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思想及其现代检视,美国实用主义是怎么产

来源:http://www.lxdregister.com 作者:世界历史 人气:79 发布时间:2019-09-15
摘要:美国实用主义的祖宗詹姆士和杜威正是由于其心理学上的机能主义观点才走向实用主义的。总的说来,他们把有机体和环境的相互作用用于认识论,把知识、真理看成是人适应环境的工

美国实用主义的祖宗詹姆士和杜威正是由于其心理学上的机能主义观点才走向实用主义的。总的说来,他们把有机体和环境的相互作用用于认识论,把知识、真理看成是人适应环境的工具,而境遇、行动、效用、成功等成了实用主义哲学探讨的基本内容。波林这样说到了实用主义的产生:达尔文的学说“使美国心理学走向机能主义,用效用和存在价值估价心理和心理活动。威廉·詹姆士就是用这个观点看待心理学的第一人,杜威支持了他,他们一同把机能的福音带进了哲学,叫做实用主义”。

一、实用主义世界观的根源

关 键 词:杜威 探究 创新 检视

创始人:皮尔士

第二,某种意义上,康马杰所说的美国人的夜郎自大,他们的使命感,他们在全世界推广他们的价值观的冲动,随着美国国力的不断增强和国家地位的提高是越来越明显了。这里讲的“夜郎自大”不是说他们不知天高地厚,对任何人都傲慢无礼,而主要是指他们骨子里透出来的那种傲气。美国人与欧洲人不一样。

广义上讲,实用主义哲学的详细论述主要来自于三位美国人:查理桑德斯皮尔士,威廉詹姆斯,约翰杜威。

总之,杜威的实用主义哲学是一种强调行动和实验的哲学。它反对只强调观念或者知识的孤立或独处状态,主张将观念与行动统一起来,并在二者的结合中对观念进行检验,把观念能否产生效果放在第一位。因此,在这一基础上形成的“探究与创新”精神,可以说是杜威实用主义的“真理观”和“经验论”相结合的产物。杜威把“探究与创新”思想引入到教育,对教育的许多问题进行全新的思考,使得其教育思想形成了与传统教育明显不同的特征,为认识现代教育及本质提供了新的视角。

(中国社会科学网整理)

3.理论、知识的工具作用越来越明显地对实用主义的产生起了促进作用。19世纪下半叶至20世纪初科学技术迅速发展,人类控制和改造自然的能力越来越强。人的能力之所以越来越强,依赖于人使用的生产工具越来越先进;生产工具越来越先进,则依赖于生产工具中凝结和渗透着的科学理论、科学知识越来越多、越来越先进。这样,理论、知识作为人的工具的作用也就越来越明显。因此,实用主义的观点,也就是把理论、知识、思想视为人应付和控制环境的工具的观点就产生了。

五、个人体会

杜威;探究;创新;检视

推广到更广的领域:杜威

一种是罗巴切夫斯基几何学,说三角形三个内角之和小于两个直角;一条直线外的一点可作无数条线与那条线平行。另一种是黎曼几何学,说三角形三个内角之和大于两个直角;过一条直线外的一点作不出与那条直线平行的线。这两种新几何学都有可以成立的理由。可见被人们一致尊为天经地义的几何学定理,也不过是一些人造的最方便的假设。

4、关于教师角色:对杜威而言,教和学对人类群体和社会的延续来说是必需的。教师应激发儿童按照天性进行学习,捕捉并利用已经存在的学习动机。教师应该理解,并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有同样的起点,不能用同样的方法去教育他们。实用主义哲学家要求,教师应该是知识渊博的向导,为学生提供学习资源,而不是训练学生掌握学科内容的“监工”。在杜威的《民主主义与教育》一书中,他认为教师的主要职责是营造一个合适的学习环境,激发学生智力和情感的成长。许多实用主义者要求教师必须了解影响学生生活的问题,知道如何组织和引导学生进行调查,了解心理学的发展和学习理论,能够为学生学习提供一个支持性的环境,并且准确理解学校和社区中可以用来教和学的资源。

作者简介:郭法奇,男,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育历史与文化研究院教授。北京 100875

同名图书《实用主义》是一本决定美国人行动准则的书,是美国的半官方哲学。

欧洲本土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他们在殖民主义时代养成的那种傲气在大战中受到了极大的打击。美国人也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但也许是他们的本土上没有经历过战争,也许是他们在战后成了超级大国或独一无二的超级大国的缘故,他们的傲气和使命感结合起来,构成了现在的单边主义的精神来源。

