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物2006年第2期,观产生原因简论

来源:http://www.lxdregister.com 作者:历史文物 人气:143 发布时间:2019-11-01
摘要:○考古与发现 秽貊或作秽貉是古代分布于东北地区和朝鲜半岛的秽人和貊人的统称。貊族是东北古代民族之一,族系繁多,分布甚广。貊或称貉,始见于商周之时,春秋时多用“貉”。

○考古与发现

秽貊或作秽貉是古代分布于东北地区和朝鲜半岛的秽人和貊人的统称。貊族是东北古代民族之一,族系繁多,分布甚广。貊或称貉,始见于商周之时,春秋时多用“貉”。貊族是一支自先秦以来独立发展的北方民族集团,即“东夷”的一支,居东北方,后来的夫余、高句丽皆属此族。

内容摘要:在地区和时间、文化内涵上,与貊系比较相当的文化有白金宝汉书下层文化和望海屯汉书下层文化、农安田家坨子类型、康平顺山屯类型、高台山新乐上层类型、马城子文化类型、东辽河流域诸文化类型。“貊”系北缘的长白山南余脉吉林龙岗山脉以北的辉发河、柳河一带,由于地近松花江流域的秽系“西团山文化”,具有西团山文化的特征,出土的三足器和土坑竖穴墓等,明显受到中原商周青铜文化和辽西“夏家店下层文化(燕亳)”的影响。辽东貊系文化则以“积石墓”“石棚”“盖石墓”“石棺墓”(含青铜短剑)为代表,其青铜文化具有强烈的土著性质,自身特点鲜明,早期以太子河上游“庙后山类型”、太子河两岸“马城子文化”为典型。

