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印等珍贵文物,江苏赣榆县石岭2号汉墓出土罕

来源:http://www.lxdregister.com 作者:历史文物 人气:146 发布时间:2019-11-06
摘要:4月23日上午,随着27号墓最后一件文物被提取,子房山汉代墓葬群考古发掘结束。从去年10月该汉墓群考古发掘开始至今,考古人员共发掘清理了26座古代墓葬,出土了玉枕、玉面罩、铜

图片 1

4月23日上午,随着27号墓最后一件文物被提取,子房山汉代墓葬群考古发掘结束。从去年10月该汉墓群考古发掘开始至今,考古人员共发掘清理了26座古代墓葬,出土了玉枕、玉面罩、铜印、铜镜、彩绘陶器等一批珍贵文物。 汉墓群位于津浦东路东侧的子房山西南坡、南坡,轨道交通一号线站东广场站建设需爆破山石,在施工中发现了这些汉代墓葬。为配合建设施工,徐州博物馆对子房山汉墓群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从去年10月考古发掘开始至今,共清理出汉代石坑竖穴墓25座和一座后期墓葬,墓葬时代跨越西汉早中晚各阶段,既有单人葬也有夫妻合葬,以后者居多。由于子房山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曾发现过三座汉墓,且出土多件重要文物,所以此次考古发掘的古墓编号从子房山M4开始,至M29结束。图片 2M27号墓位于子房山南坡,是一座夫妻合葬墓,南北并列着两个天然岩石上开凿出来的石椁 M27号墓出土两面精美铜镜 昨天上午,考古队员开始提取M27的出土文物,这也是整个墓葬群最后被清理的一座。M27位于子房山南坡,是一座夫妻合葬的石坑竖穴墓,这是徐州地区西汉早期的典型墓葬形制。M27竖穴墓口大致呈方形,南北长3.4米、东西宽3.1米,从墓口到竖穴底部深6米多,竖穴墓道自上而下略有收缩,墓道内的回填土经过夯制,夯层约20厘米厚。考古人员把墓道回填土完全清理后发现,在竖穴底部,南北并列着两个在天然岩石上开凿出来的石椁,中间是两石椁共用的约半米宽的隔梁,两个石椁南低北高,底部有1米左右的高度落差。图片 3M27号墓出土的带有铺首纹的陶钫 经历2000多年的时光,墓主的棺木和骨骼都已经腐朽为泥。考古人员从遗迹上判断,两个石椁内分别埋葬一人,头向东、脚向西。随葬器物主要在墓主人脚部棺外,以陶器为主,有的上面用红、白颜料绘有精美彩绘纹饰。在北侧石椁西璧下,考古人员清理发现了两件陶钫、一件陶鼎,但都已经破损。另外还发现了四枚半两钱币、一面铜镜和一小簇类似铅笔状的细铁棍。其中,铜镜整体非常薄,三弦钮,直径约10多厘米,除靠近边缘有一小孔外,其余保存完好,镜面通体一层绿锈,贴地出土的镜背仅有少量薄锈,整面泛着灰白色的铜光,镜背铸造的变形龙纹图案,版模一流、清晰精美。图片 4M27号墓出土的带有铺首纹的陶钫 在南侧石椁西璧下,考古人员清理出一面铜镜、五六枚半两钱币和多件陶器,多数陶器都已经破碎,少量完整,能看到部分带有彩绘。陶器主要有鼎、盒、壶、钫、茧形壶、盆各两件,以及圆形陶仓、灶、陶鐎壶、匜、磨、勺等陶器。在陶钫的两侧,有对称的两个浮雕铺首装饰,看上去古意盎然;方形陶磨的中间,有圆形磨盘,陶磨底部还有两个类似梯子状的支架,看上去非常别致。南侧出土的铜镜锈色略重,除镜钮残缺外其余保存完整,镜背铸有另一种变形龙纹图案,同样很是精美。另外,考古队员还在墓主人头部位置,发现了当做口唅用的三枚小玉片。图片 5M27号墓南侧出土的铜镜图片 6M27号墓出土的半两钱币 “这种类型的墓葬,石椁上通常有石盖板,但M27没有使用,所以那些陶器在墓道填土行夯的时候,被挤压破碎了。”考古专家表示,出土的钱币是四铢半两,属于汉武帝改铸五铢钱之前的西汉早期货币;出土的铜镜特别薄、镜背图案,这些特征都是西汉早期的铜镜风格;茧形壶等彩绘陶器的风格,也具有西汉早期特征。所以,尽管墓主人无法确定,但可以确定M27是西汉早期墓葬,另外根据陪葬器物判断,南侧应为男墓主,北侧为女墓主。 汉墓群出土多件精美文物 除了M27,在此之前发掘清理的多座汉墓也出土了多件重要的精美文物。比如M5出土了铜镜和一枚特别精美的铜印“周尚”;M10出土了壶、匜等多件完好的特别精美的彩绘陶器。图片 7 M10号墓出土的精美彩绘陶壶图片 8 M10号墓出土的精美彩绘陶匜图片 9 M5号墓出土的精美铜印 在半年时间里发掘清理的26座汉墓中,M17给了考古队员最大的意外收获。M17是一座石坑竖穴墓,夫妻合葬性质,墓口由于工程施工被破坏,竖穴墓道部分残存。就是这样一座被破坏过的墓葬中,除多件随葬陶器外,考古队员还在墓主头部清理发现了玉枕、玉面罩,在两手位置发现了梯形玉握,且都完整无缺。玉枕的木质框架虽然已经腐朽,但玉片和玉枕贴的金箔都保存了下来。与别处出土的玉面罩不同,M17发现的玉面罩是用一组长方形的玉片链接而成的,这些玉片类似玉衣片,打磨光滑、四角钻孔,用线连接拼成一个脸形,覆盖在墓主面部。发现时,连接的线已经腐朽没了,但玉面罩的形状还大致保持着脸形。古人认为死时不能空手而去,要握着财富和权力,玉握是墓主人两手中握着的玉器,徐州以往汉墓考古也发现过,常见的玉握是象征财富的玉猪,但M17出土的是两枚梯形玉握,这个造型的玉握是首次发现。“出土银缕玉衣的火山刘和墓,也发现过类似的贴有金箔的玉枕。这种形制的玉面罩、梯形的玉握,以往没有发现过。从这些点能看出,墓主人有较高的社会地位。”考古专家说。图片 10M17号墓出土的玉枕、玉面罩 为了将来便于修复玉面罩、玉枕原貌,现场采用了整取的办法提取文物。专业文保队员用天然的液态薄荷醇覆盖在平铺于墓底的玉面罩、玉枕上,薄荷醇很快就凝结成了固体,固定住玉片的位置。再用薄铁皮从玉片下面平铲,整体托起运回博物馆。 墓葬群中有一座后期墓葬 在墓葬群中,考古人员还偶遇了一处后期墓葬,编号M25,也是一座合葬墓。在M25墓主人的头部,考古人员清理出一对耳铛。耳铛是古代女子耳朵上的饰品,性质相当于今天的耳坠、耳钉,由此判断这位墓主人是位女性。在女墓主的两手和双肩位置,考古人员还清理出四枚宋代的钱币,另外还发现了两件“魂瓶”。 既然是合葬墓,另一位墓主人是她的丈夫吗?既然出土了宋代钱币,是宋代墓葬吗?考古人员表示都不一定。“从另一位墓主的骨骼遗迹上看,非常矮小,很有可能是个小孩。魂瓶的特征比较接近明代的器物风格,另外后期墓葬出土之前朝代的钱币也是正常的现象。所以,初步判断M25可能是一座明墓。” 历时半年时间,子房山汉墓群考古发掘终于告一段落,一批精美的珍贵文物得以发掘保护。考古专家表示,从发掘情况来看,子房山汉墓群很可能是一处贯穿整个西汉时期的家族墓地。M17在子房山汉墓群中,位置大致居中,有可能是子房山汉墓群中墓主人身份较尊贵的一位。这次发掘,对研究我市汉代历史、风俗民情又增添了新的实物资料,具有重要价值。(原文刊于《彭城晚报》2016年4月25日A03版)