经验中心

标题注释:本文为教育部规划基金项目“从传统教育到现代教育:杜威的批判与构建”(项目批准号:15YJA880022)课题的研究成果之一。

代表人物:

因为新的科学理论、科学定律不断地取代旧的科学定律和理论,所以科学家觉得科学定理、理论是天经地义的态度会阻碍科学的进步。他们认为现有的定律和理论不过是一些最适用的“假设”,不仅物理、化学的定律、理论是这样,就是被人们推崇为永久不变的数学定理也是这样。欧几里得几何学指出,三角形三个内角之和等于两个直角;一条直线外的一点只能作一条线与那条线平行。这在几何学上是天经地义的。但后来又出现了两种新几何学。

1、关于教育目的:杜威和实用主义者认为,教育是一种生活需要。教育使人们自我更新,使他们能够面对与环境互动时所遇到的问题。人们不应该仅仅将教育看作教授学业内容的学校教育,而是应该把它看作生活的一部分。在实用主义者看来,教育不仅仅是为生活做准备,也是儿童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杜威在《民主与教育》艺术一书中所陈述的,教育的目的就是生长,生长不仅意味着理解自然界,而且还是对整体、和谐和平静的民主生活的鉴别和欣赏。

杜威“探究与创新”思想的形成主要是以实用主义哲学为基础的。当然,实用主义哲学是美国社会变革和科学发展的产物。杜威曾经指出,自工业革命以来不到100年时间里,人类社会发生了迅速、广泛和深刻的变化。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迅速推进,不仅改变了政治疆界,扩大了生产的规模,加速了人口的流动,也使得人们的各种生活习惯、道德以及观念和爱好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这种社会变革的重要结果就是促进了科学的发展。在19世纪的欧美社会,随着生理学以及与生理学相关联的心理学的进展、进化论思想的出现、科学实验方法的使用等,强调发展及变化和重视探究及实验成为科学发展的基本特征。杜威的“探究与创新”思想反映了这一时期科学探索精神广泛影响的特征。

在实用主义大旗下派生的分枝有“人本主义”、“工具主义”、“逻辑经验主义”、“神奇学派”、“逻辑学派”等。实用主义最初发生在英国和美国的哲学家中,在20世纪初,在美国发展成一种运动,并且蔓延到欧洲大陆,主要是法国和意大利,墨索里尼将实用主义哲学家奉为良师,他声称从这些人的学说中发现了“行动的信心,生活和战斗的坚强意志,而法西斯的成功大部分得力于此”。现在虽然已经不再是一种运动了,但仍然是一种非常有影响的思想体系,它把哲学从一种人生观的思想体系降为一种研究问题和澄清信息的批判方法,把知识解释为一种评价过程,以科学探索的逻辑作为人们处世待物的行为准则。

它还强调经验及整个认识是一个发展过程,强调经验和认识的能动性。所有这些都有其自身的价值。实用主义认为真理就是“有用”,所以每个人通过自己的行动都可以发现真理,这非常符合美国人的性格。康马杰曾这样评价实用主义:“实用主义的特点是切实可行、民主作风、个人主义、机会主义、天然形成而不露人工痕迹、对未来抱乐观态度,所有这一切都奇妙地同一般美国人的气质一拍即合……对美国人来说,实用主义似乎就是事物的常识,对长期毒害他们的逻辑学家和形而上学家最后遭到挫败感到无比的欣慰。”

在经验主义和工具主义方面:杜威认为,人们应当运用哲学来解决社会问题。在某些时候,杜威对经验主义与工具主义这些术语的偏好程度超过了实用主义,但是,杜威的哲学并不是一种科学主义而且他也也不迷信科学。他不仅关心教育也关注他的信念,那就是,观念应该在真实的生活经验中得到检验;在个人和社会方面:杜威所说的个体性和社会性不能分离,他们彼此依赖而且相互联系。他的学校理想是通过民主教育,学校必须增强个体性与社会性的交互作用,因为一方支持和增强着另一方;在宗教体验方面:杜威的宗教体验观可以在他的《共同的信仰》这本书中找到,他坚持认为,成为教徒并不意味着需要接受超自然信仰。并且,他认为,大多数的宗教机构都有消极的效果,因为它们试图把人分门别类并且将其等级化,这在民主社会中是站不住脚的;在道德发展方面:杜威认为,道德品质是个体参与社会生活在继承文化遗产的过程中获得,也可以通过从生活和反思性探索来学习道德。“那些增强有效分享社会生活能力的教育全都是道德教育”。教育的目的就是个体判断力和社会能力的生长;在审美的发展方面:杜威认为,艺术是形式和内容的结合,艺术不属于少数人,每个人都有可能获得并享受,并且都有可能应用到日常活动中;对杜威而言,教育是一种艺术而不是一种科学。好的教育有助于身心统一、和谐发展。