传统古史观认为,我国东北有三大基本族系:肃慎、秽貊和东胡。三族系起自先秦,迄于明清,贯穿东北古史之始终。其中“肃慎族系”,自先秦肃慎之后,在汉魏为挹娄,北朝时是勿吉,隋唐为靺鞨,其后女真和满族皆出于此。诸族一脉相承,绵延不绝。虽然自上世纪就有不少学者对此提出质疑,但至今仍有很多人持此观点。那么,“肃慎族系”观缘何产生,它为何会有如此使人念念不忘的魅力呢?西汶艺术网肃慎,又作息慎、稷慎、肃昚。它作为一个族称在文献中可分为两种情况:一是专称,一是作为他族的别称或代称。前者仅见于先秦至西汉的史籍中,且都语焉不详。从这些记载看,中原人对先秦肃慎的了解只限于来自北方,向中原“贡楛矢石砮”和“大麈”。其可考的文化特征不过石镞和捕鹿。与之相反,汉魏以来的挹娄诸族则不同。自从王欣率军追击高句丽王宫而“至肃慎氏南界”(《三国志·毋丘俭传》),中原对挹娄有了较为详细的了解。其后,随着中原王朝在北方的势力延伸,中原与北方各族的交流与融合渐趋深入,中原对挹娄等族的认识也逐渐清晰、细致。史书对他们的描述越来越详尽,这些族不仅地望可考,而且其风俗、物产等情况也都大致明了。那么,地域等方面皆不可考的肃慎为什么被认作面貌可考的挹娄等族的先祖呢?其一,人们关于先秦时期肃慎的记载和传说对后世影响深远。根据《左传》、《国语》、《山海经》、《史记》和《汉书》等文献的记载,从传说中的虞舜、禹到有文字记载的商周时代,“海外肃慎”一直来服。这使“肃慎来服”成了圣王威德远播的丰功伟绩,为后世所景仰。《大戴礼记·少闲》称颂虞舜、禹、成汤、文王“民明教,通于四海,海外肃慎,北发渠搜,氐、羌来服”。汉武帝云:“朕闻……周之成、康……教通四海,海外肃昚,北发渠搜,氐、羌徠服。”《三国志·乌丸鲜卑东夷传》也谓:“自虞暨周,西戎有白环之献,东夷有肃慎之贡,皆旷世之功。”因而,历代帝王均把“肃慎来贡”作为衡量文治武功,体现威德及于四海的重要指标,十分重视来进贡的“肃慎”族。《国语·鲁语》不仅首次明确记述了肃慎所贡为“楛矢石砮”,还说“先王欲昭其令德之致远也,以示后人使永监焉。故铭其栝曰‘肃慎氏之贡矢’”,以分异姓,“使无忘服也”。由于早期文献对肃慎记载过于简略,好大喜功的中原王朝便把进贡“楛矢石砮”与肃慎等同起来,即使族称不同也要强加以“肃慎”或“肃慎后裔”之名。《三国志·挹娄传》谓:“挹娄……青石为镞,古之肃慎氏之国也”。《隋书·东夷传》也记靺鞨“自拂涅以东,矢皆石镞,即古之肃慎氏也”。有意思的是,《三国志》虽在作传时名为挹娄,但在记载其他史事尤其是言及向中原进贡时都用“肃慎”代指。《后汉书》亦然。唐代房玄龄等人撰写的《晋书》,更是全以“肃慎”代称晋时的挹娄。宋、齐、梁、陈诸书以及《南史》亦如此。遍检文献,古史对“肃慎族系”的记录大多源自“贡楛矢石砮”。就这样,向中原贡“楛矢石砮”的挹娄等族都被好溯古比附的史家贴上了“肃慎”的标签,这是“肃慎族系”观得以形成的主观原因。从高句丽国王高琏“献肃慎氏楛矢石砮”(《宋书·蛮夷列传》)看,“肃慎氏楛矢石砮”甚至成为一种“品牌”,深得中原王朝的喜爱,连高句丽国也以此为贡。其二,挹娄及其以后各族之间有一定的亲缘关系。据考古资料分析,松花江南岸三江平原地区的滚兔岭文化的居民就是文献所记载的汉魏时的挹娄族(贾伟明、魏国忠:《论挹娄的考古学文化》,《北方文物》1989年3期)。直接继承了滚兔岭文化的凤林文化是新发现的一种考古学文化(黑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黑龙江友谊县凤林城址1998年发掘简报》,《考古》2000年11期),它很可能是勿吉所创造的。而同属挹娄文化系统的波尔采——蜿蜒河文化(分布在黑龙江中游以下),在隋唐时期发展成为以绥滨同仁遗址为代表的考古遗存。有学者认为后者的族属就是靺鞨族黑水部(冯恩学:《黑龙江中游地区靺鞨文化的区域性及族属探讨》,《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5年3期)。而以绥滨3号墓葬为代表的辽代遗存和以绥滨中兴和奥里米城址及其附近的墓葬为代表的金代遗存,一般被认为是女真人的遗存,与同仁遗址遗存属于同一谱系(黑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七星河》,科学出版社,2004年)。因此,从考古发现看,挹娄以至女真各族具有不同程度的传承关系。其三,挹娄、勿吉、靺鞨等族在文化面貌上存在共性。考古学研究表明,栖息生长于三江地区的挹娄等族在文化特征上也具有相同之处:陶器都以夹砂褐陶为主,皆手制。多见罐、瓮和平底碗。大都素面,或有简单纹饰;有较多的石器和骨器;半地穴式房屋;有稳定的农业,渔猎经济仍占有一定地位。这与文献中挹娄各族在“夫余东北千余里”或“高丽北”、“处于山林之间”、“常为穴居”、“好养豕”、产貂、“善射”的记载相吻合。这些使得对东北原始部族了解不深的中原人产生误解:他们原来是一家人。这可说是“肃慎族系”观产生的客观原因。综上,“肃慎族系”观得以形成并根深蒂固,主观上是由于历代统治者重视肃慎之贡,致使作史者不能正视早期文献对先秦肃慎之记载,仅以贡“楛矢石砮”这一特征去标识肃慎。客观上,挹娄以后诸族文化面貌存在共性,并有一定的承接关系,造成“肃慎族系”一脉相承的假象。而实际上,汉代以后的挹娄诸族与文献所记的先秦肃慎时隔上千年,未必是一家子。上述文献记载和考古资料所反映的诸族在文化上的共性,是由于他们适应共同的自然环境而造成的,既不能在考古学上决定其文化性质,更不能证明其人群未发生改变。并且,考古学文化改变的背后都隐含着不同人群集团的流动与重组,即便是发生于同一系统的文化改变。所以,挹娄等族群的来源与形成都很复杂,文献中每一次族称的变化,其背后都隐含着人群的重组和文化的流变,每个族的主体成员及其构成亦不尽相同。例如,属于勿吉的凤林文化虽然直接源于挹娄的滚兔岭文化,但它的形成却是沃沮系统团结文化向北渗透、扩张的结果。其文化遗存兼含滚兔岭文化和团结文化风格,故其人群构成也应该是非单一的。因此,挹娄等族的传续发展绝非是线性的,而应是多元的。传统的“肃慎族系”史观显然是过于简单化、理想化了。作者单位:黑龙江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西汶艺术网<

