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明月本无价,进水远山皆有情

来源:http://www.lxdregister.com 作者:风俗习惯 人气:55 发布时间:2019-10-02
摘要:原标题:自然亭: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遥山皆有情 题图一:清风明月本无价 沧浪亭 前 人 清风明月本无价,近山遥水皆有情。 四万青钱,明月清风今有价; 自然亭:清风明月本无价

原标题:自然亭: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遥山皆有情

图片 1

题图一:清风明月本无价

沧浪亭 前 人

图片 2

清风明月本无价,近山遥水皆有情。

图片 3

四万青钱,明月清风今有价;

自然亭: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遥山皆有情。

赏析 宋代名园沧浪亭的美在于借景,通过内外两道长廊,集园内古典建筑、红花绿树、碧水青山等自然景色融一体。沧浪亭石柱上的联语道出其中情趣:

题图二:近水远山皆有情

一双白璧,诗人名将古无俦。

该亭名是该农庄园主请我帮忙起的,对联是借用的。背景遥山为长乐主山峰董奉山。

图片 4

图片 5

[简注]

自然亭,取“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之意。

此联更是一幅高超的集引联,上联取自于欧阳修的《沧浪亭》,下联取自于苏舜钦的《过苏州》,经大师契合,相映成辉。

2014年9月3日游览苏州沧浪亭。

沧浪亭:在江苏苏州城南。为苏州名园之一。原为五代时吴军节度使孙承祐别墅,北宋诗人苏舜钦喜欢这里“近水远山皆有情”,用四万青钱买下,在临水处筑亭,取楚辞《渔父》“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意,取名沧浪亭。

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遥山皆有情。

图片 6

苏州城南三元坊文庙之东,有一处占地一万多平方米的古老园林 -- 沧浪亭,据说是苏州现存最古老的园林了。始建于五代,百年后废弃。北宋庆历年间,苏舜钦被贬为民,流寓苏州,有感于《楚辞·渔父》中的“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之意,遂建园筑亭,取名沧浪,并自号沧浪翁,从此超然归隐,追求一种自在逍遥,无牵无挂的怡然。沧浪亭风格古朴,崇阜广水,杂花修竹,妙成天趣,一直是文人雅士们观景、赏月、吟诗、弈棋的理想之地,古往今来,文人墨客们的生花妙笔已经为它留下诸多传诵不绝的诗章典籍。

青钱:古代所使用的货币,以红铜、白铅和黑铅混合铸制,是我国古代货币制中的最小单位。

含义是:清风明月到处都有,但对俗人来说,有钱也买不到;近水遥山本为无情之物,但在诗人眼里,都成了有情之物,对比强烈。

清风明月这样悠然的自然景色原本就是无价的,可遇而不可求的,眼前的流水与远处的山峦相映成趣,别有情趣。

讲解员告诉我,如今的沧浪亭是已由原来的水边西移在山上。

“明月”句:化用欧阳修咏沧浪亭诗:“清风明月本无价,可惜只卖四万钱。”如此美景,当然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该对联的作者有两个,上联系欧阳修句,下联系苏舜钦句。这是梁章钜(长乐籍)因编辑《沧浪亭志》而获得的集句联。

伫立于沧浪亭下,发现此亭为一方形石柱亭,而非一般的木柱亭。飞檐凌空,檐下为斗,石刻四枋上有仙童、鸟兽及花卉图案。亭额“沧浪亭”三字据说是清代学者俞樾所书。石柱上镌有对联“清风名月本无价,近水远山皆有情”。

白璧:此喻指园内所建的苏东坡祠和韩蕲王祠。

鉴赏如下:这是一副巧妙的集句联,上联见欧阳修长诗《沧浪亭》,下联见苏舜钦诗《过苏州》。虽是集句,读起来却是一副佳联,上下契合,天衣无缝。上联,清风明月是无价之宝,意境是那样雅淡、疏朗;下联,远山近水都是有情之物,情韵是那样缠绵、妩媚。使人入得园来,觉得这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分外可亲,满园美景都是无价之宝,真令人留恋难舍。

“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远山皆有情。”上联出自欧阳修《沧浪亭》诗“清风明月本无价,可惜只卖四万钱”;下联出自苏舜钦《过苏州》诗“绿杨白鹭俱自得,近水远山皆有情”。清嘉庆年间,江苏巡抚、楹联大师梁章钜在修复沧浪亭时,集成此妙联。那楹联的旨意,情不淡泊,妙语连珠且工稳贴切。退休十年来,走南闯北,浪迹天涯,每到风景明丽之处,瞻望山川胜景之时,这副对联所营造出的清新雅致的意境总是情不自禁涌上心头。吟诗赏景,每每勾起我对诗人的怀念,感悟诗人坦荡的胸怀,并使自己也不期然地进入了一个如沧浪般洁净的山水画境之中。