与重视经验的反思相关,杜威非常关心知识与实践的分离和割裂问题,主张通过知识的连续性和运用知识的关联性来解决这一问题。在杜威看来,西方传统哲学最明显的特点是分离、对立的二元思维模式,这是现代科学和技术,以及前民主时代的产物。在所有二元对立的范畴中,最重要的是知识和实践的对立。杜威认为,这一起源于古希腊哲学范畴对立的社会根源是奴隶主和奴隶的等级差别,其社会学意义是闲暇和劳动的对立。以后在历史上又派生出本体与现象、永恒与变化、先天与后天、富人与穷人的哲学的对立等。在这些对立中,前者总是高于后者。因为发明这些“对立”的理论家认为他们思考的对象是高于实际工作的对象的。杜威指出,现代生理学和与生理学相关联的心理学的进展、进化论思想的出现、科学实验的使用等,为知识的连续性和去分离化提供了条件。知识是不能脱离实践的,知识是个体主动参与的结果,“经验即实验”[18]。

实用主义者忠于事实,但没有反对神学的观点,如果神学的某些观念证明对具体的生活确有价值,就承认它是真实的。将哲学从抽象的辩论上,降格到更个性主义的地方,但仍然可以保留宗教信仰。承认达尔文,又承认宗教,也不承认是二元论的,即既唯物,又唯心,而是认为自己是多元论的。

杜威还提出了系统的工具主义。他认为知识的对象或真理不是传统哲学所讲的终极的“实在”,而是可以利用、可以变化的工具性的自然。思想和知识都是人应付环境的工具,思想起工具作用的过程就是探索和实验的过程;真理是一种有效用的工具;有效用的真理也是一种假说,它对于未来的行动而言,总是未加证实的东西。

实用主义倡导让学生在当前环境下进行探索,这与现代的自主探究模式完全一致;进步主义教育要求避免按照学业成绩划分等级,这与目前的教育要求高度统一;实用主义者主张儿童在实践背景中解决问题,这符合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课程观;实用主义者提倡满足儿童的需要和兴趣,这与现代教学理念如出一辙。

内容提要:杜威“探究与创新”教育思想是杜威教育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哲学基础是实用主义哲学。杜威的“探究”教育思想强调经验基础上个体的主动反思、尝试和解决问题;杜威的“创新”教育思想注重思维与经验的结合,并通过猜测、假设、推论等方式,尝试方法上的突破。其主要特点是,把对教育的理解建立在一个哲学视野下和框架内,考察已有知识与新的知识的关系问题,并通过对传统教学思想的批判、改造,探索基于经验基础上反思、设计、假设的问题解决之道,形成了独特的研究维度和方法论。杜威的“探究与创新”教育思想还需要接受现代教育的检视,使其教育思想体系得以更新、完善和发展。

实用主义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贝克莱—休谟—孔德的经验主义路线,认为经验是世界的基础,主张把人的认识局限于经验的范围。但是,它也继承了叔本华、尼采等人的意志主义和狄尔泰、柏格森等人的生命哲学的非理性主义思想。实用主义把理论行动主义化和功利主义化:强调“生活”、“行动”和“效果”,它把“经验”和“实在”归结为“行动的效果”,把“知识”归结为“行动的工具”,把“真理”归结为“有用”、“效用”或“行动的成功”。

美国精神上升到理论或哲学的高度,就是实用主义。实用主义是当代影响最大的哲学流派之一,它产生于美国,活动中心也一直在美国。这是一种强调实践、行动和生活的哲学。在20世纪里实用主义经历了几个发展阶段,从古典实用主义发展为新实用主义。这里我们主要介绍一下它的创始人的思想。

