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灾难现场慑人心魄,东方的庞贝

来源:http://www.lxdregister.com 作者:历史文物 人气:94 发布时间:2019-09-21
摘要:(原载《中国文物报》2000年7月5日第1版) 很快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吕厚远研究员的团队从碗底到碗口采集了六个部位的样品,通过植硅体分析,并与西北地区常见的大麦

(原载《中国文物报》2000年7月5日第1版)

很快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吕厚远研究员的团队从碗底到碗口采集了六个部位的样品,通过植硅体分析,并与西北地区常见的大麦、青稞、小麦、小米、高粱、燕麦、谷子、黍子、狗尾草等80多种植物果实中植硅体形状进行比照,发现植硅体的形状与小米和黍子非常吻合。由此判断条状物层里保存有大量的粟和黍子的典型壳体植硅体颗粒。淀粉粒也可以在地层里保存上万年,偏光显微镜观察有消光的特征。对样品的偏光实验表明,条状物中的两种物质所呈现出的特征也与小米和黍子最为匹配,从而确认喇家出土陶碗里古老的面条是由小米面和黍米面做成的。

图片 1喇家遗址面条出土时的红陶碗和碗中遗物 大河家是一处黄河渡口,位于甘肃与青海南缘边界。街头处有大河家集,店铺簇拥,人马拥挤,只有清真寺的塔尖高出青杨树的梢头,十多座,远近能看见。出集上百步,便看到不太咆哮的黄河。从这里往青海走,就可以到达民和的喇家遗址。 喇家遗址曾被形容为东方的庞贝,因为考古人员在这里发掘出一处4000年前的灾难现场。 1999年秋,社科院考古所甘青考队在喇家村进行小规模的试探性发掘,意外发现一处前所未见的有宽大环壕的齐家文化大型聚落遗址,面积在20万平方米以上。在清理四座齐家文化房址时,发现大量有可能是意外死亡的人类遗骸。比如14平方米左右的4号房址,门朝北开,中心有圆形灶址,14具人骨一组组地呈不规则姿态呈现在我们面前。中心灶址处一成年人两手举过头顶,双腿为弓步,死亡时身体还未完全着地。西南部有5人集中死在一处,多为年少的孩童。东墙壁下的一对母与子更令人感伤,母亲倚墙跪坐地上,右手撑地,左手将一婴儿搂抱在怀中,脸颊紧贴在婴儿头顶上,婴儿双手紧搂着母亲的腰部。 北京大学环境考古学专家夏正楷教授分析认为,几座房址内都充填有大量棕红色黏土层,中间夹有波纹沙带,这都是黄河洪水泛滥的产物。汹涌的洪峰冲垮了河边台地,涌进了当时居民的半地穴式建筑,淹埋了滞留在房子中的妇女儿童。而整个官亭盆地在4000-3000年前处于洪水多发期。夏先生以“东方的庞贝”来强调这次发现的意义。现在的看法是,也许是突然的地震引发了洪水,洪水来得非常凶猛,人们甚至来不及反应,灭顶之灾已经降临…… 如今这处遗址已经建成了博物馆和遗址公园。我们可以在两处房址的现场看到4000年前的那场灾难来临时每个人脸上绝望的表情。 除了灾难现场,大众谈论最多的是这里保存下来的一碗面条。 在此之前,按照常识,我们认为中国的面条只有2000岁上下的年龄,而喇家遗址,将它的年龄又增加了2000年。 这碗4000岁的面条千真万确,王仁湘老师就是见证者。2002年,在喇家遗址的继续发掘中,考古人员在20号房址内清理出一些保存完好的陶器,其中有一件篮纹红陶碗,翻扣在地面上,揭开陶碗时,地面上是一堆碗状遗物。它的下面是泥土,而碗底部位却保存有很清晰的面条状结构。一团面条粗细均匀,卷曲缠绕在一起,总长估计有50厘米,少见断头,还显现着纯正的米黄色。 