兴隆洼文化与富河文化比较研究  刘国祥 (1)

貊族;古代;秽族

关键词:文化;分布;辽西;山东半岛;秽貊;秽人;青铜;辽东貊;遗存

【内容提要】兴隆洼文化和富河文化是西辽河流域两支独立的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从房址形制、聚落布局、遗物及经济形态的特征看,富河文化在形成和发展的过程中直接吸收了兴隆洼文化的诸多因素,二者具有直接性承继发展关系。富河文化的部分因素被赵宝沟文化承继,成为赵宝沟文化的重要源头之一。在西辽河流域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发展序列中,富河文化之前为兴隆洼文化,之后为赵宝沟文化,富河文化处于两个繁荣期之间的过渡阶段,其年代约为距今7200-7000年,与红山文化之间未曾产生承继或演变关系。

秽貊或作秽貉是古代分布于东北地区和朝鲜半岛的秽人和貊人的统称。貊族是东北古代民族之一,族系繁多,分布甚广。貊或称貉,始见于商周之时,春秋时多用“貉”。貊族是一支自先秦以来独立发展的北方民族集团,即“东夷”的一支,居东北方,后来的夫余、高句丽皆属此族。

作者简介:

五常市小北山遗址发现西团山文化石器  赵国萍  (11)

秽貊习俗相近

  秽貊或作秽貉是古代分布于东北地区和朝鲜半岛的秽人和貊人的统称。貊族是东北古代民族之一,族系繁多,分布甚广。貊或称貉,始见于商周之时,春秋时多用“貉”。貊族是一支自先秦以来独立发展的北方民族集团,即“东夷”的一支,居东北方,后来的夫余、高句丽皆属此族。

黑龙江省配合尼尔基水利工程建设考古发掘取得重要收获  张春峰  (12)

日本学者鸟居龙藏、三上次男以及我国学者凌纯声、孙进己等主张把“秽”和“貊”看作两族。对我国古文献仔细区分可以发现,虽然“秽”可以叫作“秽貊”,但不能叫作“貊”;“貊”可以通“秽貊”,但也从不称“秽”。“秽”和“貊”不是单一的统一民族,而是包括多个民族的复合体。根据孙进己《东北历史与地理》分析,秽之名始见于西周,秽或作岁,据《逸周书·王会解》:“正北方稷慎,大尘,秽人前儿”,“肃慎、秽人、良夷”。早在周初,秽人即居住于周之北,周封箕子于箕氏朝鲜,箕子进而统治秽人和乐浪人。秽人的最初分布范围,北起松花江流域上游,东南到朝鲜半岛北部。从考古学上看,秽文化属于西团山文化,受到中原龙山文化影响,这一文化的上限达到西周,进一步证明秽人早在西周时期就居住在东北地区。

  秽貊习俗相近

凤林文化刍议   张国强 霍东峰 华 阳 (14)

《说文》豸部:“貉,北方豸种”,可知“貉”为种族之称。《史记·匈奴传》注:“豸在东北方,三韩之属皆貊类也。”从貉族的分布情况来看,殷周时期分布在山东半岛至北方的广大地区。《山海经·海内西经》载:“貊国在汉水东北,地近燕,灭之”,有些则退据燕之东北方,即辽宁省东部和吉林省东南部,如后世所称“小水貊”“梁貊”等。貊族系的分布范围大约东到农安、辽源,西到通榆、沈阳,南到本溪、丹东,北到齐齐哈尔,其东为秽,西为东胡,南为东夷。可见,貊族与秽族不是同一民族。只是由于两族居住地相邻,语言习俗相近,政治关系密切,接触频繁,因此,春秋战国时期,渐合称秽貊,或秽貉连称,两个民族趋于融合。后来,秽、貊都臣属于夫余、高句丽,夫余、高句丽原本也是秽貊的一部分。