孔德的理想是应用科学来改革社会,他是现代社会学的奠基者之一,希望把社会结构和社会关系看作系统研究和控制的能力,影响了实用主义哲学的发展;达尔文的自然选择以及进化的宇宙观意味着,实体是开放的过程,没有确定的结果。这种开放的过程观形成了实用主义哲学在教育上的观点,人的教育直接与生理发展和社会发展相连。

关于“经验论”,詹姆士认为,经验不是把外面的东西硬印到人的被动的心上,经验是活动的、冒险的、变迁的、进取的。杜威也提出了关于“经验”的两方面的理解。一是从本体论的角度,杜威认为经验是思想和事物的统一。它反对经验与自然、主体与客体、精神与物质的二元对立。哲学的本体既不是物质和存在,也不是观念和精神,而是它们的统一体——经验。二是从个体与环境关系的角度,认为经验是个体尝试和所经受的结果之间的联结。在《民主主义与教育》一书里,杜威指出:“经验包含一个主动的因素和一个被动的因素,这两个因素以特有的形式结合着。……在主动的方面,经验就是尝试……在被动的方面,经验就是承受结果。我们对事物有所作为,然后它回过来对我们有影响,这就是一种特殊的结合。经验的这两个方面的联结,可以测定经验的效果。”[12]他进一步举例说:“一个孩子仅仅把手指伸进火焰,这不是经验;当这个行动和他所遭受的疼痛联系起来的时候,才是经验。从此以后,他知道手指伸进火焰意味着灼伤。”[13]在“经验”的问题上,杜威更重视人的主动性。他说:“经验变成首先是做的事情。有机体决不徒然站着,一事不做……等着什么事情发生,它并不默守、弛懈,等候外界有什么东西逼到它的身上去。它按照自己的机体构造的繁简向着环境动作。结果,环境所产生的变化又反应到这个有机体和它的活动上去。这个生物经历和感受它自己的行动的结果。这个动作和感受的密切关系就形成了我们所谓的经验。不相关联的动作和不相关联的感受都不能成为经验。”[14]总之,杜威的实用主义“经验论”是一种重视行动、崇尚实践,以及人主体性的理论。

推向大众:詹姆士

这里我们还要说明的是,20世纪美国人的观念和追求又与19世纪时有了较大的差别。当然,一些基本的东西保留下来了,但变化仍然非常惊人;同时不变的东西也需要进一步引起我们的注意,所以我们在此提出以下两点看法:

实用主义原意是"行为、行动",它是一种帮助我们实现理想目标的哲学,鼓励我们寻找途径并行动起来。杜威及实用主义哲学是美国的一种当代哲学,但是它的根基可以追溯到英国、欧洲和古希腊的哲学传统,并且对中国社会和教育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早在20世纪早期,胡适、蒋梦麟、陶行知等大家就将其思想和理论传播。

在“真理观”上,杜威反对永恒的“真理观”。永恒的“真理观”主张,真理是涉及永恒和普遍的知识,特殊的事物都是从普遍的知识中推论出来的;普遍的知识为其本身而存在,与具体和实用无关;普遍的知识来源于纯粹的非物质的心灵。[15]杜威认为,这种“真理观”把经验与知识对立起来,割裂了二者的联系。杜威指出,随着现代社会和科学的进步,知识获得既不是古代的对经验的绝对排斥,也不是近代的唯经验论至上,而是注重以经验为基础的实验的知识;知识是经过经验和验证获得的。[16]

刘易斯:(把实用主义引进逻辑学领域,促进了实用主义与逻辑实证主义的合流)

其本质都是把经验看成存在与思想、思维与行动的联系和结合点。为经验下了这样的定义后,哲学的根本问题就由世界的本原、认识的本质等问题变成人的行动问题,为他们强调行动与效果的实用主义哲学铺平了道路。

归纳:一种新的思维方式

杜威“探究与创新”教育思想是杜威教育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哲学基础是实用主义哲学。

实用主义(Pragmatism)是从希腊词πραγμα派生出来的。产生于19世纪70年代的现代哲学派别,在20世纪的美国成为一种主流思潮。对法律、政治、教育、社会、宗教和艺术的研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图片 1

1、皮尔士认为,任何真正知识的获得都离不开在实际经验中检验人们的观念,这是因为观念本身在经过经验的验证之前都只不过是假设而已;