很快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吕厚远研究员的团队从碗底到碗口采集了六个部位的样品,通过植硅体分析,并与西北地区常见的大麦、青稞、小麦、小米、高粱、燕麦、谷子、黍子、狗尾草等80多种植物果实中植硅体形状进行比照,发现植硅体的形状与小米和黍子非常吻合。由此判断条状物层里保存有大量的粟和黍子的典型壳体植硅体颗粒。淀粉粒也可以在地层里保存上万年,偏光显微镜观察有消光的特征。对样品的偏光实验表明,条状物中的两种物质所呈现出的特征也与小米和黍子最为匹配,从而确认喇家出土陶碗里古老的面条是由小米面和黍米面做成的。 在分析面条样品中,还检测到少量的油脂以及少量动物的骨头碎片,应当是这碗面条的配料,说明这是一碗荤面。王仁湘老师认为,我们的先民在4000年前已经用谷子和黍子混合做成了最早的面条,这在中国乃至世界食物史上都值得大书特书。 喇家遗址是齐家文化的代表性遗址。所谓的齐家文化是以甘肃为中心地区的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命名地来自齐家坪遗址,1924年由瑞典考古学家安特生所发现,是黄河上游地区一支重要的考古学文化,是探索中华文明形成与早期发展的重要考古学文化。根据碳十四数据,齐家文化的绝对年代约为距今4100至3600年,与夏商周的夏代纪年大体重合。关于它还有许多的未解之谜,不过考古学资料也大概能说出当时的衣食住行。 齐家文化的制陶业比较发达,最为典型的便是双耳罐和高领折肩罐。它以东亚定居农业为基础,吸收了中亚游牧文化,形成了独特的农牧结合经济形态。种植业是古代社会的经济基础,多种作物亦是社会持续稳定发展的关键。齐家文化遗址发现作物遗存较丰富,鉴定出的品种有粟、黍、小麦、水稻、大豆和大麻等,以粟和黍为多。齐家文化早期以猪为主要家畜,后者逐渐被羊、牛、马取代,养羊成了齐家文化后人的特长。河西走廊西南方向是祁连山脉即南山,中间有祁连雪水形成的石羊河、黑河和疏勒河,孕育了绿洲草原。祁连山顶终年积雪,山脚是森林草地;马放南山,齐家文化时代就是天然牧场。山羊、绵羊、黄牛和马正是这个时期从河西走廊进入中原。 齐家文化房屋流行石灰地面,防潮防湿易于清扫,一直流传到当代。在喇家遗址的房屋墙角已经发现多处壁炉,这是中国已知最早的壁炉遗迹。目前喇家村的老百姓仍用壁炉取暖,只不过所有的开口都在墙外。 青铜器在齐家文化时有发现,包括青铜刀、青铜凿、青铜环、青铜斧、青铜镜和铜饰件等,还有一些铜渣,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里在冶金技术向中原传播的过程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玉器,早在上个世纪之初已伴随着齐家文化的发现而出现了,玉琮、玉璧、玉璋和各种玉佩饰,显示了多种的文化来源,包括红山和良渚。占卜是一种决策方式,齐家文化的重要遗址均有卜骨发现。考古学家李济早就指出:“我现在想举出若干不可争辩地在中国本土以内发明及发展的……第一件,我想举出的是卜骨。卜骨的习惯,在与殷商同时或比殷商更早的文化,如美索不达米亚、埃及,以及较晚的希腊、罗马,都是绝对没有的。”盛行于殷商时代的卜骨习俗应该在齐家文化时代就很流行。 齐家文化出土了不少海贝和骨制海贝,表明当时已有远距离交流和互动。不过齐家文化从哪里来,最后去了哪里,和中原的二里头、陶寺文化有什么样的关系等更为直接的问题,依然需要更多的考古发现去揭开。