ; ; ; 记者:你对《三国》这么有信心,这种信心是你一贯的吗?

在诸如《百家讲坛》里易中天品三国、纪连海说东吴的熏陶下,如今的观众有了足够的挑刺本领。另一方面,各种网络论坛也为他们提供了广阔的口水阵地,欢迎一切鲜花或板砖。

记者:有些观众挑刺历史问题,比如三国时代还没有“金銮殿”和“长乐宫”,你怎么看?

“三国”之所以是经典,不是因为后人改编,而是数百年间没人有胆量、有勇气改动这个故事,三国有京剧版、豫剧版选段,但都是严格根据原着选取了一个故事。改动经典故事,让观众重新接受一个新故事,对编剧、对观众来说,无疑都是一种挑战,编剧可能想尽量讲好他的故事,但恐怕会讲得牛头不对马嘴,观众想尽量接受新版故事,又忍不住会想和《三国演义》做比较。一场导演与观众之间的大错位。

 ; ; ; 高希希:首先你得有了付出才能相信自己,《三国》不是我一个人付出了,是几千人共同呕心沥血的成果,我的自信就是来自这种团队的付出,所以我底气足,有人问我是不是害怕和《手机》、《杨贵妃》对阵,说实话不怕,我有这个自信,收视会说明一切。

纵观各路反馈,大把观众不太适应新《三国》以曹操为主线,前几集“刘关张”戏份不多,尤其是老版用了一集的长度来讲述“桃园三结义”,新版中仅在第二集用十几秒镜头交代,并且突兀地出现在曹操与陈宫撒尿之后。难怪有网友不满地说:“桃园三龙套出场时间,还不如曹操一泡尿。”

高希希:这些词,原作《三国演义》这本小说里就是有的。

我不是拍《三国演义》解说图

 ; ; ; 记者:《三国》里吕布、貂蝉、张飞等一些角色都受到了非议,你挑演员的标准是什么?会看大牌吗?

而一些做足了功课的“三国迷”则对比原着挑起了硬伤。网友“卖你个破绽”指出,第一集中,王允在府中大摆宴席,曹操居然变成了“不请自到”,而且还被“乱棒打出”。此外,在曹操向董卓进言时,两人甚至讨论起袁绍“组织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的问题。但不论是根据《三国志》还是《三国演义》,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都是在曹操刺杀失败之后的事情。

记者:在改编和拍摄的时候有没有对史实进行把关呢?

采写|本刊记者 刘婷婷

 ; ; ; 高希希:一、是不是合适,能否完成任务。大牌肯定要考虑,要迎合市场。二、如果到一定级别的演员,演技水平不用太操心。

即便那些历史知识不怎么丰富的观众,照样可以就人物造型品头论足。陈好版的貂蝉从原着中的美人棋子变成了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强人”,可还是有观众对这位“万人迷”不满,“脸看上去胖嘟嘟的,层层叠叠的服装也不飘逸,让经典美女顿时失色”。

高希希:这个说法有问题,《三国演义》本来就不是历史,历史上还没有貂蝉这个人物呢,我们是以《三国演义》为蓝本,尽量拍出一个好看的故事,我们并不是在还原历史。

FAMOUS:桃园三结义被安排一瞬即过,观众抱怨说“还没有曹操一泡尿长”。

 ; ; ; 记者:会排斥什么演员?

何润东版的吕布倒的确比张光北版的养眼许多,可却因配音太温柔招来诟病,依然逃不过“一代猛将成了白马王子”的调侃,“他面对曹操时颇为阳光的微笑,仍然充满偶像剧的素质”。还有那笑起来有俩酒窝的张飞,被观众评为“可爱有余,气势不足,太丢猛张飞形象。”

记者:你说过要尊重原着,但新版《三国》有点掐头去尾?