发布时间: 2009/7/31 9:08:14 被阅览数: 次 中新网扬州7月30日电7月29日,江苏扬州西湖镇出土了一座保存相当完好的西汉夫妻合墓葬,距今已两千多年。 据了解,扬州自古人杰地灵,古墓葬众多,这座西汉古墓位于扬州西湖镇,古墓葬分布最为密集,被列为扬州市重点古墓葬保护区。目前正在挖掘中的沈家山古墓葬群就陆续出土了六朝、汉、唐、宋、元、明、清等不同时期的古墓葬20余座,几乎是一部浓缩的古代墓葬史。 此次出土的西汉古墓与半月前出土的五代砖室墓相距不足二百米,是半月之内扬州发现的第四座古代墓葬,也是继沈家山古墓葬群发现后的第二个大型古墓葬群。 据考古队人员介绍,二十九日出土的这座夫妻墓保存极为完好,没有丝毫被盗痕迹,深埋了两千余年后重见天日的楠木棺椁完好无损,一南一北两座棺木并排整齐摆放,其完好程度在近期扬州考古中罕见。 至当日晚七时许,经过考古人员连续九个小时的艰苦挖掘清理,目前已将沉睡在地下两千多年的五十余件精美的陶制品、漆木器等出土,重见天日。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已出土的陶器中,有五只陶罐相当完整,未受一丝损伤。 这座墓葬形制为一椁双棺一足厢一侧厢,是典型的西汉古墓。夫妻合葬墓为竖穴放置。棺板上方有天花板,南棺南侧,木门与装饰用的直棱窗。棺椁足厢与侧厢分两层,中间以木板隔开,在棺椁西南角,一只尺寸缩小、精巧别致的木梯斜置,疑为便于墓主人上下取用随葬物品。 考古人员还介绍说,这座西汉夫妻合葬墓从规模上来说属于中小型墓,但墓主人身份不可小觑,从墓制情况及现场已出土的大量陪葬物来看,已排除了是平民墓的可能性,至少墓主人生前家境殷实。 考古人员表示,这座保存完好的西汉夫妻墓将对研究汉代丧葬礼俗文化及埋葬习俗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同时,考古专家呼吁,施工队作业发现文物时一定要及时上报,不要野蛮施工,应注意保护文物,对于盗墓者要加大打击力度,不管是考古队还是普通老百姓都要共同加入到文物保护中来。 目前,当地警方已安排警力对古墓进行值守,严防不法人员盗掘。明天有望开棺揭晓墓主身份等迷团。 来源:中国新闻网 编辑:雪竹