当然,把观念的真假与是否有用联系起来,容易使实用主义的“真理观”成为庸俗化的东西。正因为如此,实用主义的“真理观”曾一度被简化为“有用即真理”,甚至有研究者把实用主义看做是“为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的一种思维方法。在他们看来,实用主义的“真理观”只注重实际效果,毫无理智可言。如何认识实用主义的“真理观”?美国学者H.S.康马杰指出:“真理是在实际效果中发现的,如果把这个原则转述为任何有效果的事物都必然是真理,那也未免太容易,也太危险了。”[9]杜威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说:“所谓真理即效用,就是把思想或学说认为可行的拿来贡献于经验改造的那种效用。道路的用处不以便利于山贼劫掠的程度来测定。它的用处决定于它是否实际尽了道路的功能,是否做了公众运输和交通的便利而有效的手段。观念或假设的效用所以成为那个或假设所含真理的尺度也是如此。”[10]从杜威的观点可以看出,实用主义的“真理观”并不是以个人的好恶作为判断的标准,而更多的是强调真理的有效性以及检验真理的实践标准和社会标准。在杜威看来,把实用主义的“真理观”仅仅看做个人好恶的“有用即真理”,这是对实用主义的“浅薄的误解”[11]。

胡适:五四运动时期,胡适将实用主义第一次传入中国。

这样,整个世界就是一个经验的结构,经验等于实在,等于整个世界。杜威则提出了经验自然主义。他认为传统哲学的根本问题是不懂得什么叫经验,于是产生了唯物论与唯心论、经验论与唯理论的争论。他认为经验就是做事情,是人与环境的相互作用。这样,经验就是意识与物质的统一整体,唯物论与唯心论的争论就没有必要了;经验是感性经验与理性思维的统一,所以经验论与唯理论的争论也没有必要了。杜威的自然经验主义是詹姆士的彻底的经验主义的一种发展。

4、关于新实用主义哲学

一、杜威“探究与创新”思想的哲学基础:实用主义哲学

实用主义认为,当代哲学划分为两种主要分歧,一种是理性主义者,是唯心的、柔性重感情的、理智的、乐观的、有宗教信仰和相信意志自由的;另一种是经验主义者,是唯物的、刚性不动感情的、凭感觉的、悲观的、无宗教信仰和相信因果关系的。实用主义则是要在上述两者之间找出一条中间道路来,是“经验主义思想方法与人类的比较具有宗教性需要的适当的调和者。”

实用主义是上述美国精神与19世纪末20世纪初欧美的自然科学发展特点相结合的产物。我们通常都说,实用主义是美国的特产,没有前面我们所讲的美国精神,就不会有实用主义。但我们同样也可以说,作为一种哲学或系统的理论,实用主义不是美国建立殖民地以来就有的,没有19世纪末自然科学的发展,那种素朴的美国精神是不可能升华为哲学理论的。当时自然科学的发展在三个方面有助于实用主义的产生。

实用主义哲学家们都有各自的见解,但最后给我们指出了方向:课程中传统科目和较新的科目—历史、语言、科学、数学和文化差异—应该让学生在当前的环境下进行探索,教师应该逐渐发展学生的批判、创新能力,以帮助他们改变现状,使社会朝一个更人文、更民主的方向发展。

在“经验论”上,杜威重视“经验”的联结功能。在他看来,经验是主体与客体的联结,是主体作用于事物以后事物又对主体产生影响的特殊结合。通过这种联结和结合,可以测定经验的效果和价值。杜威指出,并不是所有的活动都具有经验;单纯的、缺乏把活动产生的变化与产生的结果之间联系起来的活动不构成经验。这样的活动是盲目的、冲动的,丝毫没有生长的积累,经验也没有生命力。在教育上,经验是一种主动和被动的事情,不单是认识的事情;评价一个经验价值的标准在于能否认识经验所引起的种种关联和连续性,当经验具有价值和意义时,经验才具有认识的作用。在这里,经验的联结、结合等都需要个体的思维或者反思。杜威认为,思维就是有意识地努力去发现所做的事和所造成的结果之间的特定的联结,使两者联结起来。没有反思的因素就不能产生有意义的经验。对事物的经验和反思是不能割裂的。[17]

二次大战后:胡克(发展了实用主义哲学的反马克思主义内容)