  日本学者鸟居龙藏、三上次男以及我国学者凌纯声、孙进己等主张把“秽”和“貊”看作两族。对我国古文献仔细区分可以发现,虽然“秽”可以叫作“秽貊”,但不能叫作“貊”;“貊”可以通“秽貊”,但也从不称“秽”。“秽”和“貊”不是单一的统一民族,而是包括多个民族的复合体。根据孙进己《东北历史与地理》分析,秽之名始见于西周,秽或作岁,据《逸周书·王会解》:“正北方稷慎,大尘,秽人前儿”,“肃慎、秽人、良夷”。早在周初,秽人即居住于周之北,周封箕子于箕氏朝鲜,箕子进而统治秽人和乐浪人。秽人的最初分布范围,北起松花江流域上游,东南到朝鲜半岛北部。从考古学上看,秽文化属于西团山文化,受到中原龙山文化影响,这一文化的上限达到西周,进一步证明秽人早在西周时期就居住在东北地区。

【内容提要】凤林文化是汉魏时期分布在三江平原的一支考古学文化,可以分为早晚两期,早期以保安村城址凤林文化遗址为代表,晚期以凤林城址凤林文化遗存为代表。凤林文化是在滚岭兔文化、团结文化基础上,吸收了部分高句丽文化因素发展而来的。

貊族原属东夷部族

  《说文》豸部:“貉,北方豸种”,可知“貉”为种族之称。《史记·匈奴传》注:“豸在东北方,三韩之属皆貊类也。”从貉(貊)族的分布情况来看,殷周时期分布在山东半岛至北方的广大地区。《山海经·海内西经》载:“貊国在汉水(今辽河)东北,地近燕,灭之”,有些则退据燕之东北方,即辽宁省东部和吉林省东南部,如后世所称“小水貊”“梁貊”等。貊族系的分布范围大约东到农安、辽源,西到通榆、沈阳,南到本溪、丹东,北到齐齐哈尔,其东为秽,西为东胡,南为东夷。可见,貊族与秽族不是同一民族。只是由于两族居住地相邻,语言习俗相近,政治关系密切,接触频繁,因此,春秋战国时期,渐合称秽貊,或秽貉连称,两个民族趋于融合。后来,秽、貊都臣属于夫余、高句丽,夫余、高句丽原本也是秽貊的一部分。

2004年度沈阳石台子山城高句丽墓葬发掘简报  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20)

《孟子·告子下》曰:“子之道,貉道也。”赵歧《后汉书》注:“貊,夷貊之人在荒服者也。”朱熹《集注》:“貉,北方夷狄之国名也。”《周礼·夏官·职方氏》:“职方氏辨其邦国都鄙、四夷、八蛮、七闽、九貉、五戎、六狄之人民。”九貉,指貉族的各个部落。貊族应是一支自先秦以来独立发展的北方民族集团,即“东夷”的一支。据翦伯赞考证,包括貊在内的先秦“东夷”,原来主要居住在山东半岛和环渤海沿岸,是一支从殷族分化出来的民族。自春秋以来,燕国大将秦开东拓以后,大批北方貊族迁入东北及朝鲜半岛北部,形成环渤海的东夷文化圈。山东省寿光县纪侯台下出土的“己侯貉子簋”,铭文中即有“王令土貉子鹿三”等记载。作为东夷系的部族集团,周灭殷纣之际,貊族被周人逼迫,一部分迁徙到辽东半岛,分居鸭绿江上游和辉发河一带,周人称之为“发人”。《史记·五帝本纪》载:“北山戎、发、息慎。”这里的“发”就是东北地区的貊人,郭沫若释“发即貊也”,从地理上看,先秦的“北发”正是古辽东“貊族”北部。

  貊族原属东夷部族

【内容提要】墓葬位于沈阳市棋盘山水库北岸石台子山城西北侧山脊机动被测流到沟内坡地上。我们对调查发现遭破坏的六座墓葬进行了抢救性清理,获得了一批真贵的文物资料。此六座墓葬分布位置相对石台子山城较远,使我们补充认识了石台子山城墓葬的分布状况。该批墓葬材料从墓葬形制、随葬品、人骨等方面为进一步认识和研究石台子山城高句丽墓葬提供了详实的考古学资料。