至少可以肯定的是,4000年前,齐家文化作为一支强势文化不断向东发展,向西渗透,并向南向北扩展,和中原的二里头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从地理上看,齐家文化的主要分布区也是后来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原文刊于:《人民日报海外版》2017年06月20日第07版)责编:李来玉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青海省官亭古遗址群的综合考古研究进入第二个年头,在民和博物馆的配合下,2000年初夏刚刚开始不久的田野考古发掘又获重要成果。在黄河岸边的喇家村齐家文化遗址发掘揭示出前所未见史前灾难遗迹,一些房址内发现了不幸死者遗骸,有一座房址内三五成群地聚聚着多达14位死者,母亲佑子的情景给发掘者带来强烈的心灵震撼。如此众多死者的死亡原因目前还不十分清楚,一个新的远古之谜等待破解。
    遗址位于民和南部黄河北岸二级阶地前端的喇家村,这是一座有400口人的土族村子,他们房子厚重的庄廓就沉沉地叠压在古老的遗址上。遗址因早年出土齐家文化大型玉璧和玉刀而被发现。
    据初步钻探和发掘得知,遗址是掘有宽大环壕的大型聚落,面积在20万平方米以上。聚落内有分布密集的半地穴白灰面房址,这次刚刚清理出的两座房址内部发现有可能是意外死亡的死者遗骸,其中4号房址内有人骨多达14具。这是一座典型的齐家文化白灰面半地穴式建筑,面积约14平方米左右,平面为方形,门朝北开,中心有圆形灶址。14具人骨一组组地呈不规则姿态分布在居住面上,他们有的匍匐在地,有的侧卧一旁,有的相拥而死,有的倒地而亡。中心灶址处一成年人两手举过头顶,双腿为弓步,死亡时身体还未完全着地。西南部有5人集中死在一处,他们多为年少的孩童,其中有一年长者似用双手护卫着身下的4人,5人或坐或倚或侧或仆,头颅聚拢在一起,这虽是封存了4000年的一幕悲剧,仍令人惨不忍睹。让人顿生怜悯之心的是处在东墙壁下的两人,其中长者倚墙跪坐地上,右手撑地,左手将一婴儿搂抱在怀中,脸颊紧贴在婴儿头顶上。婴儿双手紧搂着长者的腰部,让人能想象出他极度的痛苦与恐惧。在相距不过2米的3号房址中,也发现了一对可能在同一时间因同样原因死去的两人,他们死时的位置也是在房址的东墙边,长者双膝着地跪在地上,臀部落座在脚跟上,用双手搂抱着一幼儿,幼儿依偎长者怀中,双手也紧搂着长者的腰部。长者脸面向上,颌部前伸,像是在祈求苍天赐孩子一条生路。这两位怀抱孩子的长者现经初步鉴定为女性。
    两座房址内部都放置着10多件日常所用的陶器,还有中型的玉璧等礼器及石器和骨器等。4号房址门道口不远的室外还发现有一块猪下颌骨。
    这次在房址中发现的这些死者,死时状态各异,年龄不同,以未成年者居多。类似的遗迹过去在考古发掘中还不曾见到,这不像是通常发现的史前居室葬。众多人同时死于一室的死因目前还不十分清楚,部分发掘者在现场推测可能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灾难所造成,最有可能是一次特大洪水的侵袭夺去了这许多无辜的生命。喇家村的这次发掘,发现了很难见到的史前时期的一次大灾难的现场,也让我们看到了4000多年前黄河慈母以身佑子的深情,此情此景,感天动地,慑人心魄。
    这些死者生命的突然丧失,当然也不排除有宗教及其他等等原因,喇家村遗址的发掘正在继续,可能还会有更多的相关迹象发现,有望在不太长的时间内找到解开这一幕史前悲剧谜底的钥匙。
(国道、晓燕、林海、克洲、茂林、仁湘)