詹姆士提出了一种“彻底的经验主义”。其大意是:世界上的一切存在都彼此独立,互不依赖,没有第一性和第二性之分;它们间也没有内在的联系,没有规律性。整个世界就是这些分散的、单一的事实的总和,就像五颜六色的小石块拼在一起而成的一种艺术品。把世界中这些独立的事物联系起来的是“经验”,不仅这些独立存在的事物、事实是经验,而且经验之间的结合和分离等关系也是经验。一切实在的东西都是经验,一切经验也都是实在。用他的话说,就是:“任何实在的东西必须能够在某一个地方被经验,而每一种类的被经验了的事物必须在某一个地方是实在的。”

人类经验时实用主义哲学的重要因素。洛克认为,人的心灵出生的时候是空白的,好像一块白板。观念来自于经验,来自感觉和反映;对于杜威而言,观念的感知不仅仅是孤立印象在“白板”中的反映,也是各部分相互关联的经验;卢梭对实用主义哲学的主要贡献是他在自然与经验之间所建立的教育性联系。他让教育者对儿童发展的生理阶段、心理阶段和社会阶段保持敏感。卢梭哲学的标志之一就是认为儿童的兴趣是教育的先导,他对实用主义哲学的影响在于,他关注自然教育、并强调儿童学习经验的自然发展过程。

中图分类号:G40-09 文献标识号:A 文章编号:2095-176003-0016-22

图片 2

二、美国的实用主义哲学家

杜威(John Dewey,1859-1952)是20世纪美国著名的教育家,他将实用主义哲学与美国教育实践相结合,创立了独具特色的教育理论,对美国以及世界许多国家的教育改革产生了重要影响。

实用主义企图调和唯物论与唯心论的对立,在这一点上它不可能有什么积极的效果。它强调相对主义,否认任何必然性和规律性的东西,有很大的片面性。但这是一种讲求行动、讲求效用、讲求进取和冒险的哲学,它强调的不是最先的范畴、原则,而是看最后的事实和效果;它主张以行动求生存、以效果定优劣、以进取求发展;它含有反对僵化、反对教条主义及工作中的经验主义的合理因素。

三、做为一种教育哲学的实用主义

从知和行的关系看,“真理观”和“经验论”是实用主义哲学的基本内容。当然,实用主义的“真理观”不同于传统哲学的“真理观”。传统哲学认为,真理是我们某些观念的一种性质,它意味着观念和实在的“符合”;“虚假”则意味着与“实在”不符合。实用主义与传统哲学的“真理观”在这一点上是一致的。如果说两者有区别,主要是对“符合”含义的不同解读。詹姆士举例说,墙上挂着一个钟,我们看它一眼,就会有一个图像,以后在记忆中会有一个印象;但是这种静态的印象,不是“符合”的本意。因为我们对挂钟的内部运转毫无所知,而挂钟如何工作对人们的生活极为重要。如果观念仅仅符合挂钟的外表,而不是它的工作过程,那不能算是真理。在这里,詹姆士提出一个重要的问题,即观念、概念等,不是用来记住表面的东西;如果这些观念没有解释力,没能成为人们行动的工具,是没有用的。詹姆士说:“掌握真实的思想就意味着随便到什么地方都具有极其宝贵的行动工具。”[7]他举例说,一个人在森林里迷了路,他发现小路上好像有牛走过的痕迹,可能会想到小路的尽头一定有住家,于是就随着这一痕迹走,如果他的假设是真的,他就得救了,否则他就会饿死在森林里。在詹姆士看来,真理不是静止的观念,而是在实践上已被证实了的观念。詹姆士进一步指出,思想、观念的真否,主要看其含义的效果,看其能否适用到应用的地方。能够发生应用效果的,是真的;否则是假的。詹姆士认为,观念为真的过程是一个证实的过程。这一过程有开始和结束。“它是有用的,因为它是真的”,或者说,“它是真的,因为它是有用的”,这两句话的意思是一样的,即这里有一个观念实现了,而且被证实了。“真”是任何开始证实过程的观念的名称;这里“有用”是在经验里完成了作用的名称。[8]从这里可以看出,詹姆士更强调观念的工具性质和可操作性。