此外,《左传》昭公九年载:“及武王克商……肃慎、燕亳,吾北土也。”林沄根据“陈璋壶”中铭文进一步考证,认为先秦文献中的“亳”与“貊”相通,“燕亳”应即“燕貊”。王绵厚认为“商周北土”之“夏家店下层文化”的石城,很可能有应属“燕亳”即“燕貊”的遗存。西周时期,燕国建立以后,燕文化向燕山以北和辽西、辽东不断推进,将较先进的文化带入该地区,同时也使原来活动在这一地区的北方之“亳”不断向辽东和鸭绿江流域迁移,并与当地土著山地民族结合,成为貊族另外一支族源。

  《孟子·告子下》曰:“子之道,貉道也。”赵歧《后汉书》注:“貊,夷貊之人在荒服者也。”朱熹《集注》:“貉,北方夷狄之国名也。”《周礼·夏官·职方氏》:“职方氏辨其邦国都鄙、四夷、八蛮、七闽、九貉、五戎、六狄之人民。”九貉,指貉族的各个部落。貊族应是一支自先秦以来独立发展的北方民族集团,即“东夷”的一支。据翦伯赞考证,包括貊在内的先秦“东夷”,原来主要居住在山东半岛和环渤海沿岸,是一支从殷族分化出来的民族。自春秋(特别是战国时期)以来,燕国大将秦开东拓以后,大批北方貊族迁入东北及朝鲜半岛北部,形成环渤海的东夷文化圈。山东省寿光县纪侯台下出土的“己侯貉子簋”,铭文中即有“王令土(馈)貉子鹿三”等记载。作为东夷系的部族集团,周灭殷纣之际,貊族被周人逼迫,一部分迁徙到辽东半岛,分居鸭绿江上游和辉发河一带,周人称之为“发人”。《史记·五帝本纪》载:“北山戎、发、息慎。”这里的“发”就是东北地区的貊人,郭沫若释“发即貊也”,从地理上看,先秦的“北发”正是古辽东“貊族”北部。

北方岩画的探察及其反映的文化特征  李秀梅  (27)

貊族文化种类繁多

  此外,《左传》昭公九年载:“及武王克商……肃慎、燕亳,吾北土也。”林沄根据“陈璋壶”中铭文进一步考证,认为先秦文献中的“亳”与“貊”相通,“燕亳”应即“燕貊”。王绵厚认为“商周北土”之“夏家店下层文化”的石城,很可能有应属“燕亳”即“燕貊”的遗存。西周时期,燕国建立以后,燕文化向燕山以北和辽西、辽东不断推进,将较先进的文化带入该地区,同时也使原来活动在这一地区的北方之“亳”(貊)不断向辽东和鸭绿江流域迁移,并与当地土著山地民族结合,成为貊族另外一支族源。

【内容提要】文章描述了北方岩画所处的文化环境、岩画的内容,重点分析了天山北部岩画所反映出的草原游牧民族的古朴艺术和社会心理文化,为我们了解草原游牧民族早期文化提供了依据。指出岩画寄寓着草原游牧民族对生命的祈求。

古貊族的具体位置大体以辽东半岛为中心,以辽河为纵轴线,主要分布于辽河以东的东北南部,环黄海、渤海,纵深千里,并以鸭绿江、浑江、太子河和浑河流域为中心,含朝鲜半岛北部、长白山和龙岗山脉以南地区。在地区和时间、文化内涵上,与貊系比较相当的文化有白金宝汉书下层文化和望海屯汉书下层文化、农安田家坨子类型、康平顺山屯类型、高台山新乐上层类型、马城子文化类型、东辽河流域诸文化类型。

  貊族文化种类繁多

集安高句丽古墓壁画的装饰特色、纹样演变及与汉文化的联系  刘萱堂  刘迎九  (33)

即使在同一“貊”系中,文化上也存在微观差别。例如,地处千山山脉以南辽东半岛南部的貊系,与山东半岛隔海相接,其文化明显受山东半岛“龙山文化”和“岳石文化”影响,反映出环黄海、渤海两岸古代东夷文化圈一些共同因素。“貊”系北缘的长白山南余脉吉林龙岗山脉以北的辉发河、柳河一带,由于地近松花江流域的秽系“西团山文化”,具有西团山文化的特征,出土的三足器和土坑竖穴墓等,明显受到中原商周青铜文化和辽西“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影响。