图片 11

 


M10号墓出土的精美彩绘陶壶。

    日前,赣榆县石桥镇石岭村村民王升兴在田间作业时,在距离西汉夫妻合葬墓东南6-7米处发现大量陶罐碎片。他推测下面可能有古墓葬,于是向赣榆县博物馆汇报。经赣榆县博物馆考察确认为古墓葬,并命名为石岭2号汉墓。目前发掘、清理工作已结束,共发现文物7件,其中一组四件的“兽镇”尤为珍贵。

图片 12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图片 13

    经发掘,2号墓葬为单棺墓,且腐朽塌陷严重。棺东西长1.9米,南北宽0.8米,棺盖距棺底0.2米左右,中间为稀薄淤泥。经清理,棺内空无一物,仅在棺北侧与椁缝隙间清理出一组“兽镇”,共4件。同时在脚厢中又清理出灰陶罐3件,1件完整,2件破损。经南京博物院专家鉴定,确认为西汉早期墓葬,年代早于此前发现的西汉中期夫妻合葬墓。

M27号墓出土的带有铺首纹的陶钫。

    此次出土的四件“兽镇”,高6.5厘米,底部直径8厘米。铜质,卧马状,造型相同,马面龙身,极有可能为传说中的“龙马”。  

图片 14

    在2号墓发掘同期,又有田间作业者在石岭北部挖出大量陶俑。此岭西为金山镇赵湖村,近年来在赵湖也发现不少汉墓,说明该处为一大型汉代墓葬群。该墓葬群位于盐仓城村西北2公里处。盐仓城自春秋始即为盐官驻地。近几十年来,此处时有墓葬发现,出土物与此两处墓葬极为相近,据此可断定此处当为春秋至汉盐仓城城外墓地。此墓葬的发掘,对研究西汉时期的民间习俗、丧葬仪式以及当时的农业等方面具有重要意义,为研究盐仓城的历史提供了实证。

M17号墓出土的玉枕、玉面罩。

 