在此之前,按照常识,我们认为中国的面条只有2000岁上下的年龄,而喇家遗址,将它的年龄又增加了2000年。

喇家遗址灾难遗存的发现,揭示了距今4000年前后黄河上游出现的灾变事件。

1999年秋,社科院考古所甘青考队在喇家村进行小规模的试探性发掘,意外发现一处前所未见的有宽大环壕的齐家文化大型聚落遗址,面积在20万平方米以上。在清理四座齐家文化房址时,发现大量有可能是意外死亡的人类遗骸。比如14平方米左右的4号房址,门朝北开,中心有圆形灶址,14具人骨一组组地呈不规则姿态呈现在我们面前。中心灶址处一成年人两手举过头顶,双腿为弓步,死亡时身体还未完全着地。西南部有5人集中死在一处,多为年少的孩童。东墙壁下的一对母与子更令人感伤,母亲倚墙跪坐地上,右手撑地,左手将一婴儿搂抱在怀中,脸颊紧贴在婴儿头顶上,婴儿双手紧搂着母亲的腰部。

除了灾难现场,大众谈论最多的是这里保存下来的一碗面条。

领 队:叶茂林

如今这处遗址已经建成了博物馆和遗址公园。我们可以在两处房址的现场看到4000年前的那场灾难来临时每个人脸上绝望的表情。

试掘还发现具有广场性质的一大片硬上面,清理出奠基坑、人牲杀祭坑、埋藏坑、灰烬层、露天灶址等,伴出玉器、卜骨、石圭和精美陶器。说明这片硬土面应是当时人们举行仪式活动的重要场地。

齐家文化的制陶业比较发达,最为典型的便是双耳罐和高领折肩罐。它以东亚定居农业为基础,吸收了中亚游牧文化,形成了独特的农牧结合经济形态。种植业是古代社会的经济基础,多种作物亦是社会持续稳定发展的关键。齐家文化遗址发现作物遗存较丰富,鉴定出的品种有粟、黍、小麦、水稻、大豆和大麻等,以粟和黍为多。齐家文化早期以猪为主要家畜,后者逐渐被羊、牛、马取代,养羊成了齐家文化后人的特长。河西走廊西南方向是祁连山脉即南山,中间有祁连雪水形成的石羊河、黑河和疏勒河,孕育了绿洲草原。祁连山顶终年积雪,山脚是森林草地;马放南山,齐家文化时代就是天然牧场。山羊、绵羊、黄牛和马正是这个时期从河西走廊进入中原。

此次清理的第15号房址是迄今齐家文化保存最好的,残存墙壁高达2-2.5米,喇家遗址的房址都不同程度地保留着15号房址这种窑洞式建筑的结构和特征,通过已发掘的20余座房址,目前可以肯定,喇家遗址聚落为窑洞建筑形成的聚落。而遗址的地质结构并不适合建筑窑洞。喇家遗址灾难也反映出这种人地关系上不和谐的严重后果。

大河家是一处黄河渡口,位于甘肃与青海南缘边界。街头处有大河家集,店铺簇拥,人马拥挤,只有清真寺的塔尖高出青杨树的梢头,十多座,远近能看见。出集上百步,便看到不太咆哮的黄河。从这里往青海走,就可以到达民和的喇家遗址。

发掘单位: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青海省考古研究所

在分析面条样品中,还检测到少量的油脂以及少量动物的骨头碎片,应当是这碗面条的配料,说明这是一碗荤面。王仁湘老师认为,我们的先民在4000年前已经用谷子和黍子混合做成了最早的面条,这在中国乃至世界食物史上都值得大书特书。

2001年民和喇家遗址再次进行发掘,清理出多处灾难场面。最多一处房内埋人骨14具,并发现了地震塌陷遗迹和地震裂缝穿过房址。房屋的堆积上部为黄河大洪水的洪积物红胶泥土层,下部为窑洞坍塌的黄土层,人骨遗骸呈不正常姿势被埋没于黄土层之中,证明是房址垮塌将人压砸而亡。地层关系表明,地震在先,洪水在后。