  古貊族的具体位置大体以辽东半岛为中心,以辽河为纵轴线,主要分布于辽河以东的东北南部,环黄海、渤海,纵深千里,并以鸭绿江、浑江、太子河和浑河流域为中心,含朝鲜半岛北部、长白山和龙岗山脉以南地区。在地区和时间、文化内涵上,与貊系比较相当的文化有白金宝汉书下层文化和望海屯汉书下层文化、农安田家坨子类型、康平顺山屯类型、高台山新乐上层类型、马城子文化类型、东辽河流域诸文化类型。

【内容提要】1.作者根据多年参加集安高句丽壁画临摹工作的体会,选出具有代表性的8座壁画墓,从装饰艺术角度对其艺术特色进行了比较。2.对8座墓的装饰纹样、图像按不同内容分解制成图表,从其中的演变来分析墓葬的分期和发展。3.从两汉的墓葬绘画(帛画、壁画、石刻画)中选出与集安高句丽古墓壁画中相近的绘画主题和表现形式进行比较,说明高句丽与汉文化的联系。

辽东貊系文化则以“积石墓”“石棚”“盖石墓”“石棺墓”为代表,其青铜文化具有强烈的土著性质,自身特点鲜明,早期以太子河上游“庙后山类型”、太子河两岸“马城子文化”为典型,并与“夏家店下层文化”及其分支辽西“魏营子类型”、山东半岛“龙山文化”和“岳石文化”联系密切。以“积石墓”“石棚”“盖石墓”“石棺墓”等为代表的“灵石文化”,分别属于新石器末期至青铜时代,是从山东诸部族中传播而来的一种墓制形式。

  即使在同一“貊”系中,文化上也存在微观差别。例如,地处千山山脉以南辽东半岛南部的貊系,与山东半岛隔海相接,其文化明显受山东半岛“龙山文化”和“岳石文化”影响,反映出环黄海、渤海两岸古代东夷文化圈一些共同因素。“貊”系北缘的长白山南余脉吉林龙岗山脉以北的辉发河、柳河一带,由于地近松花江流域的秽系“西团山文化”,具有西团山文化的特征,出土的三足器和土坑竖穴墓等,明显受到中原商周青铜文化和辽西“夏家店下层文化(燕亳)”的影响。

牡丹江地区金代古城述略  申佐军  (47)

夏家店下层文化是北方地区的青铜时代文化,大约相当于夏商时代。广泛分布于辽河中上游的“夏家店下层文化”,其时代为“先商”,应为文献中的“燕亳”文化。夏家店下层文化及其后来的分支辽西魏营子文化类型是早中期燕亳文化,西周初期吸纳燕文化的进步因素后,发展成更为成熟的燕亳文化。直到西周末和春秋初期,燕亳文化才让位于“北狄”或“山戎”系统的辽西“东胡”文化和“山戎”文化。曾经强盛一时的燕亳方国,其部分居民被迫流迁至辽东,融入辽东貊等族系的青铜文化,形成新的文化共同体。

  辽东貊系文化则以“积石墓”“石棚”“盖石墓”“石棺墓”(含青铜短剑)为代表,其青铜文化具有强烈的土著性质,自身特点鲜明,早期以太子河上游“庙后山类型”、太子河两岸“马城子文化”为典型,并与“夏家店下层文化”及其分支辽西“魏营子类型”、山东半岛“龙山文化”和“岳石文化”联系密切。以“积石墓”“石棚”“盖石墓”“石棺墓”等为代表的“灵石文化”,分别属于新石器末期至青铜时代,是从山东诸部族中传播而来的一种墓制形式。

【内容提要】本文通过对牡丹江地区金代古城现状调查的简述,分析了其基本形制特点,初步探讨了金代古城在牡丹江地区的分布规律。

考古遗存反映貊族文化

  夏家店下层文化是北方地区的青铜时代文化,大约相当于夏商时代。广泛分布于辽河中上游的“夏家店下层文化”,其时代为“先商”,应为文献中的“燕亳”文化。夏家店下层文化及其后来的分支辽西魏营子文化类型是早中期燕亳文化,西周初期吸纳燕文化的进步因素后,发展成更为成熟的燕亳文化。直到西周末和春秋初期,燕亳文化才让位于“北狄”或“山戎”系统的辽西“东胡”文化和“山戎”文化。曾经强盛一时的燕亳方国,其部分居民被迫流迁至辽东,融入辽东貊等族系的青铜文化,形成新的文化共同体。

绥滨农场九团十二连墓地出土及征集的几件陶器   邹继和  (53)