高希希:如果按照老版走,刘备、关羽和张飞三个兄弟桃园三结义,是为了一起去剿灭黄巾贼,与十八路诸侯会盟是后来的事情。黄巾起义是我们现有的意识形态特别难以表现的东西,农民起义反对封建王朝的统治,没法说清楚是贼还是起义军,这部分我们就删了。

 ; ; ; 高希希:我很喜欢用熟人,比如孙俪、邓超,我熟悉他们,他们的优点是什么,缺点是什么我都知道,我能扬长避短,不熟悉的人我害怕,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做什么。

在改变中挨骂,不怕 从导演到编剧都很淡定

高希希:我说的是在尊重原着的基础上延伸,整容不变性,帮忙不添乱。我没有让故事从黄巾起义开始是因为我觉得这事说不清楚,意识形态是个没法说清楚的事。

但是,“桃园三结义”又是观众耳熟能详的段落,如果没有,无法去交代三个人的人物关系,所以我们让他们结义的目标变成“上安社稷、下保黎民”,过程一完我们就收。

 ; ; ; 记者:你最喜欢的中国演员是谁?

面对观众的种种质疑,导演高希希很淡定,自嘲他已经穿起铠甲等着众人扔过来的板砖了,“这么大的一部作品,而且又是如此经典的名着,不可能做到适合所有人的口味,我很愿意在批评声中去听取观众的意见和建议。”

貂蝉太丑?

FAMOUS:网上抱怨最多的好像是说《三国》和《三国演义》区别很大,并且和史实也有偏差。

 ; ; ; 高希希:姜文、陈道明,这些优秀的演员我都想和他们合作,可是没有很好的机会。有好的角色,价格不是问题。女演员我还真没想起来,男演员的优势更明显一些。

观众在变,电视剧制作的套路也在变。重拍老剧的价值不是对其简单的复制,比如吕布是武将就找个强壮的来演,貂蝉是美女就找了漂亮的演员,没有新的创作元素的加入,拍出的东西越是像老剧就越是浪费资源,到头来还是没人看。

“想表现出她单纯的一面”

高希希:我们想拍一个好看的剧,并不是拍《三国演义》的解说图,但又不拘泥于《三国志》。我们是在尊重原作、尊重历史的基础上做了一个结合,强调的是历史进程中一些人物的面貌和状态,展现历史的表情。

 ; ; ; 记者:喜欢什么题材?

高希希显然深谙此道,即便被骂,也要在改变中被骂。老《三国》缺的是金钱与技术,如今钱和技术都有了,就要看才华与艺术了。他告诉记者,翻拍《三国》时,单单剧本便琢磨了五六年,新《三国》要的是“新”,“打算拍的时候,易中天就说我肯定会失败,因为如果完全按照《三国志》来拍,就不好看,而《三国演义》又不是历史。所以我这版既不叫《三国志》,也不叫《三国演义》,而叫《三国》。”

陈好在《三国》中出演貂蝉,这个选择听起来还不错,万人迷的婀娜多姿和貂蝉的风韵撩人俨然是一路子的事情。但播出之后,观众们却纷纷摇头,万众期待的貂蝉居然就是这样又黑又肥的模样?当年让无数男观众为之倾倒的陈红版貂蝉可不是这样啊。

FAMOUS:《三国》台词过于现代,很多都让观众觉得“雷人”,还有观众编造了新的穿越台词。

 ; ; ; 高希希:就是想办法拍好看,没有偏爱的题材。冯小刚做得很好,这方面他是楷模。不管《非诚勿扰》是什么题材,起码有3亿票房收入,好看啊,观众愿意买账,他就起来了。冯小刚的电影在中国导演中是最牛的,所以对观众要投其所好。

于是,新版《三国》在小说原着的基础上进行了大量的删减。电视剧一开篇,跳过董卓进京,跳过张飞鞭笞,跳过十常侍之乱,甚至跳过董卓收吕布,直接让曹操华丽登场。编剧朱苏进自有道理,“曹操是《三国演义》中最杰出的人物,所以要以他的故事作为开场。”至于如何对待网友扔出来的板砖 为何淡化桃园结义,高导认为,新《三国》的故事进行大胆取舍,省略繁琐铺垫和背景交代,这其实就是要让剧情开门见山,有效避开老生常谈的开篇铺陈,突出全剧的主线人物。

记者:新《三国》选角的时候是怎么考虑的?