2.达尔文的进化论与现代心理学对实用主义的产生和发展有重大影响。1859年,达尔文出版了《物种起源》一书,他的理论深刻地影响了美国的心理学,在美国称为机能主义的心理学随后发展起来。这种心理学的基本特征是把心理作为有机体适应环境的一种机能,注重心灵、意识适应环境的功用和意义,强调心灵对有机体适应环境和生存的价值,认为心灵的功用就在于支持生存竞争,求得有机体与环境的协调。

弗朗西斯培根的思想高度赞扬日常生活世界中的人类经验。他对实用主义哲学产生了显著的影响。他提出的归纳法成为自然科学的基础方法。随后,它也奠定了实用主义哲学的基础地位。归纳法是实用主义哲学的特点。詹姆斯特将归纳法用于道德问题和信仰问题之上、米德把它应用到社会学和心理学、杜威把它应用到教育和民主社会。

1898年8月26日,美国哲学、心理学和生理学教授詹姆士(William James,1842-1910)在伯克利大学作了《哲学概念和实际效果》的演讲,宣布实用主义作为一个哲学运动的开始。1907年,詹姆士出版了《实用主义》一书,系统地阐述了实用主义思想。在他看来,实用主义(Pragmatism)这一名词是从希腊的"πρáγμα"一词派生出来的,意思是“行动”。“实践”和“实践的”(practical)这两个词就是从这一词演变来的。[4]詹姆士的观点是,要弄清一个观念或者原则的意义,只需断定它会引起什么行动。在他看来,实用主义主要是一种方法,它在本质上“和许多古代的哲学倾向是协调的。比如在注重特殊事实方面,实用主义与唯名主义是一致的;在着重实践方面,它和功利主义是一致的;在鄙弃一切字面的解决、无用的问题和形而上学的抽象方面,它与实证主义是一致的”[5]。“实用主义的方法,不是什么特别的结果,只不过是一种确定方向的态度。这个态度不是去看最先的事物、原则、范畴和假定是必需的东西,而是去看最后的事物、收获、效果和事实。”[6]从注重观念、原则、假定的实证的结果看,詹姆士的观点与皮尔斯的观点是一致的,他们都关心“知和行”的关系问题。

杜威还主张把自然科学中行之有效的科学实验的方法用来研究社会,即从研究社会问题的本质等形而上学的问题转为寻找处理问题的方法,即研究操作性的过程。他提出社会改造不能靠革命,而应靠民主的方法。民主的方法与科学实验的方法是一致的。民主既是一种政治制度,又是一种生活方式;民主的思想基础是对大众的相信与对少数统治者的不信任;教育是维护和发展社会民主的最重要的手段,因为它可以使人们形成民主的生活方式。

四、对教育中实用主义的批评

杜威的“探究与创新”思想是其教育思想的核心。对此,笔者曾于2004年在《比较教育研究》第3期发表了《探究与创新:杜威教育思想的精髓》一文,其距今已有10多年了。今天结合教育实际再次阅读杜威的著作,笔者又有了一些新的思考:如何深入认识杜威“探究与创新”思想与实用主义哲学的关系?如何解读“探究与创新”的含义及在教育上的运用?如何评价和检视杜威“探究与创新”教育思想的现代价值及其不足?等等。本文试图对这些问题作进一步的分析。

1.自然科学理论的迅速更替助长了人们的相对主义观点,促进了实用主义的产生。19世纪末20世纪初,各门自然科学中新说迭出,过去认为永恒不变的科学定律、理论,纷纷被新的科学定律、理论所取代,这就产生了一种认为科学理论是人造的、是能够满意地解释事实的有用的假设这种实用主义的观点。胡适曾专门讲过这个问题,他说19世纪以来在科学的基本观念中,有一个重要的变迁,即科学家对科学定律、科学理论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不再认为科学定律、理论是绝对不变的,而认为科学理论不过是一种最适用的“假设”。

3、关于课程:实用主义哲学家持有多样化的课程观,倡导把“”“问题中心式学习”作为最合适的课程组织方式。认为课程的设计要关注两个方面:逻辑的和心理的。前者强调学科,后者强调兴趣。