《山海经·海内西经》载:“貊国在汉水东北,地近燕,灭之。”辽宁省开原市八棵树镇的团山遗址应为貊族居住遗存,在遗址内发现大量夹砂黑、黑褐、红褐色陶残片。其中,陶器残片有豆、罐、盆、网坠、纺轮;石器有斧、刀等。地表遗物中还有陶器的器耳,这些器耳形制多样,有柱形、鸡冠形、舌形、环形等,尤以环耳居多,一种鸡冠耳呈窄长条形,上饰一排戳点纹,状如水饺。这说明,戳点纹是当时人们喜爱的纹饰,反映了辽北东部山区原始貊族刀耕火种的生活。

  考古遗存反映貊族文化

阿城市双城村发现一座金代墓葬  韩 锋  (56)

笔者对辽东、辽西两大文化区域的分界线——医巫闾山山脉上的义县大榆树堡乡上大峪村老墙山城进行田野调查发现,此山城恰恰体现了辽东貊族、辽西燕亳两大文化的共性:该山城依山而筑,随险就势,四周为悬崖峭壁,由自然石修筑而成平面长方形,周长约600米。山城脚下有一巨型石棚,城上、城下各有一直径约为一米五的石碾,山城南垣有石砌山门,为“干插石”筑法。山城中央有石厦形式的石棚,有火烧痕迹,应为做饭之处。山顶有长方形、圆形蓄水池一大一小两个,蓄水池上刻有梅花印记(符合夏家店下层文化先民盛行占卜迷信活动特征),房屋旧址多处,山城上散落大量灰色、红褐、黄褐陶片及红瓦片、铁物,还发现了忍冬纹瓦当、装饰砖等。青铜时期的辽宁地区文化,应以辽西地区的燕亳最为发达,并对辽东貊族乃至整个貊系文化产生重要影响,但这种影响并非单向的,而是相互交流,共同发展。

  《山海经·海内西经》载:“貊国在汉水(今辽河)东北,地近燕,灭之。”辽宁省开原市八棵树镇的团山遗址应为貊族居住遗存,在遗址内发现大量夹砂黑、黑褐、红褐色陶残片。其中,陶器残片有豆、罐、盆、网坠、纺轮;石器有斧、刀等。地表遗物中还有陶器的器耳,这些器耳形制多样,有柱形、鸡冠形、舌形、环形等,尤以环耳居多,一种鸡冠耳呈窄长条形,上饰一排戳点纹,状如水饺。这说明,戳点纹是当时人们喜爱的纹饰,反映了辽北东部山区原始貊族刀耕火种的生活。

桃温万户府故城的出土文物   汤原县文物管理所  (58)

(作者单位:辽宁社会科学院)

  笔者对辽东、辽西两大文化区域的分界线——医巫闾山山脉上的义县大榆树堡乡上大峪村老墙山城进行田野调查发现,此山城恰恰体现了辽东貊族、辽西燕亳两大文化的共性:该山城依山而筑,随险就势,四周为悬崖峭壁,由自然石修筑而成平面长方形,周长约600米。山城脚下有一巨型石棚,城上、城下各有一直径约为一米五的石碾,山城南垣有石砌山门,为“干插石”筑法。山城中央有石厦形式的石棚,有火烧痕迹,应为做饭之处。山顶有长方形、圆形蓄水池一大一小两个,蓄水池上刻有梅花印记(符合夏家店下层文化先民盛行占卜迷信活动特征),房屋旧址多处,山城上散落大量灰色、红褐、黄褐陶片及红瓦片、铁物,还发现了忍冬纹瓦当、装饰砖等。青铜时期的辽宁地区文化,应以辽西地区的燕亳(燕貊)最为发达,并对辽东貊族乃至整个貊系文化产生重要影响,但这种影响并非单向的,而是相互交流,共同发展。

○民族史论

作者简介

黑龙江存在“秽貊族系”说应当再研究  董万仑  (59)

姓名:满岩 牟岱 工作单位:辽宁社会科学院

【内容提要】作者对黑龙江存在“秽貊族系”说提出置疑。认为“吉里亚克秽貊先世说”、“白金宝文化秽貊系说”、“夫余建国黑龙江秽地说”,都是不能成立的。作者提出,这些假说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东明建国之地位秽地说”误导出的。然而夫余建国之地并非“秽地”,秽人家乡在朝鲜半岛中部,东北大陆不存在秽人实体,秽与貊作为族系在东方并未形成,黑龙江更谈不上存在“秽貊族系”了。