图片 15

M27号墓南侧出土的铜镜。

图片 16

M27号墓位于子房山南坡,是一座夫妻合葬墓,南北并列着两个天然岩石上开凿出来的石椁。

图片 17

M27号墓出土的陶勺。

图片 18

M27号墓出土的半两钱币。

图片 19

M5号墓出土的精美铜印。

图片 20

M10号墓出土的精美彩绘陶匜。

4月23日上午,随着27号墓最后一件文物被提取,子房山汉代墓葬群考古发掘结束。从去年10月该汉墓群考古发掘开始至今,考古人员共发掘清理了26座古代墓葬,出土了玉枕、玉面罩、铜印、铜镜、彩绘陶器等一批珍贵文物。

汉墓群位于津浦东路东侧的子房山西南坡、南坡,轨道交通一号线站东广场站建设需爆破山石,在施工中发现了这些汉代墓葬。为配合建设施工,徐州博物馆对子房山汉墓群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从去年10月考古发掘开始至今,共清理出汉代石坑竖穴墓25座和一座后期墓葬,墓葬时代跨越西汉早中晚各阶段,既有单人葬也有夫妻合葬,以后者居多。由于子房山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曾发现过三座汉墓,且出土多件重要文物,所以此次考古发掘的古墓编号从子房山M4开始,至M29结束。

M27号墓出土两面精美铜镜

昨天上午,考古队员开始提取M27的出土文物,这也是整个墓葬群最后被清理的一座。M27位于子房山南坡,是一座夫妻合葬的石坑竖穴墓,这是徐州地区西汉早期的典型墓葬形制。M27竖穴墓口大致呈方形,南北长3.4米、东西宽3.1米,从墓口到竖穴底部深6米多,竖穴墓道自上而下略有收缩,墓道内的回填土经过夯制,夯层约20厘米厚。考古人员把墓道回填土完全清理后发现,在竖穴底部,南北并列着两个在天然岩石上开凿出来的石椁,中间是两石椁共用的约半米宽的隔梁,两个石椁南低北高,底部有1米左右的高度落差。

经历2000多年的时光,墓主的棺木和骨骼都已经腐朽为泥。考古人员从遗迹上判断,两个石椁内分别埋葬一人,头向东、脚向西。随葬器物主要在墓主人脚部棺外,以陶器为主,有的上面用红、白颜料绘有精美彩绘纹饰。在北侧石椁西璧下,考古人员清理发现了两件陶钫、一件陶鼎,但都已经破损。另外还发现了四枚半两钱币、一面铜镜和一小簇类似铅笔状的细铁棍。其中,铜镜整体非常薄,三弦钮,直径约10多厘米,除靠近边缘有一小孔外,其余保存完好,镜面通体一层绿锈,贴地出土的镜背仅有少量薄锈,整面泛着灰白色的铜光,镜背铸造的变形龙纹图案,版模一流、清晰精美。

在南侧石椁西璧下,考古人员清理出一面铜镜、五六枚半两钱币和多件陶器,多数陶器都已经破碎,少量完整,能看到部分带有彩绘。陶器主要有鼎、盒、壶、钫、茧形壶、盆各两件,以及圆形陶仓、灶、陶鐎壶、匜、磨、勺等陶器。在陶钫的两侧,有对称的两个浮雕铺首装饰,看上去古意盎然;方形陶磨的中间,有圆形磨盘,陶磨底部还有两个类似梯子状的支架,看上去非常别致。南侧出土的铜镜锈色略重,除镜钮残缺外其余保存完整,镜背铸有另一种变形龙纹图案,同样很是精美。另外,考古队员还在墓主人头部位置,发现了当做口唅用的三枚小玉片。

“这种类型的墓葬,石椁上通常有石盖板,但M27没有使用,所以那些陶器在墓道填土行夯的时候,被挤压破碎了。”考古专家表示,出土的钱币是四铢半两,属于汉武帝改铸五铢钱之前的西汉早期货币;出土的铜镜特别薄、镜背图案,这些特征都是西汉早期的铜镜风格;茧形壶等彩绘陶器的风格,也具有西汉早期特征。所以,尽管墓主人无法确定,但可以确定M27是西汉早期墓葬,另外根据陪葬器物判断,南侧应为男墓主,北侧为女墓主。

汉墓群出土多件精美文物

除了M27,在此之前发掘清理的多座汉墓也出土了多件重要的精美文物。比如:M5出土了铜镜和一枚特别精美的铜印“周尚”;M10出土了壶、匜等多件完好的特别精美的彩绘陶器。(林刚)

(来源:彭城晚报)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网发布于历史文物,转载请注明出处:铜印等珍贵文物,江苏赣榆县石岭2号汉墓出土罕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