社会变化和科学发展促进了美国实用主义哲学的产生。从历史上看,美国早期没有自己的哲学。法国的历史学家托克维尔在1835年曾指出:“在文明世界里没有一个国家像美国那样最不注重哲学了。美国人没有自己的哲学派别,对欧洲的互相对立的一切学派也漠不关心,甚至连它们的称呼都一无所知。”[1]直到19世纪70年代以后美国才产生了实用主义哲学。实用主义哲学最初产生于美国的哈佛大学。19世纪70年代,在哲学家查理·皮尔斯(Charles S.Peirce,1839-1914)主持的“形而上学俱乐部”里,一些学者共同研究和探讨,形成了“实用主义”的基本思想。皮尔斯据此写了两篇文章,一篇是《信仰的确定》(The Fixation of Belief),另一篇是《我们怎样使观念明确》(How to Make our Ideas Clear),分别发表于1877年和1878年的《通俗科学月刊》(Popular Science Monthly)杂志上,首次提出了实用主义的基本思想。[2]皮尔斯认为,任何一个观念最本质的意义就在于它能引起人的有效行动。他说,当我们思考事物时,如要把它完全弄明白,只需考虑它会有什么样可能的实际效果。这就是说,不产生实际效果的事物不能形成对它的明确概念。例如,说“这块黄油是软的”,就意味着“如果刮这块黄油,可以很容易地刮出明显的凹处”[3]。在皮尔斯看来,人的具体活动与可证实结果之间的联系是非常重要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实用主义就是实证主义。

实用主义把美国人在拓荒时代形成的精神与科学发展过程结合起来,对美国人来说,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上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这是随着环境的变化与生产的进步,美国人不断使自己的思想和行为适应于新时代需要的一种反映。我们前面讲到,由于工业化过程,19世纪的美国人的观念与其前的观念是有所区别的。

某些方面,杜威的教育哲学并没有受到系统的攻击,大部分批评是零碎的。各执己见的的攻击较多,批评的分析较少。所以,实用主义哲学还将持续不断地对教育理论和实践产生重要的影响。

第一,康马杰关于19世纪美国人不关心历史、不关心理论的说法,已经有些过时了。20世纪里,成为超级大国的美国不可能再忽视理论工作的重要性。19世纪及其以前,它可以忽视理论工作,那是因为这个工作有欧洲人在做,而当它成为超级大国时,再靠人家来做这个工作已经不合时宜了,否则它就可能永远只配做一个二流的国家。今天,美国人对历史与理论的重视是空前的,它要保住超级大国的地位,它就必须这样做。当然这并不妨碍美国人依然十分注重行动和冒险。也就是说,既注重理论,又注重实践是当今美国人的基本特点。

2、关于教育方法:实用主义者喜欢灵活的教育方法,更喜欢功能性学校。教育者应该发现多种方法,包括运用社区中的资源。尽管有不同论述,但都赞同恰当的教育方法是实验性的,灵活的,开放的,并且朝向个体思考能力和理解参与社会生活的能力的发展。

图片 3

2、詹姆斯认为真理不是绝对的,也不是不可改变的,他使实用主义哲学走向大众化,他呼吁思想家们关注经验对本质、抽象概念和普通性的取代,因为经验的研究向他揭示了,宇宙是开放的、多元的和正在形成的;

实用主义的创始人是皮尔士。19世纪70年代,皮尔士确定了实用主义哲学的立场和基本观点,充分表明实用主义是一种强调行动和效用的哲学,但他的理论尚未形成体系。形成体系的工作主要是由威廉·詹姆士和约翰·杜威来完成的。

实用主义哲学的鼻祖很多,他们的思想也很多样化。但是有一些基本要素是至关重要的。它们是归纳法、重要的人类经验,还有科学和文化之间的关系。

本章对实用主义世界观的根源、美国的实用主义哲学家、作为一种教育哲学的实用主义、对教育中实用主义的批评等方面做了阐述。同时附上了詹姆斯《与教师的谈话》、杜威《民主主义与教育》和一些选读文献。

3、杜威率先指出了经验性方法论的发展方向。对杜威来说,经验不仅仅是一个孤立的偶发事件,他和自然有着很深和很广泛的联系;杜威认为,一些事物相当稳定,而另一些事物则变化迅速,无论我们指的是生物学、社会制度还是政治事物;对杜威而言,自然不仅仅包括物理实体,也包括社会关系;他还认为,我们必须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努力建设更加美好的生活,这可以通过实现那些更令人期待的结果来实现,以及理智的运用这一过程---这个过程能帮助缓解、甚至解决人类社会的部分问题;

科学与社会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网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思想及其现代检视,美国实用主义是怎么产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