达斡尔族狩猎文化之成因分析  丁石庆  (69)

【内容提要】达斡尔族至今仍遗留的某些传统的首领生产方式及现代达斡尔语口语中丰富的首领类词语证实了达斡尔族具有悠久的狩猎文化传统。本文结合历史文献记载及相关研究成果试对达斡尔族狩猎文化的成因进行分析,认为达斡尔族狩猎文化的形成既由历史因素、也由自然环境因素及其它社会因素所致。

渤海“土人”新解   杨 军  (74)

【内容提要】日本史书《类聚国史》“靺鞨多,土人少,皆以土人为村长”的“土人”,是指渤海建国初期在政治生活中起主导作用的粟末靺鞨人。“土”人的称呼,可能源自粟末靺鞨人的自称——粟末。

关于金源文化分期问题初探  李秀莲  (77)

【内容提要】金源文化随着创造其文化的主体民族——女真人历史的行进而呈现阶段性的发展过程。先后经历了地域文化、民族文化、金代主流文化确立与沉浮、民族解体与文化分流4个阶段。

满族“靰鞡”  孟祥义  (83)

澳门新萄京官网,○地方史志

太子河名称考实——兼论衍水  梁志龙  (84)

【内容提要】太子河是辽宁境内较大的河流,汉唐时期称大梁水或简称梁水,辽时始称太子河。关于太子河得名缘由,明代至今,说者多认为与燕太子丹有关。本文通过考证,认为太子河得名于燕太子丹无关,它的含义非常简单,就是大河。燕太子丹死于衍水,衍水师太子河的古称几乎已成定论,其实,衍水应是盐难水,亦称掩滞水等,应是今天的浑江。

元明清东北民族政策之比较  栾 凡  (89)

【内容提要】通过对元、明、清3个朝代的东北民族政策的比较,探讨作为汉族建立的明朝与少数民族建立的元朝、清朝在东北民族政策方面的差别,即使是同为少数民族建立的元、清二朝,在东北民族政策方面也有很大差别。结论是清朝的东北民族政策比较成功,既保持了本民族特色,又积极地与汉族及其他民族进行交往与融合,使它的统治得到广大汉族及其他民族的认同,得以统治历史上最大版图的中国270年。因此,正确的民族政策是巩固统治的重要前提。

平邑县博物馆藏的三方明代墓志   王相臣  张亭亭  (93)

【内容提要】介绍山东省平邑县博物馆收藏的三方明代怀简世子朱当漎、世孙朱健杙和敬王妃程氏的3方墓志。

旧时东北的烟文化  于学斌  (96)

【内容提要】东北地区的各民族普遍有吸食烟草的习惯,由此形成了一种非常普遍的烟文化。烟草从种到收有着一套的劳作方法;从储存到吸食有许多程式化的程序和礼节。烟草是媒介,是人和人之间交流的媒介,在旧时东北各族人民的生活中具有交流感情、增加情谊的社会功能;烟草被看成是“良药”,具有驱寒和驱除蚊虫的功能;烟草是娱乐品,吸烟是人们闲来无事用以休闲的主要方式;烟盒烟具是财产,拥有烟草和烟具的多少和好坏是东北农家财富甚至地位的象征。本文通过历史文献和民族学的调查资料系统地阐述旧时流行于东北地区各个民族的烟文化。

○书评

《满文文献概论》读后  刘晓东  (104)

○博物馆学研究

对黑龙江省馆藏文物腐蚀调查数据的综合分析  陈 禹  佟 强  (107)

【内容提要】本文通过对“黑龙江省馆藏文物腐蚀调查”工作所获取各项数据的分析与研究,剖析了我省馆藏文物保护工作所存问题与弊端,并结合工作实践畅言了数条合理化建议,以期对我省“文保”工作有所裨益。

○消息与补白

蒙古巴林右旗发现绳纹陶罐  朝格巴图 (19)                                                

《俄罗斯远东的古代和中世纪》一书在俄出版  王德厚  (111)

忆张泰湘同志  景爱  (112)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网发布于历史文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北方文物2006年第2期,观产生原因简论

关键词:

上一篇:郑州大师姑城址研究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