齐家文化房屋流行石灰地面,防潮防湿易于清扫,一直流传到当代。在喇家遗址的房屋墙角已经发现多处壁炉,这是中国已知最早的壁炉遗迹。目前喇家村的老百姓仍用壁炉取暖,只不过所有的开口都在墙外。


青铜器在齐家文化时有发现,包括青铜刀、青铜凿、青铜环、青铜斧、青铜镜和铜饰件等,还有一些铜渣,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里在冶金技术向中原传播的过程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玉器,早在上个世纪之初已伴随着齐家文化的发现而出现了,玉琮、玉璧、玉璋和各种玉佩饰,显示了多种的文化来源,包括红山和良渚。占卜是一种决策方式,齐家文化的重要遗址均有卜骨发现。考古学家李济早就指出:“我现在想举出若干不可争辩地在中国本土以内发明及发展的……第一件,我想举出的是卜骨。卜骨的习惯,在与殷商同时或比殷商更早的文化,如美索不达米亚、埃及,以及较晚的希腊、罗马,都是绝对没有的。”盛行于殷商时代的卜骨习俗应该在齐家文化时代就很流行。

你还没注册?或者没有登录?如果你还没注册,请赶紧点此注册吧!如果你已经注册但还没登录,请赶紧点此登录吧!

北京大学环境考古学专家夏正楷教授分析认为,几座房址内都充填有大量棕红色黏土层,中间夹有波纹沙带,这都是黄河洪水泛滥的产物。汹涌的洪峰冲垮了河边台地,涌进了当时居民的半地穴式建筑,淹埋了滞留在房子中的妇女儿童。而整个官亭盆地在4000-3000年前处于洪水多发期。夏先生以“东方的庞贝”来强调这次发现的意义。现在的看法是,也许是突然的地震引发了洪水,洪水来得非常凶猛,人们甚至来不及反应,灭顶之灾已经降临……

在遗址其他多处地点也发现了地震裂缝、地面折皱起伏和地震的沙管现象,表明喇家遗址诸房址内的灾难现象应是地震所致。发掘显示,地震对遗址造成了灾难性的打击,洪水则对遗址造成毁灭性的冲击。

这碗4000岁的面条千真万确,王仁湘老师就是见证者。2002年,在喇家遗址的继续发掘中,考古人员在20号房址内清理出一些保存完好的陶器,其中有一件篮纹红陶碗,翻扣在地面上,揭开陶碗时,地面上是一堆碗状遗物。它的下面是泥土,而碗底部位却保存有很清晰的面条状结构。一团面条粗细均匀,卷曲缠绕在一起,总长估计有50厘米,少见断头,还显现着纯正的米黄色。

齐家文化出土了不少海贝和骨制海贝,表明当时已有远距离交流和互动。不过齐家文化从哪里来,最后去了哪里,和中原的二里头、陶寺文化有什么样的关系等更为直接的问题,依然需要更多的考古发现去揭开。至少可以肯定的是,4000年前,齐家文化作为一支强势文化不断向东发展,向西渗透,并向南向北扩展,和中原的二里头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从地理上看,齐家文化的主要分布区也是后来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喇家遗址是齐家文化的代表性遗址。所谓的齐家文化是以甘肃为中心地区的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命名地来自齐家坪遗址,1924年由瑞典考古学家安特生所发现,是黄河上游地区一支重要的考古学文化,是探索中华文明形成与早期发展的重要考古学文化。根据碳十四数据,齐家文化的绝对年代约为距今4100至3600年,与夏商周的夏代纪年大体重合。关于它还有许多的未解之谜,不过考古学资料也大概能说出当时的衣食住行。

喇家遗址曾被形容为东方的庞贝,因为考古人员在这里发掘出一处4000年前的灾难现场。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网发布于历史文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史前灾难现场慑人心魄,东方的庞贝

关键词:

上一篇:东南文化2007年第2期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