高希希:台词方面恰恰是新版《三国》创新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我们不想把这一版弄得太文言文,不想让人物说书面语言,而是尽可能口语化。曹操说“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这种口语,性质和拍他撒尿相同,都是想让人物尽量生活化,而不是永远端着的状态。

记者了解到,为给新《三国》增加新意,高希希甚至大胆地加入了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老版电视剧和原着小说中没有出现的虚构角色 静姝。她的身份虽是司马懿的侍妾,只算与三国人物沾个边,戏份也不过四集而已,可就这么一个小人物却牵出了后面二十集的大悬念。

高希希:角色当然要看合不合适,我选演员,首先是要凭剧本理解,再就是靠直觉了。

FAMOUS:新版《三国》对小说《三国演义》的情节和人物都做了大量删改,典韦就用台词带过,听说七擒孟获也没有具体的展现。

记者:为什么诸葛亮选陆毅演?

高希希:新《三国》主要是突出三国鼎立的概念,围绕核心的故事线索在走,不是特别重要的段落就删去了。“七擒孟获”涉及到大象,动物是动作场面中最难掌控的,如果拍真的,难度太大,如果用电脑特效做,就会太假,我们干脆就简单带过。

高希希:诸葛亮那时27岁,未出茅庐,他在我心中的形象就是一个年轻俊才,我觉得应该对诸葛亮的形象做出调整。

FAMOUS:观众觉得《三国》是在为曹操和刘备翻案,曹操成了第一主角,刘备智商好像更高了。

记者:有人认为何润东演的吕布太奶油?

高希希:我们并没有在评判历史人物,而是努力把他们还原成人,把他们做过的事情呈现出来,让观众去评判。

高希希:他身段魁梧,人又俊气,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嘛。其实这事很难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吕布和貂蝉,还有人说貂蝉丑呢。

FAMOUS:人物造型受到的批评也不少,比如说陈好太不惊艳,显老,还有张飞有小酒窝显得不够勇猛。

记者:这次的貂蝉似乎确实不够美?

高希希:貂蝉在面对董卓和吕布两个男人时,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心态。以往的貂蝉都是花瓶,是卧底,这次我们想表现出她单纯的一面。

记者:何润东和陈好对戏像在演偶像剧?

高希希:我只能说我拍的不是偶像剧,但我们这次的确为貂蝉注入了很多真感情的戏进去。

记者:曹操和人们以往认识的不同了?

高希希:我塑造的曹操是一个客观的曹操,他到底是忠还是***谁都说不清楚,他能写出《短歌行》,也能杀了吕伯奢一家,这样的一个人物就是能在那个时代存在。

台词没文化?

“这是在解决阅读障碍问题”

相比起老版《三国演义》那文刍刍的对白,新《三国》的台词简直是大白话,董卓一句“袁绍这个王八蛋”让无数观众瞬间一个激灵,曹操一句“抱歉,我的太贵,你的又太便宜了”简直可以与《赤壁》中诸葛亮的雷人台词一拼高下。

记者:新《三国》的台词被认为太大白话了?没有《三国》的感觉。

高希希:我们主要处理的是一个半文半白的问题,老版《三国演义》全文言文,其实是有阅读障碍的,我们要解决阅读障碍。

记者:太大白话好像就少了文化气质?

高希希:我们之所以叫《三国》没叫《三国演义》,就是因为我们追求的是个好看的故事,包括在文字处理方面也是这样,听得顺耳是最重要的。

记者:新《三国》是不是拍给90后看的?

高希希:我们没有专门拍给谁看,不过观众这样认为和批评我都是可以接受的。

记者:前两天播的武戏“三英战吕布”时间很长,是在追求一个怎样的效果?

高希希:打戏追求的是历史细节,因为细节是历史的表情。三国是“马上天下”,老版《三国演义》在当时的条件下只能拍出转圈,但我们是把冷兵器时代的细节都体现出来了,包括他们用的刀和宝剑,都是造价十分昂贵的。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网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三国演义,看电视的我们也变了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