诗人:指著名诗人苏东坡。

清水、明月这自然之物是特别受文人青睐的,吟水弄月者为高人雅士。如苏轼曾在《前赤壁赋》中说:“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再看欧阳修《会老堂口号》是“金马玉堂三学士,清风明月两闲人”。文人对山水有情的就更多,如李白《独坐敬亭山》“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张善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现在的人越来越实际了,“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远山皆有情”个中的道理其实是不难理解的。但“清风明月”也好,“近水远山”也好,毕竟换不来香车豪宅,于是,更多的人才把目光投向了财富,投向了“物”,致使许多人正在变成“物”之奴隶。然而对物质占有的时间永远不能超过一个人生存的跨度,只有人的思想和精神却可以无视时光的流转而超越人生的跨度,如唐宋八大家们,在他的生命之树上,当年曾同时盛开着思想的花朵。尽管他们早已升入了历史的星空,但他的生命之树至今仍然有着不褪的鲜红,不去的青葱。

名将:指抗金将领韩世忠。

责任编辑:

远处,隐隐传来一阵悠扬的乐曲,我听得出那是《春江花月夜》的曲调。随着乐曲的音响,我眼前出现了疏朗的月光、倾诉的流水、宁静的江畔……,我想,无论是陷入怎样沮丧和困顿的人,在这悠扬的乐曲声中,精神也会为之一振的。我衷心期盼着更多的人从各种感官享受和物质诱惑中解放出来,让自己时常沉浸于陶冶精神世界所必需的沉静与思考之中,认真去感悟清风明月、近水远山的恒久魅力。

无俦:意为没有人与他们相比。俦,指同辈的人。

人,总是要有一点精神的。毋庸讳言,人要生存离不开诸如衣食住行等基本的生活条件,所以人们大可不必讳言占有,即获得生存与发展的必需。但人最可悲的是在物质占有上的贪婪,如果占有超过了界限,一切便都要逆转,其结果往往不是人占有了外物,而是外物占有了人,支配了人。常常看到和听到某些曾经声名显赫的人,为了物质上的富足而坠入另一种贫穷

精神贫穷,甚至锒铛入狱,为了眼前一时所得而牺牲了永远的幸福,那么他们为财富所作出的一切努力和付出还有什么意义呢?人的生命本身是伟大的,美丽的,这是因为造物主赋予了人特殊的肢体与容颜,使人有别于其他的生命;而造物主又赋予了人以头脑、思想和创造力,让人们有七情六欲,让不同层面上的人都能去创造生活,享受生活。因此,在有生之年,充分施展自己的创造力,使自己短暂的一生都生活在思想中、创造中、情感中、活动中,才能显示自己生命的伟大和美丽。因此,只要一个人在劳动着、工作着、思想着、爱恋着、忧郁着,都应该说是伟大而美丽的。即便是对自己的生命并无奢求,只想平平淡淡走完一生,那也总要让自己活得开心,要有一定的创造和作为,至少应当知道生活中什么是美,什么是丑,也好证明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曾经活过。

季羡林曾经有一句名言:根据我个人的观察,对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来说,人生一无意义,二无价值。他们也从来不考虑这样的哲学问题。

窃以为,此定义过于宽泛,“打击面”太宽。所谓人生无意义,无价值者更应该指这样一批人:曾经富于理想的一些人,或者说曾经的成功人士,由于生存的压力和社会上各种时尚、利益的诱惑,他们把眼光和精力投向外部世界,不再关心自己的内心精神世界了,如行尸走肉一般,只剩下了一个世界上忙忙碌碌的躯体,甚至于最后失去最可宝贵的自由,而锒铛入狱。

多么期盼着更多的人从各种物质诱惑和感官诱惑中解放出来,让自己时常沉浸于陶冶精神世界所必需的沉静与思考之中,确确实实地感悟清风明月、近水远山的恒久魅力。

这是我 2014年9月3日游览苏州沧浪亭的最大感受,也是今日“重游”的最大感受。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图片 23

联语虚写景,赞美清风明月烘托沧浪亭的景致。实写人,用“一双白璧”隐切两位名人。一横一纵,均衡用笔,亦见结构匠心。见《古今名人联话》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官网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清风明月本无价,进水远山皆有情

关键词:

最火资讯